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30日 星期二

失驚無神九州遊(11)金麟豈是池中物



日期:2014年6月12日
地點:金麟湖

遊湯布院,必遊金麟湖,我們離開湯之坪街道,再走10分鐘,便來到金麟湖,不過此時已近正午,還是先填飽肚子再遊湖吧。

於是我們便來到「泉」手打蕎麥麵專賣店,這家店標榜遵循古法製作出來的手打蕎麥麵,連店面也帶點復古味道,原木的屋樑,日式禢禢米的餐桌,門框上還掛著一排金黃色的乾燥玉米,好有風味道!

店內分室內和室內兩個區,通常我們都會揀室內,不過看到室外的餐桌可對著金麟湖畔,加上原木製的餐桌椅,實在太吸引了,好!這次就用金麟湖的美景來送麵吧!

店內所販賣的蕎麥麵都是冷麵,而材料則以豆腐為主,原來湯布院水質純淨,極適合拿來當作製造豆腐的原料,難怪這裏的豆腐這麼軟綿綿。至於蕎麥麵則彈牙好吃,配上清爽的醬油底,入口盡是冰涼的感覺,在6月天吃這個,實在爽呀!

最後埋單,還送上個饅頭甜品,也是出自泉這家店的另一饅頭專賣店,炸過酥脆的外皮加上紅豆內餡,同樣好吃呀。

2015年6月29日 星期一

失驚無神九州遊(10)回到昭和時代

日期:14年6月12日
地點:昭和館

沿着湯之坪街道走,可以逛的地方很多,而且各具特色,包括湯布院夢美術館及其旁的湯布院昭和館,後者就是展現日本各處收集到的昭和時代舊物,置身其中,就如回到昭和時代,套句老土的說法,那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但無論如何,我成長時期接觸的日本,就是昭和時代,自然最有親切感,何況昭和時代也是日本變化最大的時代,相信若干年後,大家還是記得這個時代。

展館不是免費參觀,入場費盛惠500円,我們時間不足,就在外圍隨意看看算了,但已足以讓我這種老鬼不斷回帶,想起童年時追看日本電視卡通的時代(那時邊有錢去日本?我第一次去日本已是平成時代了)。


昭和館是兩層高的展館。

2015年6月27日 星期六

校園的「種姓制度」


《聽說桐島退社了》
(註:小量劇透)
若干年前,看過一齣電影叫《聽說桐島要退社》,集合了多位新一代的演員,包括神木隆之介、橋本愛、東出昌大等(放心!這次沒有染谷將太了),獨特的拍攝手法,青春的氣息,令人眼前一亮。然後Fast forward至一個月前,看到《為甚麼靜香一定要嫁給大雄》,其中一節竟談到此片的原作(日本原名是一樣,但中文名,小說譯作《聽說桐島退社了》),於是又忍不住借來看了。

此書作者朝井遼,我本來一無所知,上網查看,早稻田大學業,現年不過26歲,在23歲時已得了直木獎,嚇死人!而《聽》正是他的處男作。

本書以「桐島」為名,但其實桐島從沒出場(電影版也一樣),而是透過同校其他六人因桐島退社而引發的連鎖反應,而展現出校園的眾生相。

幾乎所有日本小說電影談校園,例必談及校園欺凌,若你以為本作也是一樣,那便大錯特錯了!不過,小說中的校園也不是天堂,其情況可以套用小說中前田涼太的說話:
「在高中裡,學生們會被區分階層。而且最怪的是所有人居然都同意這種分法。即使是在英文或國文課上奇怪答案連發的學生,也不會弄錯階層。大致上就是分成醒目和不醒目的人。體育性社團和文化性社團。
上層或下層。」

很有趣,現在回想起來,校園生活真的有點像印度種姓制度那樣,階級分明,而且階級之間是很少對話的,那麼我那時算是哪個階層?唔……肯定不算最上層,幸好也遠未至最低層吧,所以,對我來說,校園生活也不算是可怕的回憶。不過,我也很想知道,那些「最上層」的同學,即是打扮最型(即是一定會改衫改褲那班)、運動最勁(通常校運會最出風頭)、頭腦聰明但不勤力的一班,如今生活得如何?

