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6日 星期五

紐約公園遊(16)去公園搵羅斯福



日期:2013年9月27日
地點:Roosevelt Island

這天天氣不錯,晨早起床,突然勾起條筋想到公園食早餐,於是先到Seven 買了個熱狗加飲品,再到公園慢慢歎,不知何解,在香港硬是沒這種興致。

然後A過來和我們會合,再帶同眾人一起驅車往Roosevelt Island,其實這是個介乎皇后區與曼哈頓之間的小島,於70年代前只有監獄、療養院及醫院,70年代後逐漸開發,現在也變身成為一個悠閒的社區,

島的南端有個公園,名為The 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 Freedoms Park,面積不大,但設計頗型格,由建築大師Louis I. Kahn於1973年設計,但要到2010年才開始施工,並於2012年10月完工。

中間還有個三角形的大草地,而在三角形的尖端,則豎有一塑像,正是羅斯福的塑像。置身其中,又的確令悠閒的空間,加添了點點莊嚴的味道。

2014年12月21日 星期日

望下山 望下海 Macau旅行(下)



日期:2014年12月7日
地點:澳門氹仔官也街

在路環逛完,便等巴士往氹仔,不過巴士比想像中等得耐,上車後,聽到司機跟乘客說,現在人又多車又多,坐巴士已不像以往那般舒服了,看來這就是發展的代價吧。果然,來到路氹城,一眾人蜂擁上車(應是工人),又沒排隊,場面混亂,實在恐怖,然後到氹仔,又一窩蜂地下車,感覺得詭異。

由於巴士比想像中久,來到氹仔,已近六時,本想到布拉格街的卡夫卡Cafe歎下午茶,但見時間不早,決定隨便找一間Cafe坐坐,四處亂走,來到客商街il Cafe Gelato,看來是古舊建築改建而成,仍保留那些磚牆,感覺很不錯!特別是二樓,放置二梳化、枱椅,在此可以Hea大半天呢!大概時間有點尷尬,我們獨霸了整間店,加上有免費WiFi,當然又是上網的時候了!

接著在官也街四處走,便到阿曼諾葡國餐吃葡菜,這間店子很小,老闆四處跟人打牙骹,感覺很有家庭Feel,我們點了炒蜆、燒肉排,還有炒飯,炒蜆和肉排很快便到,但炒飯遲遲不來,實在令人有點氣憤!不過轉念一想,葡國人吃晚餐,可能真的這樣慢條斯理吧,我們也只好「入鄉隨俗」。

吃過晚餐,在官也街買了些手信,便打道回府,坐船回港,回家之時已是11時,充實的一天。

2014年12月20日 星期六

望下山 望下海 Macau旅行(中)



日期:2014年12月7日
地點:澳門黑沙海灘、竹灣、路環市區

遊澳門,大三巴、觀音像、媽閣廟……統統都無去,酒店在黑沙海灘旁,自然先逛海灘,逛了一會,索性建議由黑沙行往路環市區,史提芬又陪我癲,二話不說,便由黑沙海灘盡頭的龍爪角海岸徑走,迎著冷風前行,好不痛快,期間經過海邊的步道時,不期然想起這個MV:今天我,寒夜裏看雪飄過……

海岸徑其實不算長,而且很少上斜落斜,路又整得靚,所以大約一小時己行到竹灣,無奈海岸徑來到竹灣便中止,只得回到馬路,想過改坐巴士,但看看巴士路線圖,也只不過幾個站,於是又沿著馬路行,大概半小時已到達路環市中心,前前後後也不足兩小時,實在是不錯的澳門獨特體驗。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望下山 望下海 Macau旅行(上)



日期:2014年12月6日、7日
地點:澳門

望下山,望下海,Macau旅行……
這次遊澳門,入住的酒店遠離鬧市,真正可以望山又望海。

說來話長,其實剛剛才去完台灣不久,我是不會身痕又四圍去的,但剛好朋友可以優惠價(連稅)入住鷺環海天度假酒店,於是我又貪得意去埋一分。
其實這次澳門之旅有點勉強,因為星期六未能放假,要到七點半在放工,然後離開新界的工作地點,先坐的士到火車站,再轉車又轉車,來到上環再趕到碼頭買船票,竟趕得及9點鐘的船,到達澳門才10點鐘,已算是神速了!
由於用e道,過關極快,無奈酒店的專車要半小時一班,只得在冷風下等了近20分鐘,然後再坐20分鐘車,總算來到酒店了。
為了趕船,此時還未吃晚飯,問酒店職員,原來餐廳在11點Last Order,Check-in後房也不上,就直接到餐廳,幸好總算有東西可吃,否則就要食Room Service。

