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9日 星期五

7月視聽印象(16年7月)有關《初戀無限Jam》的二三事



《初戀無限Jam》

1. 多年前看過《一切從音樂開始》,實在喜歡得不得了,喜歡那些歌,也喜歡那些氣氛和情懷,所以當然不會錯過《初戀無限Jam》(Sing Street),本片跟導演John Carney的前兩作一樣(《一奏傾情》及《一切從音樂開始》),也以歌曲作包裝,同樣是那麼動聽,叫人巴不得立刻找來翻聽。

2. John Carney電影不僅都以音樂為主(但不是音樂電影),而且都愛描寫遇到挫折的人,但本片不再是荷里活電影,少了《一切從音樂開始》的糖衣包裝,那種找不到出路的感覺也更加強烈。

3. 電影以80年代作背景,或許也是導演夫子自道,但像我這種80年代成表的人,很難沒有感覺,聽到那些彷80年代的歌曲,一班學生柴娃娃學人拍MV(參考對像還要是Duran Duran),是很難不投入的,看那些MV,又令我想起《冧歌有情人》開首那個戲謔80年代的MV,令人會心微笑。


4. 作為城市人,大概想像不到屈在「鄉下」沒出路的心情,對他們來說,倫敦是他們的夢想之地,片末男女主便拋下一切(也拋下在都柏林的種種不如意),去追尋他們的夢想,這相信是當年不少愛爾蘭人的寫照,只是多少人能成為U2,多少人失望而回,甚至迷失在大都會呢?最後男女主角前路如何,電影也沒有給出答案,但沒關係,無論如何,不走出,他們只會一世後悔。有趣的是,數十年後的今天,當英國嚷着要脫歐之時,反而不少倫敦人打算移居愛爾蘭……世事就是如此諷刺。

5. 電影中的男主角,既沒錢也不懂甚麼,但竟因為想追女主角而自稱Band仔,然後又真的夾起Band來,最終更愛上夾Band,兼贏得美人歸,都是那句,早知我都學下彈結他啦!

6. 電影最好看的,就是男主角如何在校內找尋又好彩校裡真的有音樂人,東湊西拼,湊齊人數,從而展開瘋狂的音樂之旅,只是稍嫌其他角色刻劃不夠深入就是了!

7. 男主角的哥哥也是超搶鏡,他以今天的標準來說,就是「廢青」一名,終日在家無所事事,只會聽音樂,但其實他也有過理想,他的音樂知識豐富(因此成了男主角的啟蒙老師),只因找不到出路,才「躲」回家中當宅男,我們指責人家「廢」的時候,有沒有了解過人家背後的故事呢?若沒有,我們又有資格隨便指責人嗎?

8. 無論如何,如果你遇到挫折,看看John Carney的電影,一定會有走下去的衝勁,聽着那些音樂,你就感受到生命的熱情。

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

在圖書館遇上《圖書館的神》


《圖書館的神》

大概我是少數仍然會去圖書館的人吧,所以這天在圖書館見到這本小說,便忍不住借來看了!老老實實,圖書館真的有不少好書,還是免費,大家不好好利用,實在太浪費了!

說回正題,這本書的作者為瀨尾麻衣子,其實我從未看過也未聽過,上網查看,早些年好像還有一些受歡迎的作品,但近年已經銷聲匿跡了,不知是否已封筆。

小說又是那種生活化加上治愈系的,但不要期待是另一個三浦紫苑。故事很簡單,女主角清高中時因同學自殺而放棄最喜歡的排球,成為老師後又陷入不倫戀,正感到沒有出路時,被學校派往文學社團,團內只有一位團員,清無所事事,便在圖書館內找書看,看着看着,竟從中找到人生的出路……任何一個愛看書的人,大概也會被某些書而影響人生吧,看此書時不難代入其中,其至像主人翁那樣,獲得走下去的勇氣。

看完此作,很懷念學校的圖書館(政府圖書館,感覺就是不一樣),記起那些年在此浸淫的時光,我也想過,像男主角垣內那樣,把圖書館的書重新整理一次,哈哈!當然,一切都不會重現,但是偶爾也腦內想起便足夠療愈了。

或許,我們都跟清一樣,就是那種生活還算過得去,但又有點點遺憾的人吧,但沒問題的,四周都有「神」在指引大家(我這裏的神,當然不是指完那種,大概就是心靈之神吧),可能是在圖書館,可能是在體育館,只看你有沒有心去尋找吧。

