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8日 星期五

去ArtisTree睇模型



日期:2014年2月9日
地點:ArtisTree

等了不知多少年,西九仍是一塊大空地,不過轉念一想,那也不錯,至少可以舉辦大型活動,平時也成為不少人Hea遊的好地方,畢竟在市區很難再找一塊這些閒置著的土地。
不過,西夷始終會變成文化藝術區(另加豪宅),其中一個最受注目的博物館就是M+,早前太古坊ArtistTree便舉行「構。建M+:博物館設計方案及建築藏品」展覽,展覽中不但展出了多家建築事務所的M+大樓設計,亦有多個著名建築模型和草圖,貫穿1920年代至今的建築歷史。

2014年2月27日 星期四

新春行大運(4)東成西就



日期:2014年2月7日
地點:東涌馬灣涌村

這個馬年,繼續搵馬大行動,這次去馬灣涌村,馬灣涌村並非位於馬灣,而是在東涌。
由東涌地鐵站一出,經過消防局、醫院等,便會來到逸東村,我們懶醒,見有條山路,便走上去,結果不斷上山,愈行愈唔對路,過了一會,才發現拐了個大彎,來到村尾。
現在的馬灣涌村有部份是棚屋,保留了傳統的漁村風味,環境寧靜。行經馬灣涌村時有一道橋,站在橋上可以看到沿河兩岸的紅樹林。
村內仍有不少酒樓食肆,還有超平的理髮店和久違了的士多,可惜這天仍是新春,不少食肆都沒開門(又或太晏已關門?)。行了一會,便來到村頭,其實就毗鄰逸東村,由這邊進村,可慳回不少腳骨力。
肚子餓了,決定在逸東村搵食,街市有些大牌檔,不過人太多,無意中在商場發現這家東城美食館,是典型的茶餐廳格局,食物也頗多,我就是愛其市井味!老實說,大型連鎖食肆,我真的食到怕,可免則免了!

2014年2月26日 星期三

新春行大運(3)馬到功成



日期:2014年2月2日
地點:馬灣

馬年遊馬灣,實在最適合不過。
以前去馬灣,要坐街渡,幾唔方便,而家就好好多囉!我們葵涌坐接駁車,不用半小時就到。
第一站是馬灣大街村,這條村環境很好,可近距離觀賞汲水門大橋,村內的村屋大多兩至三層高,近岸更有棚屋,甚有大澳的風味。可惜,政府一句發展,現在大部分村民已搬遷至大街村了,人去樓空,可惜。
在村內走了一會,便到回到大路,記得附近有間紀念品店,這天是初三,尚未開門,但原來經過這間紀念品店,便可到達馬灣公園,真是大鄉里!公園頗大,既有營舍,又有古物展覽,還有各式各樣的雕塑裝置,實在值得一遊。但問題是,我出門口時忘帶相機,只得用手機暫代,惜也!

2014年2月20日 星期四

2月視聽印象(14年2月)戰國版豬狼之爭



《清須會議》

首先,雖然此片導演是《爆肚風雲》、《黑幫有個荷里活》及《搵鬼打官司》的導演三谷幸喜,但別以為其新作《清須會議》也是笑聲連場,不錯,此片的確有一些笑位,但密度並不高,也絕非瘋狂爆笑,畢竟,此片以真實歷史作藍本,描述政治之爾虞我詐,即使是喜劇,也平添一點點嚴肅的感覺。但也因為三谷喜幸,才可以把這一個既複雜且沉重的歷史故事,加入點點幽默感作平衡,加強了娛樂性,令苦藥也變得可口。

其次,本片繼續三谷導演的慣例,卡司超強,連串星也是大有來頭,不錯是星光熠熠,但有時反而影響觀影投入度,西田敏行客串還算是幽了前作《搵鬼打官司》一默,但天海祐希的角色幾乎全沒作用,當大家看到她出場,忍不住心裏說:「咦!呢個咪係《女王的教室》個女Miss?」(更多人是慌死人唔知地說出來),其實已經不知不覺間轉移了視線。幸好,大部分演員皆有發揮機會,役所廣司和大泉洋的形象皆突出,二人鬥戲也勢均力敵,猶如球賽般你來我往,互相鬥出招,單看二人已值回票價,而佐藤浩市和妻夫木聰則為本來理應沉重的故事帶來不少喜劇感,至於鈴木京香飾演復仇心切的女子,也很搶鏡。