大家聽到鷺環海天度假酒店這個咁「娘」的名字,一定會嚇怕了,其實前身就是Westin,位於路環旁,酒店可眺望黑沙海灘,而且擁有超巨型露台,我十多年前曾住過,已經非常喜歡,這次重臨,感覺變化不大,不過有些牆壁還是感到歲月的痕迹,幸好環境還是那麼美,我己感心滿意足了,不過酒店好大,走廊像永沒盡頭,我和史提芬都不期然想起Stanley Kubrick某套電影……

2014年12月18日 星期四

川龍行山樂

日期:2014年12月14日
地點:川龍至荃灣

跟同事講郊遊講左N年,這天終於成行,雖有多人放飛機,但最終也有六人,算是不錯了!由於當中大部分都沒太多行山經驗,於是選了由川龍行落荃灣,全程不過兩小時,而且全程落山,絕對是一粒星難度,幾乎任何人都不會覺得太辛苦。

這天天色實在好,雖說只有十多度,但由於陽光普照,一點也不覺冷,但又不怕行到汗流浹背。我們約在荃灣地鐵站等,然後坐的士前往,也不過四五十元,好過要排長龍坐小巴。

到達第一步當然是飲茶醫肚啦!以往這裏經常爆滿,這天不知何解,食客不算多,至少可以輕易找到座位。原來同行其他人都沒來過川龍飲茶,大家對於要自己執枱、沖茶、拿點心都感到有點驚訝,不過又頗喜歡那種地道的感覺。

然後便展開這次小兒科郊遊了,我雖行過多次,但總是忘記怎樣行,這次做帶隊,當然不敢怠慢,預先找到地圖及路線圖,終於找到下山的路線。全程不是平路就是下山,大約行了一小時(還包括中途影相),已到達圓玄學院,真係話咁快,再多走半小時,已回到荃灣地鐵站了。其實這次有點短癮,就當是熱身,下次要挑戰兩粒星難度了!


川龍飲茶一點也不便宜,我們叫了廿碟點心左右,每位也要75元,不過開心最緊要!

沿途盡是下山路,一點也不難走。

大約行了一小時,圓玄學院已在眼前了。

由圓玄學院再往下走,途中經過這個小瀑布。

2014年12月17日 星期三

下午茶包場

日期:2014年12月13日
地點:荔枝角Bondi Cafe

星期六下午,有半天假期,跟史提芬去歎下午茶,便帶她到Bondi Cafe,時約4點,甫進內,一個顧客都沒有,我們包了場歎下午茶,哈哈!真威水!如是者,我們坐了一小時,要到臨尾才有其他客人,在香港做生意真的不容易啊!

其實這家Cafe並非水準低而少顧客,平日午餐時間座無虛席非常墟冚的,只是星期六下午,OL都放工去Shopping了,誰還會留守荔枝角。但這樣也好,我們正好可以靜靜安坐於此,歎歎咖/茶,談談天,偶爾看看樓下匆忙的路人,一小時轉眼便過了。

其實以工廠區食肆來說,此店裝修算是不算,不過,首次來的史提芬認為,甫進店內,便有種焗促的感覺,我想來想去,終於想到,店子雖有窗戶,但最大的窗戶卻貼上了磨砂的店子招牌,陽光少了,看到的景也矇糊不清,大大減低店子的空間感。雖然如此,但我還是頗喜歡這裏的時光,相信將來還是會約朋友來歎歎咖的。

歎完下午茶,我們又在這幢工廠內到處走走,原來這裏還有不少食肆,又多個搵食地點了。

說了這麼久也沒提過食物,老實說,分量不大,但來這裏也不是為了食物啊!

2014年12月16日 星期二

牧羊少年扮文青

日期:2014年11月29日
地點:葵芳牧羊少年咖啡.茶.酒館

偶爾也想扮扮「文青」(雖然早已不再「青」),我就想起牧羊少年咖啡.茶.酒館,長沙灣那間較常光顧,這次便改到葵芳這間,記得大半年前曾跟朋友來吃過,很喜歡此店那悠閒又帶點精緻的感覺,我們坐在收銀那邊的位置,算是角落位置,自成一國,較少受打擾,其實那個星期才剛去完台灣,來這裏,就像延續那台灣之旅。
來到這裏,當然要扮扮嘢,找本旅遊書看看,可惜書架上的書清一色是大陸簡體版,想找本台灣書看看也沒有,作為「文青」,喜歡台灣「小清新」是常識吧,店方真的要好好檢討。

我們點了這款忌廉三文魚長通粉,頗Creamy的,但還滋味。

歎咖啡、飲香茶、看看書,扮住半日文青先!

