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1日 星期五

金錢與道德



看完電影《紙月人妻》,再看原著小說《紙之月》,我確信《紙》的導演吉田大八確實是改編高手。

因為無論是前作《聽說桐島要退社》,以及這部新作,個人認為都是電影比小說好看。當然,這不代表角田光代這部小說很差勁,只是……Ur,簡言之就是先看電影再看小說會有點兒落差而已。

小說講述一個美麗少婦梨花,沒有孩子,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因為丈夫有意無意地避開性事,又時常揶揄她的經濟能力,讓她感到不快,決意到銀行由兼職做到全職,然後逐步沉淪,包養大學生、侵吞客戶的錢,最終事敗逃到泰國……

電影版中女主角丈夫的形象有點模糊,小說版丈夫一角卻顯得重要,電影中,丈夫對妻子較少單打(或至少不明顯),也沒提到他倆有否行房,讓人覺得,妻子的不滿只是源於生活平淡而已(事實上,女主角跟大學生見了三次面便去開房),也更令人覺得,她的出軌和穿櫃桶底,都沒有甚麼深層次原因,一句到尾,就是人性使然,或許人本身就有這種瘋狂的特質,只是有些人一生都不敢胡作非為,有些人忍到某一天,便來個大爆發。

你說哪種安排好?其實全看個人觀感,我只覺得甚麼也要有理由的劇情,其實十分TVB……別誤會,我不是說這部小說很TVB,相反,我才不信TVB夠膽寫這類題材,還要站在女主角(即犯罪者的角度),那些師奶們不投訴才怪!

說回小說與電影之分別,還有一點是很不同的,就是故事結構,小說分六章,主要分為兩個時空,一個是梨花東窗發走佬後,一個是梨花由家庭主婦再到銀行職員再虧空公款的一段長時間。主要的部分,當然是後者,但小說卻先講她著草,再慢慢細說從前,大有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的況味,那種道德批判,的顯比電影版強(當然,即使如此,TVB的師奶觀眾還是不會接受,會認為教壞細路啊)。

小說的重點自然是梨花,但又會透過梨花的舊相識來旁觀整件事,包括梨花的中學同學岡崎木棉子、舊男友山田和貴、烹飪班朋友中條亞紀,但在電影版中,這三個角色被完全刪去,而梨花跑到泰國後遭遇也只輕輕帶過,反而加強梨花在銀行裏的人物與情節。而小說也較多梨花的心理描寫,包括當她犯案時,「罪惡感,梨花當然會有。她也自知,自己做的事是不對的」及「孝三是光太的親人……只是借一下」等想法,又例如梨花逃到泰國後,感到焦躁、迷失。而整部小說中,也經常交代日後的梨花如何回看整件事,例如「梨花事後在心頭浮現了這樣的想法。就算只發生了兩件事情的其中一件,事情也不一定至於失控」。

總之,小說中悔不當初的梨花最終也找不到可讓身心安寧棲息的歸宿,身心俱疲的她,在故事裏最後對一個疑似要逮捕他的男人哀求:「請帶我離開這裏。」反觀電影版中,梨花出言譏諷一生循規蹈矩的隅,然後打破窗戶離開,更似是要衝破現實的框框,找尋自由的天地。

小說中,大學生一角的重要性較低,只是梨花沉淪的觸發點而已,小說強調的不是出軌,而是金錢的誘惑,於是透過梨花的三個舊相識,也同樣受金錢困擾的人物來襯托梨花,就是要表達出,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受到金錢有意無意的約束,只是我們如何面對這種約束而已,有人選擇放縱,有人選擇自制,一切只在乎一念之間。

2015年7月28日 星期二

書展後記



日期:2015年7月21日
地點:會展中心

今年超忙,直到書展最後一日,才有機會趁趁熱鬧,一如去年,收穫幾近零。

場面還是超熱鬧,誰說出版業已經是夕陽行業,不過也可見證出版社的興衰,例如一度很積極的上書局,近年愈做愈頽,今年也沒有新書,而攤位布置雖仍具心思,但已比往年遜色不少;最受歡迎的攤位則肯肯定是白卷,人人爭着找林日曦簽名,買書的人幾乎望不見龍尾!不過舊出版社也不是完全沒落,次文化堂的攤位也有不少人,其口號「自己香港自己救」也實在令人覺得悲涼,但願這些有誠意的出版社,可以生存下去,延續香港文化命脈。

逛完書展,順道看看書展的填詞人展覽,豈料不看尤自可,一看把幾火,因為實在求其,基本上是以出道年份來劃分,這自然無可厚非,第一代填詞人跳過周聰等,直接由黃霑一代開始,我也可以接受,但第一代排頭位竟是許冠傑?然後是黎彼得,接着才是黃霑、鄭國江、盧國霑,唔係下化!其後的分代都好奇怪,同是80年代樂隊潮冒起的填詞人,林夕同小美同輩(在這裏算是第二代),但陳少琪則同 Wyman同級(在展覽中就是第三代),實在叫人搲晒頭。

看來香港文化靠政府官僚必定死得,香港文化還是香港人自己救!

