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朝井遼《重生》:核心的外圍即核心的內圍


《重生》
(註:大量劇透)

近年很喜歡朝井遼的小說,看完後,感覺很窩心,充滿暖意的,小說中人,總有或多或少的煩惱(誰沒有?),但在朝井遼輕盈的筆觸下,又不會過於沉重,過於傷感,是的,有時我覺得朝井遼是否應改名為朝井「療」,哈哈!剛剛又看了他的《重生》,講述一班人即將20歲,快變成成年人的心路歷程!這類不算曲折的劇情,朝井遼寫來卻是那麼觸動人心,我也不自覺地一口氣看下去,朝井遼的確是說故事的高手!

1/跟他的《聽說桐島要退社》和《何者》一樣,《重生》也有多位主角。本作其實是由五個短篇組合而成的,不過五個故事的人物會互相穿梭,在第一個故事中出現的事件,亦會在其他故事出現,只是角度不同而已,結構上跟《聽說桐島要退社》有點相似,只是今次更加嚴謹,而且由《聽》的高中生變成今次的大學生吧!這讓我想起,其實人與其他人,往往有看不到的聯繫,你和我,雖然並不認識,但其實可能有一大班共同朋友也說不定的,這樣想來,便覺得人與人之關係可以很微妙,大家能否走在一起,講的就是緣份吧。

2/每一個故事,主角都不同,其中一個故事的主角,亦會成為另一個故事的配角,是的,每一個人,都把自己看成主角,其實在別人的人生裏,任何人都只是配角,這令我想起黎生的金句:核心的外圍即核心的內圍,反之亦然,人人都認為自己是內圍,其實都是其他人心目中的外圍,所以,大家還是不要把自己放得太大就是了。

3/世事並非只有一個角度,當A君如此看待一個人或一件事的時候,他以為自己眼見的就是一切,就是真實,但在另一個故事,再由B君的角度出發的時候,大家才發現根本不是那一回事(這讓我想起一齣日本電影《遇人不熟》),就如翔多和小遙的故事(他們分別是第二及第五個故事的主人翁),翔多一心只想着小椿,想透過小遙加深對小椿的認識,但覺得小遙經常對他愛理不理,又愛跟他鬥嘴,然而來到第五個故事,大家才發現小遙其實是喜歡翔多的,只是為免他發現,而刻意待慢對方而已。人與人之間就是這樣,大家都有自己的秘密,大家都有隱暪,所以,沒有人可以知道一切的。不過,這也是人與人之間最有趣的地方啊。

4/講完結構,再談談故事,其實談的就是一班即將20歲的年輕人,似乎找不到前路,如何在這種困局中走過去,或者最畫龍點睛的是書中阿新所言:「大學就是這種地方,什麼責任也沒有,偽裝著自由的模樣:但別說是未來了,就連三步之外的地方都無法看見。」是的,我也曾經二十歲(當然是好久好久以前),那時的迷惘心情的確跟書中人很像,好像覺得自己是大人了,但前路是怎樣,想都不敢想,然後戰戰競地走着,已經走到今天,總算無穿無爛,再回看從前,原來一切擔心都是多餘的,正如《侏羅紀公園》中的科學家所言:生命,自會尋找出路。只是,身處當時,卻不會這樣想吧。

5/第五個故事的主角小櫻,或許是不少人的寫照,國中和高中時,因為跳舞經常得獎,被不少誇奬「了不起!」,然而,這種「了不起」也只是中學或高中的「了不起」而已,去到大學,再到社會,「了不起」的標準便高得多了。因此,拚命要小孩參加這種比賽那種比賽,贏得再多的獎項,那又如何,小時了了,大未必佳的故事,大家還聽得少嗎?風物長宜放眼量,我從來不相信「贏在起跑線」的。

6/美女小椿在五個短篇中都不是主角,但在其中三個故事中都有出場,他是翔多暗戀的對象,是小梢的孖生姐姐,是小櫻的「好朋友」!她漂亮,而且有腦,好像也不算招積,只是大部分人對她都沒有好感,在學校沒有太多朋友(是的,其實小櫻跟她也不算是朋友),孖生妹妹妒忌她,世上就是有這種人,不用太努力,憑着某些天賦(在小椿來說就是樣貌),便可得到一切,看在那些幾經努力卻甚麼都得不到的人眼內,自然是氣難平!