第三,對日本歷史略知一二(都是拜大河劇之賜),本片根據真實歷史改編,當中自然加入了不知修飾,加油添醋自不能免,但細節還是非常認真,而改編也不算太離譜,至少不會出現赤壁之戰前夕,小喬闖進曹營會曹操這種離譜的情節,兩個國家的人民(不是政府啊)對歷史的認真程度,差別實在太大了。你對待歷史的態度如何,你的國民質素也如何。

第四,本片講述織田信長死後,兩大家臣柴田勝家與羽柴秀吉如何爭權奪利,二人的對戰,合縱連橫,猶如高手捉棋,你上馬我出炮,沒有甚麼宮廷式的權術,沒有連場動作,但一樣看得扣人心弦,而且條理分明,即使對那段歷史一知半解,也不會看得一頭霧水,三谷的確是說故事的高手。片首用畫來講述清須會議的前因,既慳皮但又簡單易明,總勝過又是用旁白交代。

第五,兩派的領袖,一個是背景一流、經驗豐富但不懂政治也沒辯才,一個有野心、奸險而厚臉皮,兼且講大話不眨眼,結果誰勝誰負,作為香港人哪會不知?其他人,不是看風駛舵就是自動歸邊,有些知道大勢已去寧願明哲保身,隔岸觀火的更大有人在,肯堅持護主的卻少之又少,這種情況,香港人實在感同身受!不同的是,人家即使是鬥,也是「君子之爭」,但不是「(自稱)不出惡言」,而是不會用不仁不義不光采的手段來取勝,羽柴秀吉有取代織田家之意,但他卻沒隱暪自己的野心,柴田勝家即使一度想用忍者來追殺羽柴秀吉,但最終還是作罷,二人之鬥爭,是堂堂正正的對決,而不是一味打小報告,又或用陰濕招來對付人(整完還要厚顏地說你有無證劇吖),一想到這點,就發現這齣喜劇對我們香港人來說,其實是令人無奈的悲劇!

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新春行大運(2)狗馬亨通



日期:2014年2月1日
地點:鍾山台、九華徑、美孚

這天心血來潮,想到鍾山台逛逛。
這是一個純住宅區,就在美孚後面的小山之上,沿著斜路走,兩旁都是低矮的平房,除了狗吠聲,四周一片寧靜,很難想像不遠處就是非常熱鬧的美孚。
當然,這裏其實不是郊遊景點,那條斜路很短,15分鐘即行完,也沒甚麼「景點」,我們也只是無無聊聊地逛而已,但我就是愛這種無聊。
然後我們在鍾山台邊發現一條小路,貪得意走走,原來是通往九華徑的,九華徑是香港少數碩果僅存位於市區的村莊,感覺有點像茶果嶺,但較企理,而且除了較簡陃的鐵皮屋外,這裏也有一些年代久遠的大屋,頗有氣派,加上村內還多不少士多在營業,感覺也較茶果嶺有生氣,更像港島的薄扶林村。
原來九華徑原名為狗爬徑,因為舊時山路極陡斜,村民及野狗上山時都似爬行模樣,馬年到此,真正狗馬亨通了,哈哈!(可惜我不賭狗也不賭馬呀!)
翻查資料,原來九華徑曾出過不少猛人,馬英九在出生時,曾在九華徑村居住(其母秦厚修女士則在荔園售票),剛巧名字也有個「九」字。此外,國畫大師黃永玉、作家端木蕻良及妻子蕭紅、詩人臧克家等在香港避難時,也住在九華徑村,難怪在此暢遊,就像沾沾一眾名家靈氣!

2014年2月14日 星期五

新春行大運(1)年年有魚



日期:2014年1月31日
地點:鯉魚門

年年年初一,都會到九龍東拜年,接著都會到鯉魚門一遊,年年有魚、鯉躍龍門,認真好意頭!
馬年年初一,熱得好交關,簡直就如夏天,一如以往,我們穿過魚檔、穿過公園、穿過民居,直到天后廟才打道回府。不錯,行得汗流浹背,但至少不用跟人逼,可以過一個悠閒兼自在,不用撞口撞面都是人的假期,於願足矣!

