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9日 星期日

簡單的晚餐 團聚最重要

日期:2014年6月20日
地點:東涌馬灣涌村

是日也,是踐行晚宴,一早想帶J與L來馬灣涌村逛逛,讓他感受香港愈來愈罕有的小漁村風味,老實說,香港天天在變,下次他們回港之時,這個毗鄰屋邨的漁村,可能已被迫遷了,畢竟,在某些高官眼中,為了發展,不可能不遷不拆啊。 

我們坐東涌線,不多久便到達,立刻避開最多人的東薈城,在四處走走看看之後,便坐巴士往馬灣涌村,車程只需5分鐘(其實步行前往也可以,不過天氣實在太悶熱,同行有老人家,還是免了),馬灣涌村內有好幾家食肆,最出名的自然是東昇樓,不過我們不想吃海鮮,於是決定光顧位於村口的正記,是日顧客頗多,我們只要到「分店」,說是「分店」,其實就是在一塊空地上,用膠片圍著,放幾張桌子就是了,十分有街坊風味。

其他顧客看來都是附近的居民,都很草根,有時難免有點忘形,令現場十分「熱鬧」,幸好還未致於太騷擾就是了。

我們點的菜都很簡單,就是一般粵菜,我們一行六人,點了四餸一湯,再加一些飲品,埋單只需四百元,真的抵食夾大件!

當然,吃甚麼並不重要,最重要是一家人一起吃,下次J與L回港,也不知是若干年後了,過去兩個月一起的日子,原來轉眼便過,一起之時,難免這樣不滿那樣不滿,但離別之後,又有點不捨,人就是這樣。


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三日兩遊饒宗頤文化館



日期:2014年6月20日、6月22日
地點:饒宗頤文化館

世事就是這樣,饒宗頤文化館開幕已一段時間,硬是提不起興趣去一逛,然後,這個星期,卻一口氣在三天內兩度拜訪,而且比我想像中還是悠閒寧靜,而且十分方便,以後真的要多些來逛逛。

饒宗頤文化館主要分三區,第一次逛,由於時間所限,只逛了下區和中區,下區有兩個展室,一個介紹饒宗頤教授的作品,一個則細數保育館的歷史(前身是痳瘋病院和精神病院),兩個展館都是紅磚屋,有點牛棚的感覺,而且兩座屋之間還設有荷花池,令整個區變得更幽雅。

中區有辦公室、活動室、工作坊、食肆(銀杏館)及展館,展館展出了早期香港學術文化大師的作品,還有香港老照片,都值得一看。由於時間所限,決定放棄遊上區,打算到銀杏館吃下午茶,開門進內,一些人正在唱歌,心想:幾好氣氛喎,正想坐下之時,一位侍應過來說:我們現在不做生意!下!休息為何不掛牌?有種唔歡迎你感覺,老實說是有點兒生氣。

過了一天,又帶其他人再遊文化館,雖說是周日,但遊人還是那麼少(或許剛好沒碰上導賞團的關係,感覺是遊人更少),可以看得更仔細更從容,而且這天雖有點點微雨,但沒有烈日,感覺更舒服。

由於時間較多,決定更上一層樓,上區其實是旅館(翠雅山房),環境、景觀都很好,聽說一晚若七百多元,真的想找一晚過去感受一下靈氣。

時間尚早,決定再給銀杏館一次機會,這次終於沒吃閉門羹了,這裏的下午茶大約三、四十元,不算貴,當然也不算特別,但在這種古雅的環境下,加上顧客不算多(最重要是不算吵),感覺真的很Hea!我喜歡!

2014年6月26日 星期四

吉卜力在文化博物館

日期:2014年6月8日
地點:文化博物館

正所謂「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去文化博物館參觀「吉卜力工作室場面設計手稿展——高畑勳與宮崎駿動畫的秘密」(至8月31日)尤其如是,這個展覽是香港文化博物館和吉卜力工作室及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合作,一共展出了吉卜力工作室約 1,300 幅場面設計手稿;從最早的電視動畫《飄零燕》到尚未上映的《輝耀姬物語》等 31 部動畫作品,通通包攬其中。

我們在周日吃完早餐便出發,此時參觀的人雖也不少,還未致人頭湧湧,至少還可以走近細看,前面的人牆還有少許漏洞。

一般說起吉卜力,只會想起宮崎駿,至多加上高畑勲,其實吉卜力還有不少其他作品,包括我很喜歡的《夢幻街少女》(導演是早逝的近藤喜文)、我不太喜歡的《貓之報恩》(導演是森田宏幸)、《借東西的小矮人》(導演是備受期待的米林宏昌)等,即使是高畑勲,他的《隔壁的山田君》於我來說還是有點陌生,這次能一次過看到多齣作品的手稿,也實在眼界大開。

場內是不准拍照的,不過大會也很窩心,場外設有不少可供拍照的裝飾,讓大家拍個夠本,保證不會失望而回。

離開之時,發現本來水盡鵝飛的排隊位,已經變得人山人海!所以說,要參觀這個展覽,一是平日前來,一是周日早一點來吧!

