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7日 星期六

東涌大澳一天遊



日期:2014年9月21日
地點:東涌、大澳

當整個香港都被自由行攻陷,我們惟有避到大嶼山去了。
於是這天趁著沒那麼炎熱,又難得沒下雨,便展開大嶼山一天遊,先到Delifrance吃個早餐,想不到一樣要排隊,幸好排了半小時便有位了,先吃一頓豐盛的早餐,以最美好的心情迎接這一天。
等齊人,坐巴士(11號)向大澳進發,等的人雖多,但巴士班次頗密,我們等了不足15分鐘已可上車,而且有位坐,邊賞景邊聽歌,大半時後便來到大澳了。我們先是左逛右逛,感覺上大澳又變了,多了一些咖啡店和潮店,不錯是型了,還好沒有破壞原本淳樸的風味。
接著我們前往由大澳警察活化而成的大澳文物酒店,以為不會太遠,但原來就在石仔埗街渡輪碼頭旁的小丘上,有點隔涉,這時還未吃午餐,有點累了,打算在酒店的咖啡店吃一頓下午茶,無奈價錢頗貴,於是忍住累和餓,再回到吉慶街,無奈冰室打佯,咖啡店又坐滿人,幾經艱苦找到一家麵店,吃了一碗牛腩米,再整支可樂,舒服晒!
坐巴士回東涌,同樣不用等太久,過了一會,一上車已睡著,但來到東涌,又不捨得離開,先在四周逛逛,再到昂坪360那邊的餐廳,吃了一頓任食燒烤加火鍋,才捧著肚子回家去……

2014年9月26日 星期五

紐約公園遊(12)大西洋,我來了



日期:2013年9月25日
地點:新澤西Asbury Park

由於先前報的美加團取消了,十多天都留在紐約有點悶,於是臨急轉軚,決定到新澤西度假去,最終選澤了海邊的小鎮Asbury Park。
當然,之前根本從未聽過這個度假小鎮,原來新澤西州擁有近1千800英里長的海岸線,皆面向大西洋,大大小小的海難數不勝數,形成很多度假小鎮,Asbury Park便是其一,我們來的時候,已過了旺季,有些店舖已休假去了,但這樣反而更好,因為遊人不多,少了熱鬧和喧擾,也別有一番風味,真真正正可以放鬆心情。
不過,要度假,先要勞動,我們這天8時起床,9點出門,坐巴士轉地鐵E車,來到Penn Station,這個火車站超大,我們幾經艱苦,總算找到買票口,坐10時40分的火車,向目的地進發,雖然途中要在Long Beach站轉車,但也只是行過對面月台,也算是方便了。
來到之時,已是12時半,我們根據簡陋的地圖,沿Main Av. 再轉往Ocean Av. ,行了15分鐘(不知何解,拖著行李之時,總不覺是15分鐘那麼短),便到達我們預訂了的Shawmont Hotel(雙人房每晚US$125)。
酒店就是典型的歐美木屋風格,不算華麗,我真的很喜歡這種簡樸但優雅的小屋,酒店建築建於1871年,嘩!南北戰爭才完結數年,難怪四周都瀰漫著一種歷史的韻味。我們的房間面向大西洋,外面有條公眾露台,放了幾張椅子,可以在此觀賞日出,看到酒店的環境,真的有點後悔不在此多Hea一天。

2014年9月15日 星期一

音樂、再開始



《一切從音樂再開始》(Begin Again)
(註:大量劇透)

《一切從音樂再開始》整齣電影就是從音樂開始,電影的開首,就是音樂,酒廊歌手邀請女性朋友(即女主角Keira Knightley)上台獻唱,她勉為其難上台表演,場內反應一般,專心聽的人並不多,歌唱完,鏡頭移到男主角Mark Ruffalo興奮的表情,帶出他當天的故事,然後又回到Keira Knightley獻唱那一段,但在他腦海內,自動為她的歌曲作配歌,於是本來略嫌粗糙的一首歌曲,一下子變得不一樣了。

音樂就是這樣,在這齣電影中,展現了音樂的魅力:

1. 音樂可以撫慰心靈,觀眾聽完片中多動聽歌曲後,心情可能比觀看治愈系電影更舒暢,而片中的一眾角色,在音樂路上奮鬥過後,也走過低俗,重新上路去;
2. 音樂還可以打破人與人之間隔膜,甚至揭示自己的內心世界,片中男女主角分享自己電話(或MP3)內的音樂,就是一件挺浪漫的事。而男主角與女兒與前妻之間的距離,也是因為音樂而拉近的;
3. 音樂可以用來咒罵負心漢,而且不一定是咬牙切齒像《你沒有好結果》那樣,也可以很有格調,哈哈!
4. 音樂也是「變型器」,無論任何年紀,有幾潦倒,幾肥幾樣衰,玩起音樂都變得好型!女主角Keira Knightley當然是美女,但以往總是覺得久了點點性格,但她在本片大開金口,甜美之外又加了點點餘韻。
5. 電影中段,跟著兩位主角,一邊聽歌,一邊游走紐約市各地,在音樂的映襯下,本來冷冰冰的紐約,都變得那麼不一樣!