2014年12月10日 星期三

紐約公園遊(15)行公路 搵Outlet



日期:2013年9月26日
地點:新澤西Jersey Shores Premium Outlet

大約正午12時,我們便坐巴士(836號,每人US$1.5)往Jersey Shores Premium Outlet,起初還以為很近,但巴士不斷行,行駛了近半小時才到達,最大鑊的是這班巴士並非停在Outlet旁,而是在公路邊,然後司機指向遠方,說Outlet就在公路盡頭,我們無奈下車,然後在公路行,偶爾車輛在我們身旁飛馳而過,行了近20分鐘,才總算抵達。來到立刻問人,回程是否也要行餐飽,幸好職員說有巴士直達Outlet旁,才放下心頭大石,否則我寧願截順風車了。

我們先在Outlet的Food Court醫肚,再慢慢逛。Outlet不算大,但名店也不少,我們並非購物狂,就逛了兩小時,買了一件衫(費事空手而回啦),便坐4:41pm的巴士回Asbruy Park,此時已近5點。

匆匆再吃一次昨天嘗過的巨型雪糕,再到海灘影相,此時突然一大群雀飛過來,真的好冇希治電影《鳥》的感覺。

回到酒店拿行李,再往火車站,剛好趕及6:11pm的火車回約,再轉地鐵、巴士,回家已是9點了,散晒!

2014年12月9日 星期二

紐約公園遊(14)乜都影一餐



日期:2013年9月26日
地點:新澤西州Asbury Park

早上6點幾,突然驚醒,望向窗外,東方將白,快日出了,難得住在向海的房間,不起床看日出好像有點那個,但又實在好眼瞓,幾經掙扎之下,終於起床,冒著寒風走到露台拍攝日出,然後?當然是繼續瞓多陣啦!

Hea多一會,終於要起床了,先在Lobby邊看報紙邊歎咖啡,感受一下悠閒的氣息,然後便要Check-out了,我們先在海邊的Boardwalk逛了一會兒,其實這裏除了海灘,就只有一座教堂和已荒廢的Casino,其餘都是民居和旅館等,我們也不介意,就是一味四處影相,影甚麼?主要就是藍天白雲,再然後便是海鷗,如是者,轉眼間已是正午了。

時間真快過……

2014年12月8日 星期一

紐約公園遊(13)無聊但寫意的一天



日期:2013年9月25日
地點:新澤西Asbury Park

Check-in之後,我們便在鎮內四處逛逛,Asbury Park並非Park,但整個小鎮的確仿如一個小公園,處處濔漫著悠閒氣息。
我們先在Main Street逛逛,這裏兩旁都是紀念品店和餐廳,隨意選了一家叫Sea Grass的吃午餐,點了炸魚薯條和Pasta,大概有點兒肚餓,吃得很滋味,只是那位侍應三不五時便過來問我們意見,我們香港人又怎會習慣?真的覺得有點煩,哈哈!都說香港人難侍……
吃完午餐,在Main Street的手信店搞搞震無幫襯,再吃了一個雪糕,只點了Small,但仍然超巨型,難怪美國那麼多肥人!
此時還大概三點,本想到附近Outlet逛逛,但打聽之下原來頗遠,便打消念頭,就隨意在附近的Cookman Street和Lake Street看看,Cookman Street還有些商店和Gallery之類,但由於已是旅遊季節尾聲,不少都已關門,Lake Street顧名思義,就是在Wesley Lake旁,湖邊都是民居,沒捨好看,但我們也不介意,便看看湖景,看看海鷗,看看貓貓,又看看人家的民居,然後想像在此置業,生活是何等寫意……
接著再到海灘看晚霞,開始凍了,6時左右回酒店休息,本打算出街吃晚飯,但實在太累,最終竟在酒店吃杯麵及零食,然後躺在軟綿綿的床上看電視,電視播的還是講酒店的鬼片《閃靈》,此片看過不知多少遍,卻又看得津津有味,哈哈,真的很有趣的一天!


此時快將哈囉喂,街上可見各種古怪裝飾。


「海草」門面簡潔,沒有太隆重太浮誇的感覺,我就是喜歡這種感覺。


Fish & Chip US$13,Pasta with Chicken US$15,不算貴啊!