不過話得說回來,小說(和電影)都強調中學生很重視「埋堆」,如果不能「埋堆」便會覺得不自在甚至被孤立,想想也是,當年我還是學生的時候,也真的很怕變孤獨精,也覺得那些經常一個人的同學很「可憐」和「古怪」。反而現在有時會享受獨處的時間,大概這就是成長吧。

說遠了,本書的「桐島」,其實只是一個引子,甚至是一個背景,他的退社沒有激起很大的波瀾(這跟電影版很不同),當中部分人根本不認識桐島,而桐島退社對他們來說也只是一則小道消息而已,只是由此帶出眾人如何在這種校園「種姓制度」下生存,如此面對前路而已。

本書結構獨特,分成七個章節,由六個人的第一身去看校園(菊池宏樹有兩節),眾人視點有時是獨立的,有時是交集的,從而展現校園立體的面貌。可以想像,本書要改編成電影,改動幅度必然很大(為此我還特地重看電影版一次),加入了不少小說中沒有的情節,某些角色則被狠狠cut走了,或至少戲分大減(例如宮部實果),但主線不變,仍以上層的菊池宏樹和下層的前田涼也為主,最有趣的,是前田對上層的小霞的傾慕之情,還有上層的菊池,面對迷茫的前景,竟然發現自己「羡慕」下層的前田。

小說比電影版平淡得多,也沒有電影版的高潮位,但換個角度看,由於篇幅較有彈性,小說版的心理刻劃又比電影版細緻得多,好些人物,如頂替桐島的排球員小泉風助,暗戀龍汰(電影版改成暗戀宏樹)的管樂社社長澤島亞矢,我們在小說版顯然看到他/她的心理變化,即使電影版中佔戲最多的宏樹,在小說版中也立體得多,我們不知道宏樹為何在電影尾段落淚,但在小說中,我們才發現他「風光」背後的迷茫。

總括而言,此作青春味濃,也不沉重,即使成長期是苦澀的,但苦中也有甘,即使我這早已不年輕的人,也一樣看得舒服而不覺幼稚。

2015年6月24日 星期三

6月視聽印象(15年6月)伊朗眾生相


《的士司機笑看人生》(Taxi)
(註:小量劇透,如果那算劇情的話)

看某位作家的專欄,他自稱睇戲很少瞓着,但看本片時仍然敵不過睡魔,的確令人一度卻步,但最終還是選擇入場觀看,我只能說,要看你抱持甚麼心態看此片,假若想看充滿戲劇性的故事,看本片實在不太適合你,但透過本片,看到伊朗人的社會百態,還從側面了解極權的醜惡,雖然導演(即那位的士司機)在片中不時面露笑容,但在笑容之下,可能只是「強顏歡笑」或「苦笑」而已。

先說說本片的背景,伊朗導演約化巴納希(Jafar Panahi)的作品,一向以諷刺時弊聞名,包括講述伊朗禁止女孩入球場的《越位女球迷》,觸動了神經,兩度被判監,其後又被禁止製作電影二十年,但他仍不放棄,拍攝了多齣「不能發行的作品」(因此不算「電影」),包括《This is Not a Film》、《電影關不住》(Close Curtain)及本作。

電影以仿紀錄片的手法拍攝,由導演「飾演」現實生活中的自己,並把攝影機收藏在錶板上,穿越伊朗首都德黑蘭的街道,一邊「偷拍」不同的乘客。然而,任誰也知道這不是偷拍,只是透過的士內的眾生相,帶出伊朗的種種問題。

片中的德黑蘭,乍看跟西方城市差別不大,人人都用蘋果產品,女孩小小年紀已用Canon,生活也看似無憂,但實際上在不少事情上,卻是多年來皆沒有進步,實在令香港人感同身受。