2014年2月9日 星期日

喜歡跑步的感覺


別被書介所誤導,說甚麼櫻木花道和流川楓在田徑場上相遇,那即使不算騙人,也肯定不是百分百正確。不錯,男主角神谷新二的確有染髮,而且是田徑場上的新手,不錯,他的隊友兼對手一之瀨連的確天才橫溢,而且同樣懶懶散散,不太積極,但也僅此而已,男主角並非像櫻木般自大的「白癡」(相反,他極度欠缺自信),而且兩位主角並非死對頭,反而是死黨,二人互相激勵,並在競爭中成長。

雖然不是田徑版的《男兒當入樽》,但本書的確十分熱血,很像周刊少年Jump的運動漫畫。翻看資料,本書獲得2007年的書店大獎第一名,碰巧那年書店大獎第三名是三浦紫苑的《強風吹拂》,兩本書都是女作家之作品,都有個「風」字,都是關於跑步,都是那麼勵志。然而,兩本書還是有分別,《強》講的是長跑,《轉》講的是短跑,《強》的時間設定為短短一年,而《轉》則講述男主角整個高中生涯。小說以新二第一身作敍述,然後幾乎就是一個賽事緊接一個賽事,即使對日本高中田徑賽認識不深(誰會認識深?),即使本書厚達六百多頁,也一樣不難閱讀。

這是一本寫得很細膩的運動小說,在我們眼中,跑步就是跑步,就是Run, Forrest! Run那麼簡單,書中對跑步動作的描述、運動場環境的千變萬化、運動員的心理變化等都寫得很迫真,特別是接力賽,絕非四個跑得快的人一起跑便成,不但講求交棒接棒技巧,還講求團隊隊員間的磨合和化學作用。這些都絕非一朝一夕便可以訓練出來,因此,作者便給予主角三年時間,讓大家看著他由對田徑一無所知的新手,一點一滴地進步(中間例牌有波折),最終總算成為縣內的頂級跑手,這方面,無疑比那些少年漫畫或《強風吹拂》中,主角用一年時間便大幅進步,更予人說服力。閱讀的時候,明知那是小說,但比賽前還是會為主角擔心,怕他受傷,怕他們失誤。

當然,本作也不是像《入樽》般一味只有比賽、比賽和比賽,在各項比賽之間,主角們不但要接受訓練,本身也要面對生活上的各種問題,愛情、家庭的煩惱也有觸及,看著兩位主角雖沒多說話,但簡簡單單一句:「我們一決勝負吧!」「我會超越你的,總有一天!」便已勝過千言萬語,還有新二與谷口似有還無的愛情,雖著墨不多,但也觸動人心。

此外,本書也不是只集中講兩位主角,其他人物如一直指導和訓練田徑隊的三輪教練「小三」、天分不足但默默做好自己角色的的根岸康行等,但他們在作者筆下的一舉一動還是充分流露個人性情,並且在書中皆有其作用和位置,當然還有主角的幾位對手,作者也沒有刻意地將他們寫成壞人,畢竟那只是比賽而已,不一定要正邪對立的。

正如書中主角所言:「我喜歡迎面而來的那陣風、我捲起的風、我身體衝破的風!」看後即時滿腔熱血,真的好想落街跑個夠本(想而已,哈哈)。

不過,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小三」跟主角說,短跑不但跟別人比,更是跟自己的時間比賽,最重要的不是要贏對手(劇透:新二始終贏不了連),而是要不斷進步(這方面,新二的確做到了),那已經很了不起。回看香港,大家似乎都有一個趨勢,希望所有人物事都可分出高下,所以阿徐和謝安琪之間要分出高下,G.E.M.翻唱家駒的《喜歡你》,網上又有人問:你喜歡家駒版本還是G.E.M.版本,我真的好想問,為何一定要揀,為何不可以兩者皆喜歡?又如香港跟新加坡,又要比一大餐!我真的好想說,有些東西,不一定要分出勝負,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大家一起進步,不是更好嗎?

