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8日 星期二

「九二八」滿月記


(註:以下為本人在過去一個月的所見所聞,不同意便不要看了,別傷和氣)

過去一段時間,我跟大部分香港人一樣,經歷了「神奇的旅程」,不經不覺,事件已發生了一個月,前路未知,但這段期間的不少畫面卻深印腦海,我或身邊的人,其實也暗暗地改變而不自知,以下總結了我的觀察和經歷,有點雜亂,還望見諒:

1.      自問不是愛上街的人,歷年七一都未參與過,上次遊行已是反國教一役,九‧二八這天,卻覺得不能不走出來了(也多得Y的帶頭),最記得這天為了趕去與同事會合,吃完早餐竟忘記付款(後來回來補付了啊),到了金鐘以後,又竟然無厘頭誤打誤撞走到衝擊警察防線的前線,若非Y拉著我,恐怕我已嘗到胡椒噴霧的滋味了,其後又差點了吃催淚彈,又傳言會開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切一切,都是從未試過的(連六四那時也未試過)。
2.      接下來的星期二,放工後到了旺角聲援,雖只逗留了一會,但回家已晚,家人已吃過晚餐,只得獨自到茶餐廳食碟頭飯,那一天,是我的生日。
3.      以往很少作主動,現在卻很自然地叫同事去(上)街,以往只會點頭的同事,見面時卻會自自然然地說:今晚去邊呀?有種同仇敵愾的感覺,以往跟同事談公事多,現在卻在WhatsApp群組談個不亦樂乎。特別是連續兩個星期天,都與同事到了金鐘,第一次如臨大敵,大家共同進退,即使不是一起來的,也會在WhatsApp群組互通音訊,大家都成了戰友;第二次卻是另一個世界,甚麼也沒做,連口號也沒叫,就只是坐下來各抒己見,那一刻的金鐘,天空分外明亮。
4.      幾乎每個星期都會到金鐘一次,每次重臨,都發現這裏有點改變,或是多了一些新的藝術品,又或是添置了一些新設施(我便試過享用免費充電,感謝),前兩星期來,大家還是以天為被,第三個星期來,已放置了不少帳篷,最近一次來,帳篷更是布滿各處,加上那個自修區,簡直就成了小型社區(又或是公社?),由此可見,一,香港人創意爆燈,只是以往受社會制肘而無從發揮而已,二,香港人很守秩序很懂自律,只是以往沒機會展現出來而已。還有還有,走在沒有車輛的馬路上,原來是很寫意的!

2014年10月14日 星期二

人生很多事本來就是徒勞無功

日期:2014年10月12日
地點:金鐘
(註:以下為本人在10月12日的所見所聞,不同意便不要看了,別傷和氣)

從來不算天真,也從來不是樂觀派。
由第一天開始,我便知道這次不易成功,但是,「人生很多事本來就是徒勞無功呀」,因此,我還是決定站出來,因為我知道,假如這次不站出來,將來自己是會後悔的。
不!我不會要求學生們堅持不走,我沒有這種權利,我甚至希望他們知所進退,適當時候退下來,但假如他們決定堅守,我還是會尊重他們的選擇,並站出來聲援他們。

於是,這天我再來到金鐘,拍了一會兒照片,便隨意坐下來等人,此時耳邊聽著的是Beyond的《午夜怨曲》:
總有挫拆打碎我的心,
緊抱過去抑壓了的手,
我與你也彼此一起艱苦過……
那時我在想,那些昔日與我一起熱捧Beyond的人,現在為甚麼改變了?為何沒有發聲?是他們已經不再喜歡Beyond?還是他們從一開始便是「葉公好龍」?

過了一會,約好的人來了,我和她躺在地上談了好一會,這裏是那麼自由自在,人人暢所欲言,即使有人來搞破壞(有人把大量物資拿回家,還歪理連篇),大家也不會搞批鬥,這裏實在太美好!那些批評的人,其實有沒有來感受過?不是「沒有調查便沒有發言權」嗎?
當然,我一早知道,美好的事物永遠不會長久,但至少,我們彼此努力過,付出過,無愧了……


2014年10月6日 星期一

邊個係人,邊個係鬼?