在入口處,先見到百變貍貓的身影。

2014年6月10日 星期二

啟航吧 編舟計畫



《啟航吧 編舟計畫》

近年很喜歡看過一些好看電影或電視後,再找回原著細看,當然,這樣做最大的弊端,就是一邊看原著,腦海中往往會把電影電視的人物套進小說中,變成先入為主。然而,我卻覺得把文字與影象作互相對照,作出比較,其實是不錯的體驗。

看完《字裡人間》,一早已想借原著來看,拖了一年,總算找來看了,雖然早已知道內容,但依然看得津津有味。或許應該說,小說比電影還要好看。

電影算是忠於原著,最大的分別,個人認為有二,一是小說對岸邊綠的著墨較多(翻查資料才發現,飾演岸邊的是柏林影后黑木華,換成現在戲份應該加重許多),電影反而側重於西岡正至(因為飾演的是小田切讓?),而岸邊的作用一是凸顯年輕一輩對編辭典工作的看法,而且她從原本的不喜歡編辭典,到慢慢感受到編輯辭典的熱情,發現自己的能力,其實也是不少年輕人的寫照吧。

其次,小說更多關於編寫辭典的細仔描寫,特別是對文字方面,例如主角們一再爭論「戀愛」一詞的解釋,也帶出了時代不同,文字也會隨之而改變,電影方面,受到形式之局限,很難在這方面著墨太多,當然,眾人如此解釋「右」字,還是饒富趣味。

三浦紫苑的作品,不少都很熱血(例如《強風吹拂》和《哪啊哪啊神去村》),本作雖是以編寫辭典為主題,但看到一眾雖「怪雞」卻認真的主角們,為了辭典而花盡心力,還是感到很熱血!花十五年去編一本辭典,實在是很難想像,但正是主角們義無反顧、專注、「花一輩子只為了做好一件事情」,深深感動了讀者。換念一想,似乎看中文小說,總是很難找到類似的作品,大概日本人對任何事(即使看來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事)都很認真投入,才能產生這種文化,才會出現這種小說,背景換成中國,大家可能會笑主角蠢,不懂發達之道呢!

或許也只有日本,才會夠擔選擇如此冷門的題材(三浦另一作《哪啊哪啊神去村》以伐木為主題,也很冷門啊),本作跟三浦其他作品一樣,沒有峰迴路轉的情節,沒有甚麼驚險刺激煽情的元素,一樣可以打動人心,實在是藝高人膽大,換個角度看,也可見日本讀者的接受能力真高。

看這本小說時,我不期然想起自己在學時期翻查字典的回憶,最記得當年看《花生漫畫》,一邊看一邊查字典(不幸地,漫畫中有不少英文俚語,在字典中是查不到的,只得靠估),又記得查中文字典,既要估部首,又要數筆劃,結果通常都令人很洩氣,但無論過去或現在,翻字典時,倒從沒想過字典是怎樣編的,編字典的人又是怎樣的。

小說中有一段(電影版沒有的),作者借小說中人指出,不應由政府來主導編字典的工作,因為政治的介入,很可能就會扭曲了字的意思,甚至把某些敏感的字就從字典中拿掉。觀乎某強國幾乎把一切敏感的字詞從互聯網上消失了,就發覺作者所言非虛。

最後一點,能夠找到自己喜愛的事,並以此為終身職業,實在是不少人的夢想啊!可惜,真真正正可以這樣做的又有幾人?

2014年6月3日 星期二

六四回憶 六四感想

五年前,六四事件20周年,香港市民幾乎一致地為死難者哀悼,向殺人兇手追討責任,即使是建制派人士,也只會打出「歷史自有公論」之類的廢話,未敢公然拂逆民意。然後,只不過五年時間,香港已經變了,某人上場之後,一眾牛鬼蛇神也空群而出,或曰「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勁過袁木),或曰「要有幾千或幾萬人死亡,才算得上是『屠殺』」(波士頓大屠殺「只」死了五個人,美國人命較值錢?),或曰「軍人也有死亡」(已即時被黃秋生KO),小丑當道,實在令人概嘆,香港已不是我熟悉的香港,再環顧身邊,不少同事都是九十後,我不知他們對六四有何認識,真的害怕,謠言說上一百遍便會成真。以下是我五年前寫的一篇網誌,是個人的點點回憶和感想,也算是一個大時代的小見證。