例如一開首的男女乘客爭辯,便帶出死刑的問題;然後老翻速遞員,從而帶出伊朗禁止入口電影的問題;與電影系學生的對話,又帶出創作之道;接着是一對要趕着要「放生」的老婦,展示伊朗號稱宗教虔誠,其實人民依然迷信的一面;接着是可愛但有點老積的姪女,由於她要做「錄像」習作,因此帶出政府如何審查電影;接着與老朋友見面,訴說社會環境的變遷;最後是人權律師,展現極權政府如何控制人民;最後以(政府派來的?)黑衣人嘗試偷車上的USB作結,暗示政府的監控已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全片看似輕鬆,但其實笑中有苦,導演笑容滿面,不慍不火,也不多說話,更沒投訴,但其實早已在電影中暗地投訴,例如他突然走下車,說聽到一些聲音,其實就暗示他擺脫不了當日被捕的陰影,侄女說怎樣的電影才可發行,包括不能談經濟與政治、好人要用伊斯蘭教的聖人名字,不能穿西裝打呔,更離譜的是,電影不應該太過現實,在荒謬之餘也令人啼笑皆非。律師的說話更是對政府的控訴:「首先會被政治起訴,說你是歐美間諜份子,坐冤獄。刑滿出獄後,便發現外界早已成為一間大囚室。因他們逼迫你的好友,變成你的敵人,縱使你早已打算離國,或返回獄中生活的念頭。」

話得說回來,電影雖批評伊朗政府獨裁專權、社會不公,但至少巴納希公然走法律罅卻沒有受罰,很多事情表面是被禁止的,但其實人人都陽奉陰違,這方面,至少比某個強國公然拉人鎖人,人民甘於活在「牢獄」中,創作人(如果那還是創作的話)甘於被審查,伊朗可能已經算是「開放」和「自由」了。

看過此片,再看本地,33名小丑的七事令大家開心了好幾天,但其實大家都知道,我們就像電影中的巴納希,只是以笑遮苦而已。



2015年6月23日 星期二

為甚麼要看《為甚麼靜香一定要嫁給大雄》


《為甚麼靜香一定要嫁給大雄》

一看到書名,忍不住就去買下來,一天之內KO了。

未看之時,還以為本書是以人類學、社會學、政治學之類角度,透過叮噹漫畫之了解人性或社會現象之類,因為早前看過一篇「神級文章」,正是從人性(陰暗面)的角度,去解釋為何靜香(其實我這類老鬼,慣咗叫靜宜)不嫁技安、牙擦仔、出木杉而選擇大雄,那篇分析超一流,還以為就是來自本書。

然後看此書,才發覺被「騙」了,第一節就是談靜香的,其實看完整節,也不太清楚為何靜香要嫁給大雄,至多只解釋了靜香為何一定要嫁,我可以向消委會投訴嗎?

當然,本書也不是一無是處,例如第二節,把叮噹角色比喻成現實中的政治人物,並解釋牙擦仔和大雄為甚麼不可以結盟對抗技安等等,反而頗有趣,又例如第四節,借叮噹談校園欺凌行為,又例如第五節,借叮噹背景談日本郊區發展等,都有一定的啟發性。

而到了第六節,才是最有價值的一節(但也最沒趣味),這節不再是探討社會或政治現象,而更像文本分析,談及叮噹的多個不同版本,連我這個叮噹迷都從未聽過,原來當年叮噹是在六本為不同年級而設的雜誌連載,因應不同的年齡層,作者會作出微調,因此單是叮噹第一集,便有六個不同版本(嚇死人!),我們現今看到的(就是改篇成3D電影版那個),是來自當年《小學四年生》的,這也解釋我當年看《兒童樂園》時(弊!暴露咗年紀添),為何偶爾一兩個故事,大雄及其他角色好像較年幼,故事也較簡單,亦解釋了為何當年我看的一些故事,最終在文傳的單行本不見了。第一集有多個版本,結局也一樣,而且作為很有心機,他會計算讀者長大的情況,例如1961年出生的小孩,他們第一次接觸叮噹是當年的《小二生》,到了四年級時看到的結局是怎樣,後來叮噹又在六年級重現,於是他們六年級時又看多一次叮噹結局,老實說,十分複雜,我也要多看幾次才明白,但這正反日本人認真仔細的程度。