7/一路看此書,一路想,小說改成電影的話,會是怎樣,由誰人演出?翔多此一角,我腦裏就想到十年前的濱田岳,今天可能就是菅田將暉了(雖然濱田岳和菅田將暉一點也不像),小光會是石田光嗎?小椿當年一定是菜菜緒來演,這樣看書,其實又頗有趣的。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日劇,全部都是日劇:破格的警長 落難的大廚



這次講的兩齣日劇,一齣講警察,一齣講廚師,本來風馬牛兩相及,不過相同的,就是主角都在做跟他們角色不符的事,當中也製造出不少戲劇效果。當然,這種效果是否湊效,還是看編劇的功力。

註:大量劇透

《Career~打破常規的警察署長~》
我承認,看這一齣收視一般劇集,是因為瀧本美織的,當然她並非甚麼大明星,但我就是有好感耶!
劇集的主角其實是玉木宏飾演的遠山金志郎,他是警署的署長,看過《跳躍大搜查線》或橫山秀夫的小說,都會知道日本這類管理階層都屬於警隊的精英,不用查案不用去前線,只負責行政工作,不過遠山金志郎飾演的署長,卻如劇名那樣「打破常規」,喜歡自己去查案,當然前線例牌有人看不過眼,覺得他是貪玩而已,這個角色由好鬼硬漢的高嶋政宏飾演,也算是入型入格。至於瀧本美織飾演的相川實里,就是前線中少數認同遠山的人。
整個劇就是這條方程式,有案件發生,因為遠山查埋一份,與南洋三(高嶋政宏飾)與他發生衝突,然後正因為遠山的破格和細心查探之下,破了案件,南洋三漸漸對他改觀,最有趣是結尾疑狂例牌發惡,以為遠山是卒仔,遠山便拿出署長的證件,講一段義正辭嚴的說話,疑狂即時嚇到腳軟……不禁令人想起《水戶黃門》來!
當然,劇集是超級誇張,那些案件有時也頗兒戲。這類日劇,到結尾幾集一定會揭破乜鬼大陰謀,而且往往玩得好大,最經典例子就是《Boss》,此劇也不例外,追溯至遠山父親之死,警隊高層為了警隊聲譽而刻意隱暪之類,玩到咁大,最後主角不但能逢凶化吉,還能把敵人一舉殲滅,為了製告高潮以致不合常理。不過Anyway,整齣劇帶點幽默,娛樂性倒是豐富的,或許我對這類查案劇興趣較大,也或許因為瀧本美織,哈哈!


《小學餐女廚神》
此劇與《Career~打破常規的警察署長~》是同一季作品,而且都是富士電視台出品(所以收視也……》,而且兩劇還玩Crossover,瀧本美織飾演的相川實里在其中一集登場,不過我發誓,看此劇並非因為瀧本美織啊!
劇集的意代不錯,一名(暗示是米芝蓮)三星級大廚因種種問題而落難,最後要「淪落」到當學校的廚師,起初以為煮學生餐易如反掌,但原來……這種反差其實幾好玩,但問題是,第一,有誰會相信一名三星級大廚會因一次事件而無得撈?我相信這種水準的大廚,即使發生過甚麼問題,一定大把人爭住要,何況即使是日本沒出路,一樣可以到外國,怎樣說也不可能要到學校當廚師,當然,若果這樣的話,就沒戲可做了!
第二,以為女主角星野光子(天海佑希飾)要花很多工作才能「征服」這班學生,豈料到了第二集,基本上學生們已讚不絕口,第三集已經把她的美食讚到天上有地下無,女主角給成「超人」,沒有甚麼難得到她,那還有甚麼意思?
大概編劇都發覺不對路,於是中段突然講女主角走去開大牌檔賣法國餐,先不說這是否合理,但已偏離了劇集的主題,學校變成了襯托。
至於星野光子與高山晴子(川口春奈飾)的母女關係,又是一早就估到,而且母女相認及和解也太簡單,一點兒也不感人。
天海佑希演來也是這樣,照樣的強勢,照樣的自信,只是此劇多了一些笑容就是了(我奇怪香港竟沒把此劇譯作《女王的廚房》)。結尾例牌面臨危機(這類日式必有的套路),又例牌眾志成城征服難關。反而小泉孝太郎飾演的篠田章吾,演既妒忌但又欣賞女主角的餐廳老闆,又做得幾過癮!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台北宜蘭文青遊(5)沼澤濕地中的博物館