那些年:

記得學運之初,我跟不少人一樣,起初對學運,還是抱持旁觀者的心態,當然,大家都站在學生那一邊,也希望中國真的有民主,但畢竟之前那次學運的失敗教訓記憶猶新,大家都認為學生跟共產黨作對,猶如以卵擊石(今天的術語就是雞蛋撞牆),總覺得很快便無疾而終,直到學生們絕食,開始打動人心,看著學生們以自己的身體,希望弄醒中國的民主意識,實在很難不動容。

於是,香港人開始發聲支援了,先是一小撮人,然後,是香港某夜八號風球,但仍有不少上街聲援北京學生,大家都開始覺得不能再坐視不理了。

5月21日(星期日),大家紛紛出動了,而這也是我第一次上街遊行,那次就是香港首次百萬人大遊行,場面真的很墟冚,眾人由遮打花園出發,在港島區不斷地行,人數極多,我還跟同伴失散了,不過也沒所謂,反正不是去玩。難得遊行極有秩序,我們一邊嗌口號,一邊跟不認識的人手拉手組成人鏈,維持秩序,行完了,眾人又留在灣仔新華社一帶,久久沒散去,那種激昂的情緒,至今難忘。

然後,每天皆盯著新聞,注意事態發展,狂刨報紙(那是一個沒有互聯網的時代啊),希望事件快點告一段落,中間去了一兩次遊行,不過,當有些人以「趁熱鬧」的心情來參加遊行,開始有點不以為然,當演藝界舉辦《民主歌聲獻中華》,我更怕事件變得娛樂化或嘉年華會化,所以我也沒去看,看到北京及其他省市來聲援的學生,留在廣場不肯走,我也有一刻覺得,學生們是不是應收手呢?

日子久了,雖也憂心事件不知如何收科,但對學運的熱情無疑淡下來了,六四前幾天,局勢漸緊張,6月3日晚,我看新聞看至很晚。翌日本來約了同學去開枱,然而起床看新聞,得悉鎮壓的消息,我和同學們皆異口同聲說:「無理由今日仲打牌架?」於是便轉軚去了遊行,最記得最後是在跑馬地馬場集合,這是我首次入馬場,竟然不是為了賽馬。

後來,經常傳來北京的消息,又說乜乜「仁義之師」抗拒鎮壓,又話邊個中槍,又話邊個邊個密謀反擊之類,結果,都是失望收場。李怡又好有信心地說:「預料李鵬很快就下台!」結果期望又落空。


由5月初開始,我便把報紙保留下來,好作見證!不過所儲的報紙經常不同,因為人人都關注學運,暢銷的報紙一陣就被掃清!


百萬人大遊行,翌日報紙也有報道,換了今天,肯定大大張相上頭版!


六四當天,報紙都推出了「號外」。「浩劫」、「殘忍」,今天還敢這樣說嗎?


報紙都寫明幾多人中槍,就算你話誇張,打個五折都八、九十人啦(仲要係第一日的數據咋)。當然,你堅信那些「別有用心的反華勢力」咁犀利,可以令到全港左中右報紙電台電視台(仲要全部有記者喺上邊)都被誤導,咁我都懶得同你拗。


當然,都有錯手時,《明報》便曾錯報「李鵬中槍」的消息。



六四之後,有不少關於六四的特刊推出,這本是次文化出版,利志達繪畫的畫冊。



連左派的《文匯報》亦推出《血洗京華實錄》。



這本《悲壯的民運》,還推出第二版呢,今天或許沒有書店夠擔賣了!


感想:

25年轉間過去,六四永遠是心底的回憶,我甚麼也做不了,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要忘記。

不過,多年來,我始終說不出的是「平反六四」,六四的問題,大家早有共識,中共是否平反又如何,歷史,從來不是由他們來評定的。我們爭取的,應是追究責任,而不是由上而下皇恩浩蕩式的平反。

今天,中國或許比當年是改進了少許,但那改進實在太慢了!很多時更是前進兩步後退一步,難道中國人受到詛咒,以致窮得只剩下錢?