不過,電影也不僅只談音樂,否則就只是一套音樂電影而已,此片其實也在講「再開始」。兩個失意人,一個失戀兼失去方向,一個失業失婚一無所有,卻成了互相扶持的好朋友,難得電影沒安排二人發展成情侶(雖然有一刻二人看似有意)。其實,每個人都可以成為人家的天使,也可以接收到人家的暖意,即使那人可能是萍水相逢--大前提是要放開懷抱,接受別人。


2014年9月13日 星期六

給本格推理的情書


多年前看過《名偵探的守則》,對於其戲謔本格派推理的手作,拍案叫絕。

然而,若你抱著這心態看《名偵探的枷鎖》,若以為又是一本諷刺推理小說之作,那你便會失望了。

不錯,本書仍是以天下一大五郎為主角,但假如《名偵探的守則》是對本格推理的分手信,那麼《名偵探的枷鎖》就是寫給本格推理的情書。

其實東野圭吾早期主力寫本格推理小說,由《放學後》到《畢業--雪月花殺人事件》及《沉睡的森林》等,都是徹頭徹尾的本格,重點在於解謎。

然後出現了《名偵探的守則》,對本格極盡嘲弄、諷刺,暗示作者本人開始離棄本格派,然後便輪到《名偵探的枷鎖》,書中的我,是一名作家,突然進入一個異世界,作家被當地人稱為偵探天下一,這城鎮沒有歷史,時間像停頓了,人們都找不到自己的意義。有一天,考古學家發現了一個地下室,入面有一具骷髏骨,期間地下室有東西失竊,於是市長邀請天下一徹查,接著關係人相繼被殺……。

故事由幾個小故事組成,就是幾個本格推理故事,包括經典的密室殺人,有趣的是,那裏的人從未看過本格小說,甚至不知本格為何物,所以永遠不會從這角度去考慮案件。

最後謎底揭開,這個城鎮,失去的「過去」,就是「本格」,是東野圭吾在《名偵探的守則》之後決心捨棄的世界。然而,當東野捨棄之後,又懷念起來,於是化身成書中的主角,對城鎮的人說,我只是暫時離開而已,某一天我或會回來的,最終看到女主角留給男主角(即作者)「毋忘我」,也的確讓人打從心底裏不捨。

但不捨還不捨,看到東野圭吾擺脫本格後,不斷推陳出新,有時候,我們的確不能永遠原地踏步,要前進,總要先放棄。

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影像中的印度



日期:8月31日
地點:ArtisTree

第一,印度是一個色彩繽紛,多姿多采的國度,也是我好想去再多幾次的地方,印度文明更是深不可測;
第二,真的很喜歡看攝影作品,特別是那些紀實式、生活化的攝影作品,簡直就是時空轉換器,讓我隨時隨地到地球某個角落。

因此,這個《微光中的印度:洛古雷攝影展》( 8 月 29 日至 9 月 21 日)實在深得我心。洛古雷(Raghu Rai)曾出版三十多本攝影作品,其中包括為甘地夫人、德蘭修女拍攝照片的作品集,作品曾發表於多本國際雜誌如《時代》、《生活》、《紐約時報》、《新聞週刊》、《獨立報》等。

據說他一生只拍印度,而且往往將焦點落在小人物身上,包括街童、街上午睡的老人、參與祭典的人,都成了洛古雷鏡頭下的主角,他們滄桑的面容、慵懶的姿態,展現出我們忽略了人民風景。照片之精彩,不在於畫面構圖的美,亦在於其深度。

2014年9月11日 星期四

我的Book List

無厘頭被Tag了,大概人家覺得我身子弱,唔係挑戰我淋冰水,而係整Booklist,以下是我一時間想到的。




金庸:《笑傲江湖 》--我真係好想好似令狐沖咁型呀!

高木直子:《一個人上東京》、《一個人漂泊的日子》--點解我當年唔可以好似佢咁拋開一切去尋找理想呀!


妹尾河童:《窺看印度》--條友黐線架!


松本清張:《點與線》--曾經諗過跟住條鐵路線行一次!

三浦紫苑:《強風吹拂》--好熱血!好想跑一次箱根驛傳!

伊坂幸太郎:《金色搖籃曲》--面對強權,人類最大的武器,就是習慣和信賴。題外話:不想看書,可以看堺雅人的電影版啊!

唐諾:《唐諾看NBA》、《唐諾談NBA》、《球迷唐諾看球》--驚為天人,第一次發現寫體育評論可以這樣寫!

林達:《帶一本書去巴黎》--人哋講歷史,我又講歷史,人哋寫旅遊,我又寫旅遊,點解我寫唔出?

George Orwell:《1984》、《動物農莊》--不言而喻,任何香港人都應該要睇。


《瀛寰搜奇》--令我開始對世界感興趣的一本書!