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

走進畫中



日期:2015年7月5日
地點:PMQ

其實這次來PMQ,主要目的是觀賞一個叫《俄羅斯 夢‧幻之旅》的展覽,不過其實之前根本不知展覽的形式,只是直覺覺得很有趣,便決定去看看,結果在沒期望之下,卻是喜出望外。

進入展場,幾近全黑,只有幾個屏幕展示的畫作,中間那個特別大,而且畫作是會動的,原來是把畫作動畫化,令觀眾走畫中,親身感受俄羅斯的慶典、日常生活、風景以至史詩故事等。屏幕前更擺放了幾個咕臣,觀眾可躺在咕臣上觀賞,加上出色的聲效,簡直就如親歷其境,好過睇那些超級英雄3D片。

十五幅作品有些色彩繽紛,有些充滿田園風貌,有些熱鬧,動畫化後,並不覺突兀,雖然我對這些怍品都沒有半點認識,但也看得很投入。雖然沒欣賞過動畫化的《清明上河圖》,但本作會Zoom in Zoom out,鏡頭會移動,顯然比《清》更有電影感,畢竟俄羅斯(和前蘇聯)可是電影大國呢,絕非某個亞洲強國可比!

不過,一如以往,展覽已結束,抱歉又寫得太遲。

2015年7月21日 星期二

偽文青遊PMQ



日期:2015年7月5日
地點:PMQ

說來大鄉里,PMQ開幕差不多一年,我才第一次真真正正來逛,這也沒辦法,因為位置太隔涉了,坐地鐵再經扶手電梯還要行一大段路,實在太煩了!
不過,夏日炎炎,又真的想不到有甚麼好去處,那就姑且到此一遊吧。
公平地說,PMQ保留了其大致的外貌,但又精緻化,算是做到左右逢源,感覺上有點像商業化的JCCAC,人流較多,而樓上的商店比Workshop,不會有十室九關門的景象出現,而且當天舉行市集和講座,既熱鬧又有活力,而商店也大多不是連鎖店,商品都頗精緻有心思,加上有多個展覽,的確可以消磨大半天。雖然天氣很熱,走廊又沒有冷氣,但現場還算通風,即使夏天遊逛也勉強頂得住。
當然,若你對社區士紳化一點好感也沒有,那麼PMQ肯定不是你杯茶,但換個角度看,整個SOHO也不是你杯茶。

2015年7月15日 星期三

跟荒木經惟游走香港

日期:15年6月30日
地點:蘇富比藝術空間

眾多展覽中,最喜歡的還是攝影展。近年更超愛日本攝影,森山大道、荒木經惟的作品,都從另一個角度日常的生活,也顛覆了傳統美學。

早前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舉行「寫真!日本攝影的歷史與當下」(展覽已於7月10日完結),便展出超過一百件日本攝影作品,而其中主角正是荒木「香港之吻」系列中52件作品,顧名思義,正是以香港為背景,原來,在1997年香港回歸前三個月,荒木曾來港,用攝影機記錄殖民地最後的人間色相,他沒有像一般遊客般拍攝帆船或金融中心的景象,更不拍攝地標及名勝,真正吸引他的,是香港的草根色彩,低下階層和平民生活,當然,少不免有他簽名式的裸體照……

除了荒木之外,展覽還展出多位日本大師的作品,包括森山大道、細江英公、蜷川實花等,可以從中了解日本攝影面貌,可惜現場不准拍照,只能拍張門口照作交代。


 

2015年7月2日 星期四

失驚無神九州遊(12)散策小確幸

日期:2014年6月12日
地點:湯布院

遊完金麟湖,湯布院之旅基本上已結束,不過我實在頗喜歡這個溫泉小鎮就把握餘下的時間,盡情在此遊逛吧,到處處拍照,並例牌買了些手信。然後再到火車站附近,找家窗明几淨的咖啡店,吃件蛋糕,這就是小確幸吧。

湯之坪橫丁,都是一些賣手信的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