2016年7月14日 星期四

跟着光影遊日本(6)朝五晚九在原宿



日期:15年12月9日
地點:原宿表參道、竹下通

朝五晚九!我都想呀!不過實情是,我們在原宿逗留時間只有小半天,有太多地方未逛呀!
原宿表參道,就是日劇《朝五晚九》的拍攝地,大概就是看中這裏的潮味吧,的確,石原里美、山下智久走在表參道上,真的型到爆呢!哈哈!我們不是石原里美和山下智久,只是走在表參道上,那股時尚味還是不時襲來。
我們的行程是這樣的,離開銀杏道後,我們便向原宿進發,這一區有很多型格小店,我們左轉右轉,幾經艱苦,便找到我們想找的一家食肆,名為とんかつ まい泉,此時已是兩三點,餓到核爆,立刻點東西吃,這家食肆創立於昭和40年,最著名的就是豬扒,據悉選用上品產地直送豬肉,配上自家製醬汁、更被喻為日本第一的豬扒,我們當然不錯過,嘩,炸豬扒入口即溶,鬆化美味,真的Ichiban(當然,更大原因是我們太肚餓了)。
醫飽肚後,便在原宿和竹下通逛了一會,我們都不是購物狂,無論表參道時尚品牌還是竹下通的潮流產品,我們都是只看看而已。想起來,我上次來竹下通已是十年前,再上次可能已近廿年前,那年街口還有些攤檔,我記得自己買了一件,喜歡到不得了,今天重遊,變化很大嗎?又未至於,總之就不及當年興奮,或許,我真的老了。
逛了一會,想坐下來吃個下午茶,我們可以學《朝五晚九》的主角潤子(石原里美)那樣,到「東急PLAZA」的平台花園Omohara no mori坐坐,但想想還是找一家舒舒服服的Cafe為妙。我們隨意找了一家叫Breek Cafe的,店面很大,座位也多,食物不太特別,但勝在夠意,坐下來便不想起身了。

來到とんかつ まい泉時,已經兩三點,餓死了!

樓底很高,空間感十足,布置古色古香呢。

我們點了黑豚飯,650円。

2016年7月10日 星期日

廿多年前唐諾談體育

我曾說過,很喜歡廿年前「客串」寫體育的唐諾,近期國際體壇有多件事發生,令我不期然想起他的金句,想不到,體壇也跟政治一樣,總是不斷循環。



談及足球
「老實說,讓這樣心態和打法的球隊(Lam Lam按:這裏指90年世界盃初賽驚險下出線,然後不斷靠互射十二碼晉級的阿根廷)險些拿冠軍,再沒有任何宗教能勸人為善了。」
這大概適用於今天的葡萄牙

談及NBA
「(指伊榮或巴克利投奔強隊以追逐總冠軍)不,這不大可能的,因為來自神蹟一九八四的這批人太驕傲了,投奔喬丹(即米高佐敦)或歐拉朱萬(即奧拉祖雲)所拿到的戒指,對他們而言,和去百貨公司珠寶店買來沒啥兩樣,那是呆頭呆腦的公牛史考特‧威廉斯,或北卡大才畢業什麼也沒搞清楚的火箭邱卡特,一九八四壯夫不為也!」
這大概適用於今天的杜蘭特

「這些籃球場上的城市英雄,和他們狂熱信徒之間的關係,其實是偶然的,是暫時的,是有限的——所謂的偶然,意思是他們通過選秀和交換不得不來;所謂暫時,意思是長不過十來年,如從一而終型的魔術和大鳥,短則一年半載,如走馬看花型的瑞克‧貝瑞或摩西‧馬龍;所謂的有限,意思是,被擁戴者除了基於禮貌總不好全沒回應之外,雖也難免日久生情,但比起他們的薪水、籃球前途、生涯規劃、老婆兒女乃至很多私人的現實理由,頂好別太膨脹和考驗這種無色無味無嗅無形的情感和忠貞。」
這大概適用於今天的杜蘭特和韋迪

談及奧運

「一個輸得起的社會是什麼意思?我猜想,這個社會必須是多元的,存在各種不同的信念、價值和機會,可供你選擇,而這社會也必須是自由的,你不僅有選擇的權利,而且選擇還會是有效的,因此,錯了有機會重來,儘管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種形式或途徑;失去的也有機會再得到,儘管並不是原來那一個,生命本身是個綿互完整的價值,而不是一次勝負,更不是一句意識形態口號而已。」
這大概永遠適用於強國的奧運隊