日期:2014年11月25日
地點:蘭陽博物館

朝早先到酒店餐廳吃自助餐,選擇還算可以!10點前來到礁溪火車站,站前有巴士站︳我們乘坐131號巴士,便可直達蘭陽博物館,巴士準時10點來到,上車才發現,原來是不用付車費的。
大約半小時便到達蘭陽博物館,這座博物館建於蘭陽平原,附近都是河川和平原,突然有座偌大的建築出現,卻並不突兀,因為博物館設計參考了在台灣東北部北關一帶海域最常見的「單面山」,即是指一邊陡峭而另一邊緩斜的山形,博物館整體建築屋頂與地面夾角為20度,尖端牆面與地面則為70度,令人感覺彷彿由地面竄出,加上建築使用多重質感的石材,與四周環境十分配合,老實說,單看建築,不看展品,也值回票價了。博物館也引進很多天然光,這是近年建築的大趨勢吧,的確,引入自然光後,置身建築之內,也一樣十分光猛明亮,人也精神得多,只是感覺有點熱而已。

蘭陽博物館除了採單面山式的主體建築之外,建築團隊為了融入蘭陽平原四季不同的田野色調,特別選取韋瓦第小提琴協奏曲「四季」的主旋律,,將蘭陽博物館外牆以協奏曲中的春、夏、秋、冬等四篇樂章轉化成音符,並排列在主體建築的實體外牆上,用音樂來呈現蘭陽平原一年四季的田野景緻。

蘭陽博物館設有常設展廳、兒童探索區以及配合展示內容及性質所進行調整的特展廳。蘭陽博物館的常設展將整座四層樓建築分別設計,並以宜蘭的氣候、地形以及生物物種等特性,規劃有「山之層」、「平原層」、「海之層」等三處常設展廳,當中用了不少公仔及模型來展示,感覺有點像香港歷史博物館的「香港故事」,不算很特別,但當是了解當地歷史文化,也是不錯的。不過,有個應該是香港的旅行團,那些團友卻有點不耐煩,大概他們寧願花時間食好西買手信吧!

逛完博物館,距離下班巴士還有段時間,我們便在博物館外四處走走,其中有條木棧道,可以近距離走到河中的濕地沼澤,感覺很特別!最後趕及乘坐12:12的131號巴士往頭坞(比預定早來了幾分鐘,幸好我們也預鬆了時間),而且同樣免費,真抵讚!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台北宜蘭文青遊(4)浸溫泉 歎咖啡