因此,若然有時光機回到過去,我想我還是會買這本書的。

2015年6月22日 星期一

藝術之「美」

日期:2015年6月14日
地點:美孚廣場

美孚,是一個老人社區,又是一個(離地)中產社區,居民可能關心哪裏有「大媽舞」看,可能關心哪裏有好嘢食,但藝術展覽,似乎很難跟這個社區扯上半點關係,想不到在美孚廣場(其實我根本不知哪裏是美孚廣場,後來才知就是四期商場)竟然有個當代年輕藝術家作品展,雖有點錯配感,但也希望藝術可在這個社區開花。

所謂展場,其實就是把三四個吉舖放置幾幅畫或幾件藝術品而已,場內裝修欠奉,地板還是水泥地,不過這種粗糙感與藝術品又挺貼切的。

展覽名為「Four Mistakes」,展出了張哲、陳覓、高展毅及Tsang Wing Hai的作品,我對這幾位年輕藝術家一無所知,也好,沒有先入為主印象,陳覓的作品以香港街頭為主題,但以強烈色彩作配襯,十分吸睛,或許是想多了,但我總是聯想起「佔領運動」。張哲的則是雕塑作品,其中一件較大型的,以衣架砌成一隻牛頭,也實在頗具震撼力。

大概欠缺宣傳吧,現場目測,展覽幾乎零人參觀,不過這些位置的單位平時人流極少,根本很難租出去,改成展場也是一件好事,或許假以時日,可以成為另一個ArtisTree也未可料。


陳覓作品。

 張哲作品。

2015年6月17日 星期三

由歷史看今天 國會大樓縱火案



1933年2月27日,德國發生「國會大樓縱火案」。警察搜索現場時,發現一名荷蘭共產黨失業建築工人。希特拉馬上宣稱這是由共產黨所作的反政府罪行。

希特拉立即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要求總統興登堡簽署緊急法令,取消大部分威瑪共和憲法上賦予的人權,宣布共產黨意圖暴動,因此屬非法而要被取締。希特拉麾下的衝鋒隊佔領了共產黨黨部,共產黨被迫退出國會,共產黨人也大舉被捕,納粹從此獨攬大權。後來很多歷史學家都認為這次事件是納粹策劃的陰謀,或至少借題發揮,坐享其成,以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看完歷史,再看今天的香港,竟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講完!

2015年6月12日 星期五

夏日南丫行

日期:2015年6月7日
地點:南丫島

天時暑熱,行山實在太辛苦了,就隨意行行南丫島吧。
這天約了朋友在中環等,坐兩點船往南丫島,來到以後,有人未吃午飯,大顆兒就到南島書蟲吃午餐,不過上菜奇慢(離島悠閒作風?),吃完已過了三時,不過後來回想,幸好遲些出發,可避過烈日,行起來便不覺辛苦(雖然依然行到成身汗)。
由榕樹灣往索罟灣,實在太易行了,所以中途先去看看風車,這段雖是斜路,也不算很長很斜,而且來到風車下,風勢頗猛,感覺也很舒服。
接着便繼續向索罟灣出發,回想起來,上次行這條路可能已是廿年前,但現在好像行得比當年還要輕鬆,是因為這段路好行了,還是我比廿年前還要Fit?哈哈!
行完以後,我們便到海鮮檔吃海鮮,我們選坐海邊,一杯喝酒入肚,再配上香口的吉列魷魚,清風送爽!正!