日期:2014年10月5日
地點:金鐘
(註:以下為本人在10月5日的所見所聞,不同意便不要看了,別傷和氣)

今天再到金鐘,距上次來,剛好一星期,但感覺像過了一個月,一切都變得陌生(我甚至差點出錯出口),the longest week……

這天很清涼,我們沒有到處逛(畢竟這不是旅行呀),只隨意找個地方坐下,然後大家各紓己見,這刻我覺得,金鐘的天空很美麗。

期間發生兩段小插曲。

首先一名男子(後來證實是特技人),站在天橋上,聲稱要跳橋,同時又多多聲氣,懶義正辭嚴地指斥示威人士,又話影響他的兒子返學云云,起初大家都會坐下來聽他說話(當睇戲?),但我覺得不應被他牽著鼻子走,過了一會,終於有人發起背對他而坐,那人即時無癮,過了不久,便結束「跳橋」行動了。

傍晚之時,有人突然衝出來,拿著大聲公說:龍和道要清場,大家快些過去支援,只見一名男子,立刻義憤填膺,二話不說便衝了去,接著也有一些人跟著去了。但我問:不是說過不要圍特首辦的嗎?為何現在反而叫人去增援?又有人說:若真的是清場,為何只有一個人來求援?後來回家看新聞,原來是部分示威者決定棄守龍和道(後來有人揭發宣布棄守的人是警察,再後來又有人指他是支持示威的輔警,已決定請辭,真係頭都暈),而不是「警方清場」,結果大家都知,還是有些人守著龍和道不肯走。

我只想說,在這個資訊爆棚,謠言滿天飛的時候,邊個係人邊個係鬼,無可能一眼就睇得出,大家更加要求證、核實、分析,時刻保持清醒,講完。

大家背對「跳橋男」(沒有影他,費事幫他宣傳),是昨天最有趣的一幕。

現場很多打氣橫額和圖畫。

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

旺角的天空

日期:2014年9月30日
地點:旺角
(註:以下為我在9月30日之觀察見聞,不同意便不要看了,別傷和氣)

這夜去了旺角,逗留時間很短,也不算甚麼參與,只算聲援、觀察吧。
老實說,沒有自由行、汽車的彌敦道真的很舒服,很美麗,連空氣也特別清新。而現場也沒有想像中的龍蛇混雜(也可能是因為未到半夜之緣故),秩序良好,原來無政府也不一定是壞事,香港人真的很可愛。
現場也不覺太過嘉年華會,唱K的人不多,更多是一大班人圍在一起,形成小講壇,任由市民發表意見,自從星期日後,我便沒到過金鐘,不知那裏情況如何,但主觀感覺是旺角有很多阿叔在發表偉論,而這些阿叔也真的得厲害,出口成文,一說就長篇大論,而且有條理,比那些沒有貓紙便口啞啞的高官強得多。
雖然感覺良好,但我還是要潑潑冷水,特別是689擺明實行三不政策:不鎮壓(暫時),不談判,不退讓,簡言之是ignore you,難聽點是:我係唔鳩理你,吹咩,學術一點是冷暴力。面對這種不要臉的人,便不得不講求策略了。
頭一兩天,見到示威活動遍地開花,的確有點興奮,但冷靜下來,便擔心戰線太長,反而不利抗爭,因此,放棄上水、尖咀吧,旺角也不宜硬撐,畢竟這裏環境較混雜,易生亂子,而且附近多民居、商舖,又是主要幹道,影響民生,有可能令民意逆轉,倒不如集中火力到港島區吧。
我甚至認為,大家應退回金鐘(其實最好是政總,可惜被封了),那裏對民生影響最小,可作長期抗爭。
這次政爭,看來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不能靠一鼓作氣(大家都知跟住兩句是甚麼),要看得長遠一點,眼光要闊一點。