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

8月視聽印象(14年8月)追求美食的真諦


《米芝蓮摘星奇緣》(The Hundred-Foot Journey》
註:大量劇透

對中國人來說,食物是用來填飽肚子的,對西方人來說,食物卻是一門藝術,一種品味,甚至可以充實心靈,因此,歐美可以拍攝一齣叫人賞心悅目的美食電影,中國卻硬是拍不出來。

迪士尼近期一口氣推出了兩部電影——《滋味旅程》及《米芝蓮摘星奇緣》,都是以食為題,一個美國一個歐洲,一個美國肥佬一個印度小子,背景截然不同,但都是溫馨感人的小品,同樣有窩心的情節,有輕鬆的對白,也有令人食指大動的美食,整合成為一道豐富的視覺盛宴。

當然,單計炮製美食的場面,兩者還是有些出入,特別是《滋》中主角轉而經營快餐車,在汗水和喧鬧聲中炮製地道美食,跟後者在風光明媚的法國小鎮,專致地炮製優雅的法國料理,又是不同的文化風景,但同樣展示出主角(也可能是導演)對食物的尊敬和認真。

單講美食,未免過於簡單,於是此片製造了一個文化差異,一家印度移民,來到麥洛伊夫人(海倫美雲飾)法國小鎮,在米芝蓮一星餐廳的對面,不過百呎之遙(這也是英文片名的來源),開了一間傳統印度食店,兩者間的文化衝突與格格不入,製造出不少的妙趣橫生的情節,令人開懷不已,也透過電影,讓觀眾看到印度和法國的文化大不同。

然而,故事卻在中段來一個大轉身,印度男主角突然「掉轉槍頭」為海倫美蘭的法國餐廳打工,不一會便受到重用,不一會便令餐廳由米芝蘭一星「升格」為二星,不一會便轉投巴黎著名餐廳,不一會便成為主廚,簡直可以用「平步青雲」來形容,假如《滋》片稍嫌過於簡單,那麼本片便略嫌太過戲劇性了。

本片提出一個問題:究竟怎樣才能炮製出美食,男主角在巴黎不斷發揮創意,炮製出不少令人拍案叫絕的新派美食,但他卻認為,自己已做不出當年同女主角(不是海倫美蘭啊!)合作時所做出的菜式,因為美食不但講求創新,也講求用心,也講求新鮮食材,「簡單就是美」這個論調是好的,只是最後男主角選擇回到小鎮,本是正常不過的劇情推展,但他卻表示要為海倫美蘭完成升格至米芝蓮三星的終極夢想,便始終逃不出米芝蓮所定下的規矩,假如他選擇回到自己的印度餐廳,專心為大家製造美食,不再追逐米芝蓮的虛名,才是真真正正的追求美食真諦吧。

電影也提出美食能讓人喚起一些揮之不去的感覺,男主角永遠忘不了母親的回憶,他對美食的追求,其實也是對母親的懷念,同樣地,麥洛伊夫人對餐廳的高要求,其實就是對亡夫的回憶,只是在追求米芝蓮星星的同時,卻本末倒置地忘記了烹飪的本質。

電影基本上沒有悶場,看完這套戲後,可以了解法國人對米芝蓮的熱愛,也透過美味佳餚帶出了不少人生感悟,整個觀影過程還是一件賞心樂事。

海倫美蘭其實並非真正的主角,但她演的高傲餐廳老闆,與印度小店老闆(即男主角父親)的舌劍唇槍,充滿睿智,也實在精彩(其中一幕印度老闆稱呼海倫美蘭為「女王」,更是幽了一默),海倫美蘭精準演繹也實在精彩,成為本片一大亮點,其實也是另一角度詮釋了「簡單就是美」這道理吧。

2014年9月5日 星期五

去圓方搵狗狗



日期:2014年8月24日
地點:圓方

一向好喜歡兩隻狗,一隻是史諾比,一隻就是掌門狗,剛巧兩隻狗狗在暑假都在港有展覽,史諾比那個較轟動,但個人覺得圓方的掌門狗展覽更好看,70隻掌門狗(Gromit)布滿商場各處,並邀請了不同界別的設計師、藝術家、名人等,為阿高設計了不同造型,包括日本著名動畫師Kiyoshi Daniel Kohatsu、香港設計師靳埭強、陳幼堅、香港著名電影攝影師夏永康、國際天才神童抽象派畫家Aelita Andre及澳洲跨媒體藝術家Remo Camerota等,還有一隻高4米、逾一層樓的高度的掌門狗,實在非常震憾!

2014年9月4日 星期四

我的電影節(2014年夏)大師、小品



今年夏日電影節,比較忍手,《她消失以後》和《離開他以後》早早爆滿,活地阿倫可留待上正場才看,《龍門客棧》取消了,一齣買了但因事不能去看,最終只選看了兩齣大師之作,一齣是1964年,第昔加夥拍馬斯杜安尼和蘇菲亞羅蘭的《結婚進行曲》,一齣是阿倫雷奈遺作,本以為都是要正襟危坐、齋戒沐浴靜心觀看之作,但原來都是頗有趣的小品,絕非拒人千里之作,但依然能回味無窮,就像是大師留給世人的一道可口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