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6日 星期四

雲鶴日式放題

日期:2015年11月22日
地點:雲鶴

我不算大食,但久不久食下日式放題,又真係幾開心!
上網查看,發現在荔枝角工廈也有日式放題,名叫雲鶴,於是便貪得意一試。地點就在D2 Place對面,荔枝角地鐵站一出即到,十分方便。
日式放題分幾個時段,假如是9點後,盛惠$188(平時$178,周六日加$10),可以食到11點,老實講,食到10點我們已經停晒手了!
我們一早訂了位,但來到才發現,9點後只有小貓三四隻,連一半都坐不滿,對我們來說,人少一點靜一點,當然是好事,不過相信老闆不是這樣想啊!我們坐在靠窗的角落,由於位於一樓,基本上沒View可言,不過整間店都沒有太大壓迫感,座位也鬆動,這就是工廠區食肆的好處了!
坐定定之後,開始點菜,唔……選擇比較少,比之前在佐敦吃那一間少,叫了兩三輪已想不到有甚麼可揀了,不過上菜速度還算可以,而且沒有太多漏單(還是我自己都唔記得?),食物份量也可以,部分味道有點偏鹹,但整體還算不俗。
至於飲品,都是罐裝,選擇也少,也沒有甚麼檸蜜之類。臨尾當然要整杯雪糕,這裏規定不可自己動手畢雪糕,要工作人員替你畢,這樣一來不會畢太多(試過另一家,我們一口氣食三四球啊,食勻各種味道,哈哈),二來也不好意思經常去畢,於是吃了一個筒便算了,這大概也是老闆的算盤吧,不過我們卻覺得不夠暢快啦!
總體而言,還算OK,看到周日下午也有放題,只需$158,長者還可平一點,下次一於請長輩來吃啊!

最先上來的是天婦羅,最愛是蠔,很多汁呢!

2015年11月23日 星期一

失驚無神九州遊(17)九州鐵路的起點

日期:2014年6月13日
地點:門司港

離開藍島,我們從小倉坐JR,很快便來到門司港。門司港的景點很集中,首先車站本身就是景點,原來門司港車站是九州地方鐵路的發祥地, 于1891年九州鐵路公司成立,開始建設九州地方第一次條鐵路。此後九州地方的鐵道合併國營鐵路,成為現今的JR九州。由於門司港設有渡輪船碼頭,所以門司港站一度也很繁盛,可是自從關門(門司與下關的簡稱)隧道開通以後,成門司港站偏離了幹線,便盛況不再了,不過仍然是懷念昔日繁榮的好地方。
現在的車站建於1914年(大正3年),1942年改名為門司港車站,它是JR九州最古老的木結構車站建築物。可惜車站正在維修(畢竟有歷史嘛),不能窺見其外貌,但從白色鋼樑與穩重的啡色遮雨棚,仍可感受其復古的氛圍。
車站不遠處,有一條廢棄了的鐵路,就是九州鐵道紀念館,是利用舊九州鐵道本社的建築物而建立的鐵道主題博物館,不但展示實物車卡及鐵路等有關資料,也有模擬駕駛、以九州為舞台的模型列車等等,由於時間關係,我們沒有入場,但從外觀看,也感受到日本昔日的鐵道風情。