日期:2014年11月24日
地點:礁溪

逛完宜蘭,我們坐3時21分的火車前往礁溪(NT$23),只需幾分鐘,便已到達礁溪站,反而拖着行李前往我們入住的城市商旅楓葉館,用了十多分鐘,酒店不算很豪華,但還算舒服,而且房間很大,浴室還有Jacuzzi,而整間酒店還有兩個溫泉,位於天台的屬日式(即不穿泳衣的),另有一個普通的,要穿泳衣,可以按自己需要選擇。
Check-in以後,先到附近逛逛,酒店所處位置很旺,附近有很多手信店和食肆,但轉入湯圍溝溫泉公園,環境便清靜得多,有種日式溫泉鄉的味道。在公園內還可以浸腳,但我們決定先到瑪德琳歎個下午茶,這裏自成一國,室內較狹窄,但設有戶外的座位,環境倒是很Hea,我們點了抺茶戚風蛋糕(NT$80)、焗烤鮪魚厚片(NT$70)、巧克力鬆餅(NT$100)、純天然花茶/歐洲水果茶(NT$100)及冰卡布奇諾(NT$100),由於初時室內沒空位,只好先坐在室外,後來又移回室內,不知是有點累的緣故,還是這裏實在太舒服,我們一坐就是一小時,幾乎不想起身呢!
回程經過湯圍溝,我們終於忍不住,坐下來浸了一會足湯,近泉眼那邊的水熱得很,但又真的浸得很舒服,最重要是足湯範圍夠大,不用跟人爭位,也不怕人迫人,浸着浸着,天色已黑,天氣更涼,但浸着腳,反而更覺舒服。
回到酒店,意猶未盡,還要到天台好好地浸個漫泉,大概夜已深,幾乎只得我一人,獨霸溫泉好自在。
接着二人落街搵食,就隨意找到一家叫小周牛肉麵的,吃了牛肉麵(NT$90)及水餃(NT$45),好充實的一天。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日劇,全部都是日劇:SP所有的相遇 都是久別重逢


這幾個月,三齣看得很開心的日劇先後推出了SP,分別是《賣房子的女孩》、《寬鬆世代又如何》及《校對女孩》,都是正劇的延續,有些劇看得投入時,結局之後總會想,主角未來會有甚麼遭遇呢?SP正好滿足我們這種劇迷吧,於是,看着這些劇,就像看到老朋友從遠方回來了,有種久別重逢的味道!只是近年最喜歡的《重版出來》,還未聞推出SP,不知是否跟叫好不叫座有關,可惜!
(註:大量劇透)

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日劇,全部都是日劇:家庭的覊絆

看日劇,有時不必趕潮流,不必跟人鬥快,早前看過兩齣日劇,有一些感想,就跟大家分享一下吧!這次分享的兩齣,都與家庭有關的。不過日本編劇高手得多,寫家庭,也不一定要整天把「一家人最緊要齊齊整整」掛在嘴邊的。
備註:大量劇透


《家族的形式》
典型日劇套路,一個喜愛孤獨的男子,很享受無拘無束的生活,突然有天父親由鄉下來東京找他,還帶來一個「唉吔」細路,自然有很多衝突。這難免令人想起《不能結婚的男人》,不過大口仔飾演的男主角跟《不》中的阿部寬不同,大口仔並沒有社交恐懼症,只是更喜愛一個人而已,由於小弟有時都頗享受孤獨的,看此劇初段,總覺得編劇「偏袒」父親一方,不斷強調一家人要互相支持,好像有意無踩低「離群」的一方。而且父親西田敏行經常沒詢問之下帶人到大口仔家開餐甚至弄致火警,其實都頗討厭,只是西田敏行功力好,不會做得太乞人憎而已。
到了尾段,幌然大悟,原來父親是有苦衷的,又即時改觀!大口仔和上野樹里飾演兩位享受獨身的人,都演得不錯,結尾大口仔在葬禮中求婚也是神來之筆。縱觀全劇,輕鬆之餘又令人反思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其實算是不錯的。
不過,劇中大口仔那間屋的小型閣樓真的超正呢!若我也擁有這個閣樓,我都想多些獨處呀,哈哈!


《歡迎來我家》
又是池井戶潤作品改編,不過今次沒有銀行了,講的是一家人突然被變態佬看中了,經常來作破壞,以至本來安寧的一家立時惶惶不可終日,最後當然是一家人團結起來,互相扶持,一起捱過艱難啦!相葉雅紀飾演這種無用男,簡直不作他人想,最重要是雖無用,但大家看時又不會討厭,有村架純還是這麼可愛!演父親的寺尾聰,天生怕事,又真的入型入格,跟他在公司中的對手竹中直人也擦出火花(當然例牌有公司全部鬥爭之類,畢竟是池井的作品啊),南果步飾演樂觀媽媽也很入戲,整個家庭的確予人平時或許會吵嘴,但危難關頭會團結面對的感覺。
不過,此劇是由短篇改成,作了超大幅度的加油添醋,包括加入了澤尻的角色(近年改編日劇都興夾硬加個女主角啊),加得還算可以,當然不能跟《為了N》加插三浦一角相比,至少不會突兀就是了。
但問題是高潮來得太早,大概第六、七集,相葉被刺傷就已是高潮,尾二一集,為了製造戲劇性,暗示澤尻與跟蹤狂有關係,最後是「唓!」一聲,而相葉找到跟蹤狂,以為又是一番高潮,最後是相葉嚴斥跟蹤狂作結……之後回想,其實跟蹤狂也沒有做過甚麼恐怖事,只是破壞過他們家的盆裁之類吧,但卻弄得如生死存亡那麼誇張,套劇難免給人故弄玄虛,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雖然,頭幾集我真看得頗緊張啊,哈哈!