2014年12月4日 星期四

我的電影節(2014年秋)日本的海陸空之旅


係!我認我鍾意睇日本片,其實大部分日本片,節奏慢,唔夠戲劇性,有時甚至略嫌沉悶,但或者我喜歡日本這個國家,所以看著這些電影,就像住在日本那樣。或許,我正是喜歡日本片這種生活化的感覺,今年亞洲電影節,就只看了三齣日本片,而且謝絕園子溫那種較激的風味,不是輕鬆就是溫情,我認,我的口味其實幾單一。


《真幌站前狂騷曲》
三浦紫苑的「多田便利屋」系列改篇第三彈,第一集《真幌站前的多田便利屋》改篇成電影,第二集《真幌站前番外地》改篇成電視劇,第三集《真幌站前狂騷曲》則再次改篇成電影,延續上兩集的人物,繼續由瑛太及松田龍平主演(老實說我也想不到另外的人選,唔好又妻夫木聰啦),其他人物如我頗喜歡的真木陽子繼續參演,基本上調子好像較前作輕鬆,有時甚至有點胡鬧(例如尾段騎劫巴士),但還是感受到那種溫情的味道,特別是松田龍平的女兒搬來與他們同住那段,剛好觸及二人昔日之痛……看完電影,撞到「電影之父」,他說沒看過前兩作,所以有些人物關係搞不清楚,嘩哈哈!而我竟然完整看完三彈,想起竟然勝過「電影之父」,便打從心底裏笑出來!


《三谷幸喜 大空港2013》
《爆肚風雲》、《黑幫有個荷里活》及《搵鬼打官司》導演三谷幸喜的作品,卡司超勁,竹內結子、戶田惠梨香、香川照子、小田切讓,雖只是電視電影,還是讓人超期待。
既是三谷幸喜作品,自然是輕鬆爆笑而且劇作設計巧迷,這次更大擔挑戰全片一鏡直落,當年沒看《俄國方舟》,這次是第一次看全片一鏡直落的電影,不但沒有失準蝦碌,最難得是拍來不覺突兀,劇本也甚有條理,還加插不少笑位,演員個個都很精彩,看著看著,已忘記了是一shot落,《大空港》,好看啊!


《海邊咖啡屋》
空港之後,輪到海邊了,雖是日本片,但導演可是台灣的姜秀瓊,故事好簡單,永遠不老的永作博美回鄉,把父親的舊居改建成海邊咖啡屋,希望等到失蹤多年的父親回來,因而認識了鄰的單親媽媽,並與他們一家建立起友誼,然後互相扶持之類,故事推進很慢很慢,慢得可以好好欣賞電影中的風景,看完此片,真的好想到當地(北陸的能登半島),甚麼也不做,就在海邊找間咖啡屋,洗滌一下心靈。

2014年11月25日 星期二

失敗的移植

日期:2014年11月16日
地點:尖沙咀亞坤

我得承認,我很喜歡吃架央多,每次去新加坡,都會光顧亞坤,得悉亞坤登陸香港,的確很想一試。

新加坡的味道,可惜沒有新加坡的悠閒,甫進內,發現座位極之擠迫,已叫人沒有好感,收銀員就像習總見安倍那樣「西」口「西」西,又打了一重折扣,我們還算好,沒有漏單沒有錯單,環顧四周,幾乎人人都因為錯漏而大發脾氣,架央多架央味道不夠,而且不夠熱,咖啡還可以。

所以我經常說,有些東西是不可以輕易移植,難為有啲人發夢都掛住新加坡模式,以為自己可以做李光耀……

想吃滋味架央多,還是去新加坡吧。

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工廠區的悠閒

日期:2014年11月12日
地點:Bondi Cafe

不知何解,我住的地方附近,都有舊式工廠區,而隨著香港工業式微,不少工廈都變了美食和購物熱點,而我便最喜歡到這些工廈尋寶,這天便來到一家號稱澳式Cafe吃午飯。

設計上普通,但至少沒有工廈的霉舊感覺,環境頗寬敞,座位之間不算擠迫,可惜窗旁放了一張雙人枱和一張八人枱,我們三人前來,就沒機會坐窗邊,否則應更感悠閒。

我們預約中午12點,幾乎獨霸整間Cafe,可以談得盡興,但沒想到過不了多久,便全場滿座了,這時間題來了,此店比較困聲,全場交頭接耳,聲浪頗大,要談話便要大聲講,有點兒掃興。

整體味道不錯,麵包熱熱脆脆的,我點了拿破崙豬扒,脆脆的吉豬加上熱熔的芝士,感覺不錯,最後還有那杯濃郁的Mocha,濃濃的朱古力,又沒有完全蓋過咖啡味,分量剛剛好。

埋單三個人不過四百元,算是超值呢!