人群聚集在亞皆老街和彌敦道交界,並向四周擴散。

2014年10月1日 星期三

九二八那天我在金鐘



日期:2014年9月28日
地點:金鐘夏慤道
(註:以下為本人在9月28日的所見所聞,不同意便不要看了,別傷和氣)

關於9月28日的事,相信大家都知道了,那天我便身處金鐘。
其實打從學生罷課開始,已想過如何可以聲援,無奈每天皆要工作,始終只能內心支持,後來黃之鋒被捕,學生被拖走,更巴不得去支持。
到了星期日,形勢更加險峻,事不疑遲,立刻出動。與幾位同事相約金鐘電鐵站,等人期間,不斷看fb,收到的資訊愈來愈不利示威者,一時說警方要清場,一場說已沒方法進入政總,諸如此類,心急如焚。
終於齊人,但要從哪個出口出呢?也不理那麼多,就選了A出口,一出海富中心,擠滿了人,警方則封鎖了前往政總的天橋,我們在把帶來的物資交給義工,站了一會,覺得這樣站下去也不是辦法,便轉往干諾道中與樂禮街的街角,無厘頭來到示威者與警方對峙的前線,期間一度有點緊張,見警方戴上面罩,蠢蠢欲動,大家即時戴上口罩,有些還戴上眼罩或雨衣,但警方又沒有進一步行動。
如是者,大家對峙了逾一小時,以為走進了死胡同,也不知如何是好,過了不久,示威者開始嘗試突破防線。老實說,我沒有走上前排,只能在後面作支援,警方不斷射胡椒噴霧,我們不斷把雨遮、眼罩遞上前,前排的示威者紛紛中招,只得辛苦地找水來洗面,然後又輪到另一批上前,如是者,過了一會,奇迹出現了,警方竟然往後退,示威者終於不再被困在路面上,然後猶如江河決堤,示威者便到去了,而警方見被攻破,也便離開了,這時立刻掌聲雷動!
我們站在一旁,先看清形勢,見人人人都走出馬路,便決定走出去,望向夏慤道的天橋,原來已經擠滿了人,場面實在非常壯觀!
這時我的腰骨已經支持不住(老了!),只得見地方便坐下來,現場的義工不斷派水派食物派糖,我也只有胃口吃粒糖,坐了一會,對面馬路的示威者繼續想攻進政總,無奈始終攻不破,我們除了遞上用品外,也幫不了多少,後來為了讓出更多空間,給橋上的人下來,於是不斷向中環方向走,然後過了一會,以為局勢稍稍平靜,但突然呯一聲,前面煙霧瀰漫,警方竟發放催淚彈,於是眾人一齊往中環方向走,我們離得稍遠,沒有中招,但一位站得稍前的同事卻中招了,現場所見,不少人口水鼻涕直流,但過了會,眾人又說,警方要嚇走我們,我們就是不怕,紛紛往回走,還有不少人從中方向往金鐘增援,實在令人感動。
我的網絡完全上不了網(因為是中X動?),但同事的尚勉強可上網,於是靠她帶來資訊,一時傳言解放軍會出動,一時傳言會開槍,心中的確有點擔心。
此時,一輛救傷車向示威現場進發,示威者紛紛讓路,給救傷車駛入,但突然間,催淚彈竟在救傷車附近爆發,實在令人髮指!於是我們又往後撤,此時我們已在此數小時,腰骨頂不住了,只得離開。
回到家中,整個人散晒!但與此同時,心情又極度興奮,心想,香港人真的很可愛!

題外話:在金鐘看到無數熱血的老中青為香港而站出來,但回到中環Landmark借用洗手間,依然紙醉金迷,歌舞昇平,簡直就是兩個世界,感覺很荒謬!
我想起這首歌:
你快樂過生活,我拚命去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