啡色的月台上蓋,洋溢著濃厚的歐洲風情,單是逛車站已是一個行程

2015年11月21日 星期六

無盡……

日期:2015年11月8日、2015年11月15日
地點:荔枝角公園、薄扶林

踏上這無盡旅途 誰又能鑑定你的醜惡與美好
來提步 壯闊跑道 合十雙手去禱告
人生夢一場革命至蒼老 難得夢一場革命不老

11月8日攝於荔枝角公園



11月15日攝於薄扶林

2015年11月20日 星期五

1117觀戰記

日期:2015年11月17日
地點:美孚天橋底

11月17日,港中大戰,因上班緣故,遲至8時才收工,在巴士上心急如焚,只得不時看FB知悉賽果,大約8時半左右,途經美孚,發覺遠處人聲鼎沸,原來美孚天橋底有露天直播,把整個天橋底擠得水洩不通,令我想起2002年世界盃,韓國人觀戰的情景,想不到出名冷漠的香港人,竟也可能如此齊心,實在令人感動!
由於我站到太後,根本很難看到比賽,看完半場,趕回家吃晚飯,吃飯的時候,我真的看不下去,否則我會食之無味,甚至哽死!
匆匆吃完飯,再戰戰競競地打開電視,仍然是零比零,最後在緊張、肉緊的情況下看完賽事,幾乎想立刻Yeah出來!最後當然是不斷上FB,狂Like有關香港足球的po!
瘋狂的一夜!


2015年11月12日 星期四

我的電影節(2015年秋)夢想……


我一向覺得,日本片只有兩類,一類是極盡誇張之能事,憤血爆頭是等閒事,每個人一見面都會大聲咆吼……一類是極盡平淡之能事,盡是影張主角無所事事地做些甚麼,然後久久才說出一句話來……哈哈,日本片粉絲不要追殺我呀!其實我也很喜歡看日本片(當然我是較傾後者啦),這次亞洲電影節,只隨隨便便看了兩齣,一齣改編自漫畫,自然較誇張,一齣卻是景靚攝影靚但情節起伏不大的。
話說回頭,日本片也只有兩類,一類是極盡灰暗,每個人都是壞蛋來的,一類是極盡光明,每個人都是好人來的,這次看的兩的兩齣電影,剛好都是屬於後者,而且都是談理想。幸運地,這正是我喜歡的類型,人生已經有很多不如意,就在電影中看到光明吧,前景看不到甚麼夢想,就用電影來激勵一下自己吧(希望不是麻醉)。



《日日搖滾》(Hibi Rock)

或許是我的偏見吧,日本漫畫改編而成的日本電影,總是比較商業化,而且也比較誇張,看起來不夠細緻感人(唔,我又要強調一次,《海街女孩日記》是例外中的例外),這齣也是一樣,一開場,見到主角跟死對頭又爆頭又憤血,總覺得有點胡鬧,後來女主角宇田川咲(二階堂富美)向着男主角日日沼拓郎(野村周平)嘔,更覺惡心。
幸好,電影到了中後段開始漸人佳境,後尾還有少許感人添!
電影很簡單,就是夢想。就像一般青春片那樣,日日沼拓郎懷抱著這個夢想與兩名夥伴來到東京打拼,卻面對殘酷的現實。在一次表演中,日日沼與宇田川咲認識,然後開始看到了希望,但不久後,夢想破滅……接著就是日本電影最愛的絕症情節,還好,一點兒也不煽情,而且不落俗套,當然是沼拓郎被某人點化(這次點化那人選得不錯,又扣回片首那段看似不相關的情節),然後就是沼拓郎為鼓勵咲的一幕,這又扣回了音樂上去,音樂,就是可以改變世界的,好熱血啊!
題外話,一路看,一路覺得十年前拍此片,男女主角應該就是松山研一和宮崎葵啊!



《萄醉北海道》(A Drop of Grapevine)

十年前,幾乎套套電影都有妻夫木聰,如今,幾乎套套電影都有染谷將太,不過此片他不是男主角,主角其實是飾演他哥哥的大泉洋。
典型的橋段,男主角(大泉洋飾)在北海道種植葡萄,然而多年來皆成果有限,正當他茫然之時,一個神秘女子(安藤裕子飾)闖進來,開頭自然例牌地鬥鬥嘴,然後例牌開始惺惺相借,當然中段男主角又例牌地心灰意冷,然後女主角例牌地點醒了男主角,而二人又例牌地解開各自多年來的心結(都是與父母有關的),然後例牌地大團圓結局。
例牌是例牌,但北海道景靚,美指又靚,感覺不像在北海道,而是在歐洲(成班人換了衣服玩音樂那段,簡直令人想起費尼利),而男主角對製作葡萄酒的堅持,還是讓人感動的。電影中也提出一點,有時過於刻意,反而事倍功半,只是,我們的政府懂得這種「不作為」的作為嗎?