號稱是澳洲風味,我不知道是甚麼味,不過店內的確以樹熊作裝飾。

雖是工廠區的食肆,但這個窗邊位置還算開揚舒適。


我點了拿破崙豬扒,頗滋味!

甜甜的Mocha,我喜歡啊!

2014年11月23日 星期日

有關《幸福黃手絹》的二三事


高倉健離世,很多人第一時間都會想起《鐵道員》,但我想起的,卻是《幸福黃手絹》,一齣山田洋次執導的溫情之作,看陳俊偉的專欄,原來他也很喜歡此作,吾道不孤也。

關於《幸福黃手絹》,我想起以下幾點:

1. 這齣1977年的作品,我並非在戲院看,而是在電視觀看,想起來,當年香港的電視台經常會播放一些較冷門的非英語電影,《四百擊》、《八部半》及幾乎所有黑澤明的電影,我都是在電視看的,似乎當年港人的國際視野更勝今天。

2. 後來推出VCD,我又「集郵」收藏了一隻,但放在家中一直沒看,然後某天,遠方來的家父問我有甚麼好戲推介,我心血來潮,就拿出這隻影碟。單以六七十年代以前的電影計,他看過的電影一定比我多,我的電影啟蒙正是來自他,但不知何解,他對此片一點印象也沒有,於是反過來由兒子推介一齣舊片給父親,幸好他也看得很投入,我總算沒介紹錯,電影,從來是我和父親的一道橋樑,《幸福黃手絹》就成了其中一道橋。

3. 電影一點也不複雜,基本上只有四個角色,高倉健演的寡言男子,自然是一絕,倍賞千惠子溫柔賢淑,典型的「大和撫子」,雖然戲份不多,但相信不少人都希望有這樣的妻子。不過電影還有兩位配襯式人物,扮演旁觀者的角色,也一樣演得好,男的是正田鐵矢,就是後來《101次求婚》的醜男,女的是我頗喜歡的桃井薰,就是現在仍在拍SKII廣告那位,不知何解,不知何解,我對這類傻大姐式女星特別有好感(綾賴遙是例外),而二人也做好綠葉的角子,令片子生色不少。

4. 這可能是我最早看的「公路電影」(當年當然不知這個名字),看著三人駕著車在北海道到走,真的好想到北海道一遊(最好當然是自駕遊,可惜我沒有車牌)。我也是因為此片而首聽到網走這個地方,多年以後,總算到過網走,雖沒拜訪監獄,但甫來到,單是聽到那個名字,我已甚有親切感。

5. 多年以後,我向某人炫耀自己的電影知識,談及此片,以為一定換來「你好叻呀」的讚賞,豈料對方冷冷地說:「唓!咪即係英文歌《Tie a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e Oak Tree》囉!」演嘢失敗,雖有點無癮,但又覺得遇到對手,好,我喜歡!

6. 當然,來到今天,黃色又給予我們港人另一重意義,不錯,黃色,是代表幸福,代表希望,幸好本片不是叫《幸福藍手絹》。


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10月視聽印象(14年10月)戀上春樹


《戀上春樹》

擺明抽水的片名,《戀上春樹》與村上春樹沒半點兒關係,作品是改編自三浦紫苑的《哪啊哪啊神去村》。近年三浦紫苑不少作品都被改編成電影,跟《字裡人間》和《真幌站前的多田便利屋》相比,這齣改編幅度最大,大概是導演矢口史靖也是知名導演,有較多話語權,又或許是原著不夠戲劇化,導演唯有「加油添醋」了。

電影版保留了小說的主線,就是男主角前往偏遠的山區擔任植林的工作,那是個仍保留鄉村口音(小說原名「哪啊哪啊」就是當地人的口頭禪),連手機也收不到的地方,主要人物仍然保留,但比原著輕鬆搞笑,加插了不少笑料,男主角平野勇氣(染谷將太飾)由小說中的普通少年,變成廢青(不是說笑,我真的覺得他有幾分似王),女主角直紀(長澤正美飾)的戲分大大增加(這個我舉腳贊成,哈哈),不但成為男角投身植林業的催化濟,她與男主角的感情線也著墨較多(其實原著的感情描寫只是輕輕帶過)。