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看守者之眼 看出世情


《看守者之眼》
(註:小量劇透)

橫山秀夫曾經當過記者,因此看他的作品,總是有種真實感存在,就像這本《看守者之眼》,無論寫看守所管理員、潦倒作家、離婚調解員、編輯等等,人物刻劃都很細緻,顯然作者的確對這行業很了解。與此同時,他的作品都沒有太多味精!當然,也會有人覺得他的作品實在太平淡了,沒有太多戲劇性,所以,喜歡橫山秀夫與否,端視你是否接受相對平淡的故事吧。

我承認,看這本《看守者之眼》是被騙的,我還以為整本小說都是以前看守者為主角,講的就是這位前看守者憑著三十年來接觸犯人的經驗,在退休後當兼職「刑警」偵查案件,看了第一個故事,他的搭擋是一位年輕的女警,專責編製警員刊物,心想,這個配搭不錯啊!怎料看第二個故事才知道,原來這是短篇小說集,而且每個短篇沒有任何關連,實在可惜啊!這個點子若是東野圭吾來寫,可能真的發展成系列,有點兒可惜,不過橫山秀夫似乎沒有這個企圖心就是了。

說橫山秀夫的作品,雖是平淡,卻也絕非無味,這些作品中,沒有甚麼特別詭計,沒有秘室殺人,而且當中有幾個故事甚至沒有兇殺案,但看到最尾,不少還是覺得有點驚喜的,不用甚麼味精一樣做到峰迴路轉,這樣才是高手吧!

或許小弟工作的緣故,對《安靜的房子》中的主人翁特別感同身受,因為編輯最怕的就是鬼揞眼,發現自己錯了又無法挽回的驚懼心情,是絕對明白的,至於那個不在場證據其實不難測度出來(這是全書唯一玩了不在場證據的一部),但利用編輯出錯帶來出,又的確頗有趣。

故事中的每個人都有些私心,大家為了自保,往往會作出一些可能影響別人的決定,甚至失去方寸,把身邊的人都視作敵人。但作者並沒有以道德的眼光去看待這些人,因為他明白,這就是人的天性吧。只是原意為了自保,結果可能弄巧反拙,這就是世事有趣之處。看此書時,或許你會覺得好像身邊某個人,甚至有自己的影子,看橫山秀夫,就是看世情。


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日劇,全部都是日劇:《彬與瑛》幸好沒有照搬方程式


《彬與瑛》
(註:小量劇透)
自從《半澤直樹》以後,每年都會有一兩套池井戶潤的作品被改編成日劇,今年就有《彬與瑛》及現正熱播中的《陸王》,還有一套「扮」池井戶潤作品的《小巨人》,池井戶潤的影響力完全沒有減退的跡象,《彬與瑛》其實是今年才推出單行本的,電視台已急不及待改編,可見日本也是求「材」若渴!三部作品之中,《小巨人》令我頗失望,《陸王》還未看,至於《彬與瑛》倒是覺得不覺,至少最後三集,我是忍不住一口氣看完的!