2015年11月8日 星期日

失驚無神九州遊(16)寧靜小島



日期:14年6月13日
地點:藍島

那麼藍島除了貓貓,還有甚麼好看呢?
答案是沒有,畢竟這只是一個漁民居住的小島,沒有甚麼景點呀、古蹟呀之類遊客非看不可的東西。
說藍島沒景點也不全對,翻查資料,島上有福岡縣指定史蹟「藍島遠見番所旗柱台」,是當年江戸幕府監控日本跟中國秘密貿易的走私船的地方,再往北走約30分鐘,便可到達島嶼北邊的海岸「千畳敷」,這裏的岩石地面因被海浪浸蝕而形成一層層的形狀……不過時間關係,我們只是在島的南面一帶閒逛而已,不過碼頭和避風港上泊滿小船,人也不多,加上當天天公作美,藍天白雲,在悠閒漫步其實也不錯。最重要還是乾淨舒服,縱使香港也有不少小島,縱使同樣悠閒,但看到海上、地上都是垃圾,便甚麼興致也沒有了。

2015年11月6日 星期五

11月視聽印象(15年11月)死神的精確度


《死神的精確度》

我又再次因為看了原著而看了電影了,早前看了伊坂幸太郎的短篇小說《死神的精確度》,出乎意料地好看,翻查資料,此作曾改編成電影,演死神的是金城正,演歌手的是小西真奈美,嘩!立刻找來看,而竟又讓我找得到!

唔,怎說呢,電影節奏有點慢,大概是談論死亡的緣故,加上電影中幾乎全是下雨天,以至電影總體給人一種灰灰沉沉的感覺,反而缺少了小說那種黑色幽默。

近年看得多小說和漫畫改編而成的電影,感覺是漫畫改偏的偏向誇張暴戾,以視覺為主(《海街女孩日記》是少數的例外),小說改編的偏向內歛,著重韻味,本片也是一樣,看完之後,總不期然地想,死亡是否真的那麼可怕?或者換個角度想,我們應如何面對死亡。

由於原著屬短篇,改編上有一些難度,但導演編劇算是稱職,抽取了其中三個短篇,然後略作修改,把其中一個人物的身份改了,便成功把三個短篇串連起來,這方面實在有心思!

此外,原著是主角(死神千葉)第一身去寫,但電影總不能主角一個人自說自話(又不是王家衛的電影),因此加入了一隻狗作死神的夥伴,代觀眾去問問題,令觀眾不致於一頭霧水。

2015年11月5日 星期四

在吵鬧與寧靜之間

日期:2015年11月1日
地點:屏山文物徑

說了好幾回要帶長輩去郊遊,這天終於成行,就近近地,去行下屏山吧!
例牌地,先到聚星樓影張相,走進內看了一下,問管理員:以前可以爬上去架喎!管理員說:以前是私人物業嗎!現在變古蹟,一來要好好保護,二來怕有危險,其實我不覺得爬上去就會破壞古蹟,真正原因大概是後者吧,政府從來怕孭鑊!
接著再繼續行,我硬是要帶長輩去天水圍圖書館,因為環境實在太正,可以透過落地玻璃,眺望一大片平地(香港賣少見少了),實在是一大享受!而長輩也很喜歡,我們拿了幾本雜誌,走到中庭坐了一會,真的十級Hea,我還差點兒睡著了。
下一站是鄧氏宗祠,就是新界一般見到的宗祠,不過這間規模頗大,正參觀間,人聲湧至,原來是旅行團殺到來,起初一團,接著兩團、三團、四團……他們來參觀,但卻又不是看古蹟,而是坐在一旁,或企埋一堆,然後傾偈,我不知為何他們要來古蹟傾偈,總之實在令人很煩厭,只得避到旁邊的愈喬二公祠(幸好他們還未殺到),只見數名外籍人士靜靜地觀賞古蹟,唔……夫復何言?
旅行團來得快時去得也快,我們便坐在宗祠外,光顧攤檔吃了一些點心,再加多個糖水,這片空地,此時涼風輕吹,爽呀!

聚星樓現在已經不可爬上去了,只得在外面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