電影篇幅比小說短,又要加強戲劇性,因此沒有如小說般,詳述勇氣如何一步一步,熟習甚至愛上植林的工作。對植林的工作細節也只是輕輕帶過,這方面,《字裡人間》便成功得多。

但電影仍保留了小說不少神髓,例如勇氣問:「為甚麼不賣掉所有樹,這樣便可以發達唔使做了」,但清一與與喜卻不置可否,因為在他們的眼中,伐木是世世代代的工作,不能只顧眼前的利益。又例如一次,勇氣知道直紀前男友不習慣這裏的生活而離開,勇氣輕挑地說:「那搬到鎮上去不就解決了?」但直紀卻冷冷地回應:「你唔明架啦,這裏是我們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對自然崇敬,對故鄉的情懷,對傳統的尊重,對傳承的重視,透過輕鬆的調子,清新的畫面,慢慢滲透出來,讓人在笑聲之中反思人與自然的關係。相信即使三浦紫苑粉絲,也可以接受這種大幅度改編吧。

有關《畢業生》的二三事



Mike Nichols離世了,其實他導演的電影,我看過的並不多,連《打工女郎》也沒看過,但一齣《畢業生》,己值得好好記住他了。

關於《畢業生》,我想起這些:

1. 當年Mike Nichols憑此片奪得奧斯卡最佳導演,但最佳電影卻是《月黑風高殺人夜》,情形就如《斷背山》敗於《撞車》,令人不得不懷疑奧斯卡的評審眼光,其實《月》片也不差,但今天大家談起「月黑風高」,大概只會想起「殺蟲夜」了。
記得某年奧斯卡,頒發最佳電影的嘉賓說:奪得最佳電影的,恭喜你,你跟《碼頭風雲》等(其他都記不起了)齊名,但落選奧斯卡,也恭喜你,你跟《大國民》、《2001太空漫遊》和《畢業生》齊名,兩相比較,「最佳」與「非最佳」,哪個更佳,你懂的。《畢業生》雖無緣最佳電影,但得以跟《大國民》和《2001太空漫遊》相提並論,夫復何求!

2. 哪個少年沒幻想過被一位徐娘半老、風華絕代的女子「色誘」(當然,有人會幻想被男子「色誘」),《畢業生》為無數少男實現了「夢想」,那幅誘人的海報,應是不少人的珍藏,老實說,雖然我沒有這張海報,但真的覺得Mrs Robinson很吸引呢(當然,不排除有人覺得Mr, Robinson吸引啊)!

3. 我不知道《畢》是否首創「搶新娘」這條橋,但相信是大家記憶中最早的一齣,以後每一齣講「搶新娘」的,都可說是向此片「借鏡」的。

4. 相信大部分人,都是因為本片,才Simon and Garfunkel的,關於本片的歌曲,我不打算是講甚麼,靜下來,寧聽一下「沉默的聲音」吧。

5. 還有!還有!我曾跟人打賭,對手堅稱本片屬70年代,我則肯肯定屬60 年代作品,結果當然是我勝出,但對了且輸了至今沒願賭服輸。本片於1967年推出,偉大的年份,誕生偉大的作品,我又怎會記錯?哈哈哈!

2014年11月21日 星期五

人少了,熱情未減

日期:2014年11月16日
地點:金鐘

再來金鐘,人流的確少了,只留下一個又一個空的帳篷,不過,反而覺得來湊熱鬧的人少了,減少了嘉年華的味道,或許反而是好事。

其後的事,大家都知了,中信大廈己清場了,其實也是時候縮減佔領範圍,集中力量。

希望無論結果如何,大家都要繼續撐下去,北風愈來愈冷!但熱情卻不可以減!

2014年11月20日 星期四

綠蔭裏 草坡上

日期:2014年11月9日
地點:金山郊野公園

久未郊遊,這曰天色實在不錯,清風送爽,又沒有猛太陽,再不出外走走,就要發霉了!不過,還是選了一條超低能路線--金山郊野公園,大家不要見笑啊!
近年坐巴士,經常經過石梨貝水塘和九龍水塘,所以早就說要來走走,一說就是一整年,這天終於成行,上網查資料,前往金山郊野公園,應該在九龍水塘站下車,但一下車,指示牌不多,就只得一個簡略的地圖!幸好前面只有一條路,所以就這樣順著走,早段是一大段斜路,然後行了大半小時,便開始較輕鬆的平路,然後再行多一會,已到了石梨貝水塘的大壩,即使有長者同行,也不過個多小時,真的是幼稚園級數呀!
回想起來,在九龍水塘落車,先苦後甜,其實也不錯呀。