我們先到南島書蟲吃午餐,可惜時間不多,否則在此看看書歎歎啡也不錯。

想起來,這次可是我首次來看風車呢,可惜得一座,不及台灣那麼壯觀。

2015年6月11日 星期四

6月視聽印象(15年6月)深夜的韻味


《深夜食堂》

夜晚睇《深夜食堂》,最大感覺係好肚餓(特別係晚餐只係食麥記)!個人最愛都係拿破崙意粉、玉子燒!
當然,肚子填不飽,心靈卻是填得飽的。
電影版就是電視版的加長版吧,片頭的獨白和歌曲仍沿用電視版的,人物也大多依循電視版,唯一就是小田切讓這次演的不是詩人而是傻更更(但傻得可愛)的警察。

電影版其實就是把三集電視版連接在一起,三個故事互不關連,唯一聯繫就是這家深夜食堂的美食(及老闆和熟客)。看過電視版的觀眾都知道,《深夜食堂》的成功之處,就是那份淡淡然的味道,不煽情不造作,連尾段來一個扭橋也沒有,就是簡簡單單地訴說着人與人之間的小故事,這些故事,也不是全然大團圓結局,就像人生那樣,總有未如人意,大家也只得默默接受,繼續品嘗老闆炮製的窩心美食,卻道天涼好個秋,才成就了那種韻味。

三個故事之中,第一個頗簡單,有點匆匆而過,第三個是新創作的故事,談及東北地震和核災,我真的數不清近年究竟有多少齣日本電影有意無意地扯上福島來,這真的有需要嗎?當然,這對日本人來說,也的確是一整代人的記憶。問題是,片中那位福島災民,雖然家破人亡,但就是不太值得人同情,彷彿他認定自己是受害者,其他人就要遷就他似的,自然也難以打動人心。

最喜歡的還是中間那個故事,一來主演的是多部未華子(哈哈),而小田切讓也在這個故事中有較多發揮,多部和小田演這類傻更更非典型靚仔靚女角色確是不作他人想,特別是寫到多部住在食堂二樓,那種生活感真的很濃厚,看着她漸漸習慣食堂的生活,與老闆和熟客建立了感情,那種不着痕迹的感情的確很窩心。

有時也會想想,假如香港有這種食肆便好了,心情不好的時候,可以獨個埋首問嘗美味,沒有人會多管你,心情好的話,又可以跟老闆顧客打打牙骹,消磨一個寂寞的夜晚。只是,這在香港大概也是奢侈品吧,這關乎土地問題,還是回歸基本步,關乎人的問題?


2015年6月10日 星期三

柯比意與香港


日期:2015年5月27日

多得法國五月,我才認識柯比意(Le Corbusier)。

當然,柯比意跟香港可謂息息相關,因此,觀看這個「柯比意——現代建築大師回顧展」,可謂感受良多。

展覽在大會堂舉行,大概受場地所限,展覽規模不算大,大多是一些草圖、模型及相片,還有他的繪畫及雕塑等,合共約100件,依着柯比意的足迹來順序展示,遺撼是未有好好展示柯比意與香港的關係,但觀看這些展品,還是對如何在建築的功能和個性之間取得平衡,有些啟發。

今天,香港的建築愈來愈多單一化,予人沉悶的感覺,而且建築密密麻麻,已到了無孔不入填的境地,建築物侷促兼了無生氣、景觀久奉,仍停留在瓦遮頭的階段,很難談得上生活質素。而這或多或少正是拜柯比意所賜,柯比意生於瑞士,少時學習藝術,然後遊歷歐洲,轉而研究建築設計,1917年移居巴黎後入籍,被世人稱為「功能主義之父」,他早在1922年便提出「現代都市」的概念,以解決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歐洲城市急速發展、人口增加所產生的居住問題,他構思的居所,就是在一幢房屋之中,建有眾多獨立單位,裏面包括睡房、客廳、廚房甚至小花園等,以解決中低階層人口的住屋需要,大家想想,今天我們的公屋,不正是這種構思的實踐嗎?