‧跟《半》劇一樣,《彬》劇也是以銀行作背景,當然例牌有一些把廠家逼至破財的銀行家,有些幫人幫到不理性的銀行職員,完全有能力把此劇拍成「年輕版」《半澤直樹》(其實向井理和齋藤工也三十出頭了),就像《小巨人》那樣,把《半》的方程式照搬過來,幸好編導倒沒有這樣做,否則一定叫人悶出鳥來!首先是結構上,本劇是一條線直落,而不像《半》劇或《下町火箭》那樣,分上下分部,感覺較一氣呵成,也較連貫,當然,若把《半》和《下》上下兩部當成兩個獨立單元看也無不可,但始終是一季內緊接推出,感覺是怪怪的。

‧此劇早段也不少Flash Back,講述兩位主角年少時曾經有過的幾段淵源,沒看原著(香港好像很難找到他的小說中文版,我只看過《飛上天空的輪肽》),不知是小說原意還是編劇新加的,算是頗有心思,既緊扣了此劇不斷強調「宿命」這一主題,也讓觀眾見證主角的成長。老實說,看了兩集,我還怕每集玩一次,幸好這條橋也是點到即止,只在頭兩集玩了,以後便慢慢減少Flash Back。

‧無論《半》和《下》,都像主角一人之戰,他們或許有戰友,但都是陪襯角色,但《彬》卻是兩位主角幾乎平起平坐,當然階堂彬(向井理飾)戲份好像比山崎瑛(齋藤工飾)重一點,但也不至於完全側向一邊,看著二人惺惺相惜,一人是企業社長,一人是銀行職員,感覺就像是《下》的阿部寬與《半》的堺雅人並肩作戰那樣!老實說,還真有點HeHe的味道呢,哈哈(特別是片尾二人並肩而行那段)!

‧不過,大概劇初二人在新人入職時互相比併較量,我起初還以為二人會有種亦敵亦友的感覺,或至少有點瑜亮情意結,特別是以為階堂杉對北村亞衣(田中麗奈飾)嗒糖時(顯然是編劇刻意誤導),還以為至少會為爭女而出現些微裂縫吧,點知原來是想多了,這無疑減少了戲劇效果,但也可能是編劇不想那麼俗套吧。

‧向《半》和《下》,幾乎只有兩類人,就是衰人和好人,衰人衰到出汁,不知何解地非要置主角於死地不可,好人則兩脅插刀,為主角赴湯蹈火義不容辭,但《彬》劇不同,衰人出奇地少,當然也有一些人,對主角未必好,就像山崎瑛的上司,也只是立場不同,其實也不是壞人,至於小泉孝太郎飾演的安堂,一出場便笑笑口,還以為又是連「笑面虎」,點知原來不但是好人,更是好得離奇,就連害得階堂彬一家好慘的兩位阿叔,也不是十惡不赦之人,這種安排或許減弱劇劇性,但感覺較貼近現實世界。至於劇中人物也不像《半》或《小巨人》那樣誇張(後者誇張到我笑),至少不見男主角面容扭曲地哭和罵人之類,讓人看得較舒服。

‧劇中的女角,不知小說中是否已存有,但網上有指小說是沒有感情線的,看來兩位女角的戲份都刻意加重了(假如角色不是新加的話),這種安排,也不是罕見的,《神探伽俐略》中的內海薰就是電視版硬加進去的(後來作者又在緊接的作品加回這個角色),同樣改自池井的《歡迎來我家》中,神取明日香也是電視版新增角色,這也無可厚皮,加些養眼女角,再加些感情元素,可以讓以男性為主的劇集不那麼單調的!不過其實兩位女角的發揮空間也不算很大,而水島(瀧本美織飾)明明與階堂材彬拍拖,竟可負責階堂彬公司的融資事宜,也實在有點兒那個吧……顯然是想增加瀧本美織的出場機會吧。順帶大提,在《搖滾大廚》中,暗戀向井理(其實幾乎是擺明了)沒結果的瀧本美織,這次終於可以跟他成為一對了,哈哈!