2014年2月4日 星期二

隨風而逝 永恒定格

 


近期不少人都說:為甚麼這麼多人離世?想想也是,自去年年尾開始,已不知有多少位名人藝人離開我們了。想不到踏入馬年前數天,又有兩位中外藝人走了。Philip Seymour Hoffman和午馬,都曾經為我們帶來數之不盡的精彩作品,但在這一刻,我想到的,是兩齣電影的定格。

《女人香》(Scent of Woman)
近年Philip Seymour Hoffman狀態大勇,在多齣作品中的表現皆大受好評,而且主角配角皆可,畢明甚至認為他有機會成為男版梅麗史翠普,由《冷血字傳》到《大師》,代表作更是多不勝數。但看報紙後才知道,他當年有份演出《女人香》,於是連忙翻查腦內的檔案,才想起,他不正是基斯奧當奴的同學嗎?當然,論搶鏡,他那時不可能搶得過阿爾柏仙奴,但他在極少的戲份中,還是恰如其份地演好自己的角色,而且一點也不比奧斯奧當奴遜色,他演一個死靚仔,實在演得入型入格,他在戲中經常展現自負又不可一世的笑容,就像要傲視一切世俗(雖然,片中的他很快便由不可一世變成「死狗」),就像預視著他不平凡但殘酷的未來。

《笑傲江湖》
一談到午馬,總會想到《倩女幽魂》中的燕赤霞,他也演活了豪邁、有義氣又有點灰諧的俠客,更憑此片贏得金馬獎最佳男配角;至於我看過午馬最後一齣電影,應是《精武家庭》,那時還曾經朋友說到,好像很久不見他出現了,那時還擔心他已……後來看到《精武家庭》,才發現諗多咗,可惜,要來的始終要來。
要數午馬給我最深刻的印象,我還是選了《笑傲江湖》,他的戲份極少,但他在戲中臨死前的笑容,豁達、看破世情,卻也甚有味道,看的時候,的確有點戚戚然,看來徐克最能發輝他的長處。現在回想,當年演劉正風和曲洋的午馬及林正英,還有幕後代唱的黃霑都已離世,實在令人唏噓。

除了以上二人,近日舊同事告之,一位昔日共事的前輩也走了,我永遠忘不了他那雄壯渾厚的笑聲,雖然他工作時很認真,但有他在場,氣氛即時變得輕鬆。

無論年少輕狂的笑聲、看破世情的笑聲,還有老頑童的笑聲,皆隨風而逝了,但他們留下的定格,卻會留在大家的回憶中。

2014年2月2日 星期日

回憶中的賭片



老實說,對於賭神不鋤大D不玩Show Hand改玩鬥地主,我的興趣接近零,因此至今仍未看《賭城風雲》。回想昔日,賭片可說是港產片最獨特的戲種,中國大陸當然不容許賭片,即使在荷里活,拍來也不是那一回事,《賭俠馬華力》即使有喼神和茱迪科士打,還是令人極度失望。
自《賭神》起計,港產賭片已經歷了廿五個年頭,我也看過不少賭片(那個年頭誰沒看過),在此細數其中幾齣。

《賭神》(1989年)
導演:王晶
要數關於賭術的作品,無論電視劇《千王之王》、《千王群英會》,還是電影《千王鬥千霸》(全是王晶作品),都是以民初為背景,讓賭片與現代接軌的先行者,應是《至尊無上》(再早期還有《賭王大騙局》之類,但顯然不成氣候),但無論聲勢上、影響力上,《賭神》都堪稱里程碑之作,以後的賭片,幾乎都以此為藍本。
此片其實就是由「落難+復仇」及「天才傻仔+古惑仔」兩條橋組合而成,後者無疑令人想起稍早的《手足情未了》(但王晶否認靈感來自此片),但橋不怕舊,最緊要受,全片拍來完整,而且中間幾個場口都令人印象深刻,無論早段高進玩偷雞,中段在大傻的驚險賭局,當然還有德國製液晶體顯映眼鏡和五百舖故意摸戒指裝對手,都是極有心思的設計,連高進和刀仔的「感情線」,也竟然能夠感動人。而且全片人物性格突出,高進、高義、龍五、陳金城(在我這輩人中,這是鮑漢霖的代表作),甚至演技非常「穩定」的劉華演的刀仔,都演得很稱職,當然還有經典的主題音樂,以及無數很有趣的小道具,例如賭神朱古力,都令人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