今天香港的新市鎮,例如沙田,便或多或少有他的影子,房屋(尤其是公屋),都是方方正正、千篇一律,而且採用高密度式設計,可以想像,整個城市都是這種設計,那是多麼的沉悶。在1925年,他更提出重建整個巴黎市區,(幸好)這個建議不獲接受,否則今天的巴黎,只會是一個現代化但沒個性的城市了。

然而,這真的是柯比意的錯嗎?在展覽中,看到了柯比意在1952年為馬賽(當然是指城市而非某女星)設計的公共房屋「馬賽公寓」,樓高十七層,內裏有商舖、會議室、公園等,天台是公用平台,有健身房、緩跑徑、泳池等,簡直就是一個自給自足的小社區,其簡約風格也予人舒適的感覺,而更重要是,柯比意着重居民的生活空間,每戶皆設有深廣的露台和大窗戶,使通風及採光充足,大廈底部亦採用著名的懸空建築設計,增加綠化空間,居住其中,我硬是很難跟香港的公屋聯想在一起。

或許應該說,柯比意本意是好的,只是當的設計變成「規格」,變成「指標」,那好事也會變壞事,過猶不及,是永恒不變的道理。

2015年6月8日 星期一

和田日本料理


因為某事要慶祝一番,有人提議去吃日式放題,上網左找右找,找到這間位於莊士敦廣場的日式放題,我們選了5時半至8時15分的時段,是晚上的第二個時段,假如選5時15分至7時半的時段,應可選坐窗口位置,不過,現在也好,我們四人坐的座位十分寛敞,即使叫了很多東西,也有足夠位置放食物。
這天雖是星期日,但大概時間尚早,顧客不算多,我們不但不用等位,而且上菜也很快,記憶中漏單的情況不算嚴重。
食物種類十分多,有冷盤、刺身、熱食、串燒、炸物……仲有任食的雪糕!!唯一覺得飲品選擇比較少。
最開心是刺身和爐端燒,甜蝦夠鮮甜,而三文魚則啖啖肉,至於爐端燒亦好香口,最愛就是雞軟骨,好好咬口。當然臨尾仲要整多幾杯雪糕,任食唔嬲,正!
一個人只不過二百蚊,其實都算抵食,老實講,一路寫我一路好肚餓,真係好想再去食呀!






2015年6月6日 星期六

平成猿蟹合戰圖


《平成猿蟹合戰圖》

終於看完吉田修一這本小說,全書20萬字,看起來起初是有點吃力的,因為開頭有點散亂,甚至弄不清誰是主角,最先出場的美月,在整本小說來說,其實並非主線,有時又帶到山下美姫、奥野友香等人物,支線頗多。

小說的真正主角濱本純平本是在歌舞伎町混的小酒保,其死黨真島朋生做鴨,朋生的太太美月是女公關,總之都是日本社會的邊緣人物,而作者也成功令這些邊緣人物變得立體。故事中的人物也不是非黑即白,這些邊緣人物,最後竟成了一番大事。

故事也算是峰回路轉,開頭甚至讓人不知葫蘆裏賣甚麼藥,本來是一樁車死人的事件,然後發展成勒索事件,豈料又不了了之,中間又穿插了女公關無厘頭變明星的橋段,幸好故事推進還算暢順,最終卻發展成日本版「選戰」,慢慢各人物也逐漸歸一,而故事亦愈來愈扣人心弦,高潮位也讓人看得投入,甚至有點「熱血」。 雖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書中角色就皆隨遇而安,在不知不覺間已找到自己的道路,這讓人想起《侏羅紀公園》中那句名言:「生命自會尋找出路」。

不過,整本小說最精警,始終是女主角圓夕子的一段話:
「我是這麼想的。一個人會騙別人,一定自有一套理由,所以他才能問心無愧地騙別人。結果,騙別人的人反而認為自己是對的。相反地,被騙的人開始不斷反省,自己真的是對的嗎?本來,被騙的人才是對的。但反省自己的人,在現今社會很容易被忽略,馬上就會吃虧。這個社會弄錯了,大家都以為堅持己見的人才是最正確的。」
不知何解,我總想起今天的香港。

2015年6月5日 星期五

5月視聽印象(15年5月)失控的人生、有規律的人生,哪個更可悲?