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速遊家鄉

日期:2017年5月21日及22日
地點;鶴山

因事要回鶴山一趟,行程頗緊密!以往要前往鶴山,通常是乘船,再在碼頭轉車,一來每天只得一班,不容有失,而且船期早得嚇人,更何況到達碼頭,還要改坐車來到沙坪,因此每次想起都怕怕。
這次決定改乘旅遊巴,由旺角出發的,班次頗多,而且行西部通道,只須落一次車便連過兩關,香港關口因有E道,自然不會慢,深圳那邊,即時我沒有申請E道,但過關也是超快的,比以往方便得多(當然,這已實行多年,是小弟大鄉里而已)。
整程車大約3小時,便到達沙坪,到親戚辦的旅館找他們,然後便坐車(沙坪幾乎人人都有私家車囉!)往稻香,是的,不是老翻,真的是香港的稻香,真想不到稻香開到來鶴山,一入來,感覺就像回到香港!不過親戚說,這家稻香生意麻麻,應該要虧本,看來大陸市場也不是這麼好搵的。
接着便回家家鄉祭祖,我們的祖屋已沒有人居住,幸好保養得還算可以,上到頂樓祭祖後,跟親戚聊了一會,談談多位祖先的往事,每人都有一些故事,有些又跟中國歷史扯上了關係,感覺就像上了一課民間的中國近代史,這樣的歷史,其實很有趣。
祭完祖,其實有點累,但親戚又說食晚飯(那時只是6點),只得又去食!這家旺閣漁村又是大到離奇,只見枱枱都大魚大肉,足見中國人真的富有了,至少金錢上。
回到旅館,散晒,即時休息!
翌日晨咁早起身,先到旅館附近的華豐西餅吃個早餐,這家雖是麵包店,但設有座位,可以買杯咖啡奶茶,再吃着麵包,看着落地玻璃外的情景,跟星巴克當然無得比,但感覺還算悠閒!然後便趕到銀行,銀行還未開門,已有人在等候,但問題來了,沒—人—排—隊!我們只得跟在一位大嬸之後,然後開門了,好彩我們還算前,但即使是頭三位,但每個Counter效率都很慢,還是等了一會才到我們!這方面,大陸還是大有改善空間。
無論如何,要辦的事總算辦妥了,放下心頭大石!便決定到北湖公園逛逛,無奈這裏正準備大興土木改建,現時是爛地一塊,連湖水也被抽乾,不過老實說,開了幾十年的北湖真的超殘舊,改建也是好事,希望日後環境會更舒服吧!
逛完以後,在中山路隨意逛逛,隨意找一家吃午餐,然後便坐巴士回港了。
這次速遊家鄉,感覺還算不錯,或許日後我會多次回鄉呢!哈哈!

從祖屋天台望出去,視野廣闊,風生水起之局也!

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澳門逛街街(5)望廈白行



日期:2017年3月27日

地點:蓮溪廟、澳門旅遊學院、望廈山、陸咖啡Cafe Seis

逛完澳門設計中心,我們沿着望廈山逛,途中先經過一些舊屋,那些鐵籠和陰暗的巷子,讓我想起當年香港的大角咀或土瓜灣之類,十分親切!不過,以澳門的「高速發展」,仍保留這種房屋,也實在令人奇怪!
繼續前行,不一會便來到蓮峰廟,廟旁會發現一塊刻有圖案的石,就是亞婆石,是因爲一個年長乞兒婆常在石旁行乞,因而得名,據說當時澳督亞馬留每次巡視總往該處施捨亞婆,而他就在這塊亞婆石旁被村民伏擊,拖下馬砍去頭顱,因此石上刻有「1849年8月22日」的字樣及葡國盾徽,用來紀念亞馬留
至於蓮峰廟,同樣有段古,此廟建於明朝萬曆年間,經過1876年重修後,始成今日模樣,廟內供奉格局亦保持至今。蓮峰廟曾是當年官吏和華人商賈的議事廳,直至清朝嘉慶和道光年間仍為官吏臨澳辦案的駐節處。清朝欽差大臣林則徐到澳門巡視時,便在蓮峰廟內的天后殿前的亭台接見澳葡理事官,申明嚴禁鴉片,下令驅逐鴉片販子。而廟前空地則建有林則徐全身石像和澳門林則徐紀念館,我們也貪得意進內參觀,都是一些有關鴉片戰爭的資料及物品,整個紀念館,幾乎就得我們幾人參觀,看來大家遊澳門,着眼的就是賭和食吧!歷史,who c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