2016年7月7日 星期四

跟着光影遊日本(5)銀杏道上的美麗人生



日期:15年12月9日
地點:神宮外苑銀杏道

老實說,有時我覺得東京的黃葉比紅葉還迷人,而一說到黃葉,當然不得不提神宮苑的銀杏道,絕對是人氣排名第一的黃葉名所,這裏也是最經典的日劇拍攝地,包括《神啊!請多給我一點時間》、《美麗人生》、《流星花園》、《瑩之光》等多部日劇都曾在此取景。

不過,可別以為明治神宮外苑距離明治神宮很近,從明治神宮走來可是超過兩公里的,反而離新宿御苑還近一些。因此,我們逛完新宿御苑,便從千馱谷的出口離開,向神宮外苑銀杏道進發。

雖說是較近,但我大概太有自信,就隨意行,但兩個地方其實隔了個東京體育館,我們先繞過體育館,再在旁邊的神宮外苑繞了一個大圈,才到達銀杏道,浪費了不少腳骨力!不過也行錯路有好處,途中發現一間LAWSON,見人少少便購買藤子不二雄紀念館入場券,無奈那部機器全日文,我們根本無從入手,幸好店員是懂廣東話,她問我們是否需要幫手,我們當然說要啦,然後她便喚來店長,店長也是華人,跟我們用國語溝通,於是他便替我們按掣,甚至填報電話時用了該店的號碼,最後終於成功購票,放下心頭大石。

2016年7月4日 星期一

6月視聽印象(16年6月)給愛書人的情書



《重版出來》


近年難得煲劇,終於有一齣劇值得我追看了,說的就是春季日劇,不少人讚不絕口但收視只算一般的《重版出來》。

第一,起初以為本劇就像某些日劇那樣,一味熱血熱血和熱血,但看下去又不是,不錯,女主角黑澤心(黑木華飾)的確很有熱誠,很希望把事情做好,但她也不會一味死衝爛衝,也會知所進退,而且本劇也描繪出漫畫家的辛酸,不錯,劇中很多人都很努力,或許也很有天份,但際遇就是這樣,總不可能每個人都夢想成真,於是,沼田渡艱苦奮鬥了十多年,最終還是選擇回鄉,東江絹雖曾一度出書,最終也決定走自己的路,即使留在漫畫界的,為了不被淘汱,都不能有一絲鬆懈,那是不少人的夢想之地,但也是極其殘酷之地。



第二,出版社內有各式各樣的人,若落在TBB手裏,應會變成「出版社版金枝慾孽」(其實《潮流教主》就是這樣)。但本作不同,出版社內每個人皆有其故事,女主角有時會影響別人,有時別人又會反過來影響女主角,最終,大家還是走自己的路,換成木村的劇,應該會變成人人都受木村影響,由一切按規矩辦事變得非常投入……說遠了,全劇最難忘的,就是資深編輯安井昇(安田顯飾),他本來非常積極,非常熱愛工作,為了挽救雜誌而盡心盡力,甚至因此令妻子不滿也在所不惜,但最終管理層只看銷量,一句唔鍾意都結束雜誌,從此安井變得很錫身,只視此為一份工作,相信不少人都會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2016年7月3日 星期日

6月視聽印象(16年6月)一家人齊齊整整


《嫲煩家族》
(註:小量劇透)

第一,山田洋次數年前(大膽地)改編小津安二郎的經典作《東京物語》,拍成《東京家族》,數年後,山田洋次再從家庭出發,拍成了這齣新作,未看之時,見到橋爪功、夏川結衣、妻夫木聰、蒼井優等,已覺跟《東》很相似,看過電影,回家一看,原來主要的八個角角,完全一樣,包括父親(橋爪功)、母親(吉行和子)、大哥(西村雅彥)、媳婦(夏川結衣)、大女(中嶋朋子)、女婿(林家正藏)、弟弟(妻夫木聰)、弟弟女友(蒼井優),還有還有,兩齣電影中,大哥都有兩個小孩,在《東》中飾演小兒子的丸山步夢,在本片中「升級」為大兒子,但兩齣電影,並沒有任何關連,而且一齣偏向悲劇,新作則接近喜劇,似乎導演要告訴大家,一家人分隔兩地,即使是關心對方,感情也會漸漸變淡,難以維繫,反而同一屋簷下(就如TBB所說的,一家人齊齊整整),雖經常有拗橇,卻能把家庭維繫起來,最終大團圓收場,正如蒼井優所言:能夠全家人坐下來談論問題已經是一種福氣。
電影最後一幕,小風波終於平息,父親坐在房中看電視,看的就是《東京物語》,也正好作個對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