《紙月人妻》
(註:小量劇透)

老老實實,日文片名《紙之月》不是很好嗎?為何要畫公仔畫出腸寫明「人妻」,這真的有助票房嗎?慕「人妻」之名而入場的,恐怕要失望了,片中的床戲點到即止,而更重要的是,女主角宮澤里惠,已不是當年拍寫真的宮澤,我甚至覺得有點像苑瓊丹啊!當然,這或許是刻意為之的,假如太過美艷不可方物(像大部分港產片那些美魔女那樣),反而削弱了說服力。

宮澤因此片奪得多個影后殊榮,絕對實至名歸。既不誇張,也沒歇斯底里,她只是淡淡然,把一個本來自我壓仰的少婦梅澤梨花,如何一步一步地走向失控,有層次地展現觀眾眼前。而難得地,她既「出牆」,又「穿櫃桶底」(還要呃老人家錢),但出奇地沒給人討厭的感覺,觀眾甚至對她的失常寄予同情和共鳴,希望她可以找到真正的自由。

作為「紅杏出牆」片,本片也有點破格的。因為通常導演和編劇都會為主角鋪排大量原因(通常就是老公衰,出去滾,打老婆之類),而且「出牆」前大多會有一番掙扎,但本片卻是例外,只是簡單交代夫婦二人感情一般,但又未至於關係惡劣(直至片末,其實丈夫對妻子依然是不錯的),而且女主角梅澤梨花幾乎沒有掙扎,在電影開始大約15分鐘,與大學生平林光太(池松壯亮飾)只不過第三次見面便去開房了,這就像告訴大家,不要一味都賴社會的錯、家庭的錯、另一半的錯(正如不要一味賴土地供應不足),人根本就潛藏着野性的基因,只是不知何時會爆發出來而已。

本片另一破格之處,就是丈夫梅澤正文(田邊誠一飾)幾近隱形,本來在日本工作,目睹妻子經常遲返,竟然不察覺異樣,當他隻身往中國發展(妻子一句話不隨他去,他便應允,這個老公真易話為),女主角更完全無王管,後來丈夫回來探他,女主角一句話要返公司,丈夫之後如何,電影便完全沒交代了。於是,全片沒有夫妻吵架,沒有捉姦,沒有應否離開丈夫的心理交戰,大家便集中看女主角一個人如何沉淪,一切道德規範,在這裏跟本不存在。

至於大學生平林光太,雖然又食又拎,導演也沒把他描寫成食軟飯的姑爺仔(就像大部分港產片那種姑爺仔),他雖然有點不長進,但既沒主動要求梨花供食供住,也沒有迫梨花犯法搵錢,二人的分手也算和平。個人認為,整齣電影最成功之處,就是所有人物皆沒有臉譜化,更加有血有肉,也有自己的想法。

本片除了女主角梅澤梨花外,還有兩個女角佔戲頗重,分別是相川惠子(大島優子飾)和隅賴子(小林聰美飾),相川是目標為本的年輕女性,作用大概是「點醒」梨花,讓她走上「敢作敢為」的不歸路,至於隅賴子的作用大概就是對照,當我們看到梨花逐漸失控,令人慘不忍睹時,隅賴子卻說「我都想飲酒飲天花,但想起會影響翌日的工作便放棄了」,我們看到的,是梨花從犯罪行為中找到自由,反觀隅賴子盡忠職守,倒頭來被公司嫌棄,將她派到庶務部。究竟失控的人生、和過分有規律的人生,哪一個才更可悲?我們的社會教導我們要過有規律的生活,那真的是我們想要的、應該擁有的生活嗎?電影也出現多位老人家,他們都生活富足,不愁衣食,但連存錢這種事也要人上門代辦,他們在年輕時可能死慳死抵,努力工作,換來的是老來有錢但已不知如何花,這真的是大家想要的人生嗎?

補充一句,本片導演是吉田大八,其前作《聽說桐島要退社》也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