或許,在黎明之前,只能用這些歌曲作慰藉:

《漆黑將不再面對》
「願你熟睡 願你熟睡
但你是否不再醒了
你的眼裏 你的眼裏
難道明天不想看破曉
為了在暴雨中找到真諦
犧牲的竟要徹底
願你熟睡 願你熟睡
但你年輕不再歡笑
你的勇氣 你的勇氣
無奈從今不可再猛燒
為了再暴雨中找到真諦
犧牲的竟要徹底」

《媽媽我沒有做錯》
「不要誰來訂製對不對 不要誰在亂判我的罪
不想太陽再升起再升起 再次軟禁真理
不要無奈地悄悄低訴 不要麻木地慨嘆風暴
不可放下那傷悲那傷悲 再次冷卻不理
媽媽讓我聽聽你的心裏話 多少噩夢你不想
你不敢去怒罵 媽媽 若我遠去 你將我忘記吧
風吹雨下我不想 我不想 再懦弱 媽媽 我沒有錯過
媽媽 我沒有錯過 一起繼續我與你 不死的勇氣」

《長城》
「遙遠的東方 遼闊的邊疆 還有遠古的破牆
前世的滄桑 後世的風光 萬里千山牢牢接壤
圍著老去的國度 圍著事實的真相
圍著浩瀚的歲月 圍著慾望與理想 叫嚷
迷信的村莊 神秘的中央 還有昨天的戰場
皇帝的新衣 熱血的纓槍 誰卻甘心流連塞上
圍著老去的國度 圍著事實的真相
圍著浩瀚的歲月 圍著慾望與理想
朦著耳朵 那裡那天不再聽到在呼號的人
朦著眼睛 再見往昔景仰的那樣一道疤痕
留在地殼頭上」

《歲月無聲》
「千杯酒已喝下去 都不醉 何況秋風秋雨
幾多不對說在你口裡 但也不感觸一句
淚眼已吹乾 無力再回望
山不再崎嶇 但背影伴你疲累相對
沙不怕風吹 在某天定會凝聚
若我可再留下來
迫不得已唱下去的歌裡 還有多少心碎
可否不要往後再倒退 讓我不唏噓一句
白髮已滄桑 無夢再期望」

《你知我知》
「你知我知 你知我知 若是問我可否將所想的封鎖
就像問我絲巾可否包一堆火
其情形 大家都知」

《未平復的心》
「全沒有淡忘 當天的境況
仍然在暗地回望
全沒有淡忘 不管多悽創
仍能渡過萬重浪
在昨日呼喊聲多悲壯
沒有在暴雨中安葬」

《 天問》
「抑鬱於天空的火焰下
大地靜默無說話
風吹起紫色的煙和霞
百姓瑟縮於惶恐下
誰挽起弓箭 射天空的火舌
誰偷仙丹飛天 月宮安守青天
縱怨天 天不容問
嘆眾生 生不容問」

2014年6月1日 星期日

紐約公園遊(8)I live my life



日期:2013年9月23日
地點:布魯克林區

來紐約,不僅是旅遊,也是探親,因此這天是Family Day,早上起來,也沒到外面吃早餐,就在後園飲咖啡和吃熱狗,一樣吃得很滋味,也一樣咁有Feel!
吃完早餐後,我們便坐車到布魯克林區,先到J工作的地方,接著再驅車去探望Y,Y的家在Prospect Park旁,環境極佳,面積不算大,但很悠閒,最愛那張貴妃椅,在此睡一個下午便好了!更讓人羡慕的,是她乃Home Office,不用離家上班,當她聽到我每天要花兩個鐘車程上下班,每天要到晚上9點才回家,實在驚訝不已,然後情不自禁地說:Oh! I live my life。
當然,Me too,不過在香港,有甚麼辦法?
說起來,上次來探她是五年前,她又說,希望不次來的時候,不要是五年後。
當然,我也這樣希望,但我們的假期,又真的不算太多!
結果,我們在她的家中吃午餐,還有她自製的美味雪糕,接著等A放學回來,然後她跟老闆在電話中談了幾句,便說放工跟我們出街逛了,這種工作,你說我怎能不流口水?
行程的第一站是布魯克林籃網隊的主場巴克萊中心(Barclays Center),自從籃網隊獲俄羅斯富商入主後,由新澤西搬到布魯克林,成為自1957年以來首支落戶布魯克林的職業球隊,由於有大水喉射住,花大錢興建美輪美奐的新球場外,今季更大事擴軍,由教練、正選到後備皆是星級之選,籃網也由笑話變成當地人的驕傲。
球場更是焦點所在,任何一個途經球場的人,都會不期然向這個球場行注目禮,皆因這個球場實在太吸引了,特別愛剎了那像鐵銹般的色澤,跟一般球場感覺很不一樣,這個可容1萬8千人的多功能體育中心耗資10億美金、耗時9年才建成,開幕不過1年,進場觀眾已超過200萬人,Y更說這裏已成為布魯克林區經濟發展的火車頭。
我們來到之時,NBA還未開鑼,當然沒球賽可看,但也走進了紀念品店逛了一會,由於籃網隊以黑白作主色,走進店內,即時被一片黑色所籠罩,眾多球衣之中,最受歡迎應是今季加盟的Garne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