由九龍水塘出發,初段是一大段上斜。

2014年11月12日 星期三

疾風知勁草@東涌

日期:2014年11月2日
地點:東涌

受到雨傘運動影響,近期真的很少到處去。
但生活還是得繼續,這天見天色不俗,還是決定出外走走,就選擇東涌吧!
經常去東涌,但從未到過東涌炮台,這次決定去看看。起初以為離東涌市中心很遠,問人才知,其實就在逸東邨旁,過一條天橋就到了。於是我們先坐巴士到逸東邨,再步行前彷,初段還有指示,但一過天橋,指示不見了,炮台在哪,只得靠我先前用手機拍下的簡陋地圖,估估下之下,總算找得到。炮台不算大,四周都是圍牆,有點圍村Feel,影完大炮,圍著圍牆走一圈,也不用5分鐘。
查看資料,附近還有兩座廟宇,分別是天后宮和侯王廟,於是先去看天后廟,離炮台不遠,但要上一小段斜坡,幸好這天涼風輕送,行起來一點也不覺辛苦,雖然天后廟超的骰,但我們也不介意,就當是舒舒筋骨吧。正是疾風知勁草,風中遊逛身體好……哈哈哈
接著再往侯王廟,比天后廟大得多,但我們的焦點反而落在廟前的一大片泥灘,泥灘前就是廣闊的海景,遠處還可見吊車,景色實在美啊!
接著再遊逸東邨的藝術徑及馬灣涌村,然後回到東涌市中心,前前後後少於三小時,算是半天遊不錯的地方啊!



東涌炮台建於1832年,近年經過修葺,保養得不錯。

2014年11月5日 星期三

9月視聽印象(14年9月)情感的天地 人多麼卑微



《情迷月色下》

Woody Allen的新作《情迷月色下》,簡言之,就是理智與感情的交戰。男主角飾演的魔術師,擅長拆穿別人的戲法,因此(自覺)看透世情,對旁人絕不信任,對社會的愚昧無知,更是批評得毫不留情,而他那些尖酸刻薄的批評極盡抵死之能事,也是全片最大的亮點。然後,當他發現自己的價值觀受到衝擊,甚至一夕間崩潰,他竟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又然後,他發現一切都是假的,但他已回不了那理性的世界,因為他已不自覺地愛上了女主角,感情戰勝了一切……甚麼理智,統統都拋到九宵外了。

男主角Colin Firth把這個尖酸刻薄的魔術師演得活靈活現,前段的不屑的表情與後段的心如鹿撞,演來都予人好感,這個角色可以很乞人憎,但Colin Firth演來相當可愛。女主角Emma Stone,我一點也不覺得美,但演來浮誇帶點神經質,又跟此片頗貼切。

本片只是一部小品,但至少看得舒服,中佬Colin Firth面對感情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實在令人看得忍俊不禁,不錯,幾十歲人,甚麼風浪未見過?但在情感的天地,人多麼的卑微,任何人都不要以為自己可以輕易戰勝感情的魔人,因為,人類永永遠遠都是感性的生物,只是不知那一刻爆發出來而已。

本片也提出一個問題:究竟大家被騙着而開心好,還是把殘酷的真相揭示出來好?那要看甚麼情況啊!有些謊言是善意,或無傷大雅的,但更多卻是操控別人的計謀,觀乎香港近期的發展,似乎大家都寧願開心地活在謊言之中,不介意讓人操控一生,悲……

2014年10月28日 星期二

「九二八」滿月記


(註:以下為本人在過去一個月的所見所聞,不同意便不要看了,別傷和氣)

過去一段時間,我跟大部分香港人一樣,經歷了「神奇的旅程」,不經不覺,事件已發生了一個月,前路未知,但這段期間的不少畫面卻深印腦海,我或身邊的人,其實也暗暗地改變而不自知,以下總結了我的觀察和經歷,有點雜亂,還望見諒:

1.      自問不是愛上街的人,歷年七一都未參與過,上次遊行已是反國教一役,九‧二八這天,卻覺得不能不走出來了(也多得Y的帶頭),最記得這天為了趕去與同事會合,吃完早餐竟忘記付款(後來回來補付了啊),到了金鐘以後,又竟然無厘頭誤打誤撞走到衝擊警察防線的前線,若非Y拉著我,恐怕我已嘗到胡椒噴霧的滋味了,其後又差點了吃催淚彈,又傳言會開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切一切,都是從未試過的(連六四那時也未試過)。
2.      接下來的星期二,放工後到了旺角聲援,雖只逗留了一會,但回家已晚,家人已吃過晚餐,只得獨自到茶餐廳食碟頭飯,那一天,是我的生日。
3.      以往很少作主動,現在卻很自然地叫同事去(上)街,以往只會點頭的同事,見面時卻會自自然然地說:今晚去邊呀?有種同仇敵愾的感覺,以往跟同事談公事多,現在卻在WhatsApp群組談個不亦樂乎。特別是連續兩個星期天,都與同事到了金鐘,第一次如臨大敵,大家共同進退,即使不是一起來的,也會在WhatsApp群組互通音訊,大家都成了戰友;第二次卻是另一個世界,甚麼也沒做,連口號也沒叫,就只是坐下來各抒己見,那一刻的金鐘,天空分外明亮。
4.      幾乎每個星期都會到金鐘一次,每次重臨,都發現這裏有點改變,或是多了一些新的藝術品,又或是添置了一些新設施(我便試過享用免費充電,感謝),前兩星期來,大家還是以天為被,第三個星期來,已放置了不少帳篷,最近一次來,帳篷更是布滿各處,加上那個自修區,簡直就成了小型社區(又或是公社?),由此可見,一,香港人創意爆燈,只是以往受社會制肘而無從發揮而已,二,香港人很守秩序很懂自律,只是以往沒機會展現出來而已。還有還有,走在沒有車輛的馬路上,原來是很寫意的!

2014年10月14日 星期二

人生很多事本來就是徒勞無功

日期:2014年10月12日
地點:金鐘
(註:以下為本人在10月12日的所見所聞,不同意便不要看了,別傷和氣)

從來不算天真,也從來不是樂觀派。
由第一天開始,我便知道這次不易成功,但是,「人生很多事本來就是徒勞無功呀」,因此,我還是決定站出來,因為我知道,假如這次不站出來,將來自己是會後悔的。
不!我不會要求學生們堅持不走,我沒有這種權利,我甚至希望他們知所進退,適當時候退下來,但假如他們決定堅守,我還是會尊重他們的選擇,並站出來聲援他們。

於是,這天我再來到金鐘,拍了一會兒照片,便隨意坐下來等人,此時耳邊聽著的是Beyond的《午夜怨曲》:
總有挫拆打碎我的心,
緊抱過去抑壓了的手,
我與你也彼此一起艱苦過……
那時我在想,那些昔日與我一起熱捧Beyond的人,現在為甚麼改變了?為何沒有發聲?是他們已經不再喜歡Beyond?還是他們從一開始便是「葉公好龍」?

過了一會,約好的人來了,我和她躺在地上談了好一會,這裏是那麼自由自在,人人暢所欲言,即使有人來搞破壞(有人把大量物資拿回家,還歪理連篇),大家也不會搞批鬥,這裏實在太美好!那些批評的人,其實有沒有來感受過?不是「沒有調查便沒有發言權」嗎?
當然,我一早知道,美好的事物永遠不會長久,但至少,我們彼此努力過,付出過,無愧了……


2014年10月6日 星期一

邊個係人,邊個係鬼?

日期:2014年10月5日
地點:金鐘
(註:以下為本人在10月5日的所見所聞,不同意便不要看了,別傷和氣)

今天再到金鐘,距上次來,剛好一星期,但感覺像過了一個月,一切都變得陌生(我甚至差點出錯出口),the longest week……

這天很清涼,我們沒有到處逛(畢竟這不是旅行呀),只隨意找個地方坐下,然後大家各紓己見,這刻我覺得,金鐘的天空很美麗。

期間發生兩段小插曲。

首先一名男子(後來證實是特技人),站在天橋上,聲稱要跳橋,同時又多多聲氣,懶義正辭嚴地指斥示威人士,又話影響他的兒子返學云云,起初大家都會坐下來聽他說話(當睇戲?),但我覺得不應被他牽著鼻子走,過了一會,終於有人發起背對他而坐,那人即時無癮,過了不久,便結束「跳橋」行動了。

傍晚之時,有人突然衝出來,拿著大聲公說:龍和道要清場,大家快些過去支援,只見一名男子,立刻義憤填膺,二話不說便衝了去,接著也有一些人跟著去了。但我問:不是說過不要圍特首辦的嗎?為何現在反而叫人去增援?又有人說:若真的是清場,為何只有一個人來求援?後來回家看新聞,原來是部分示威者決定棄守龍和道(後來有人揭發宣布棄守的人是警察,再後來又有人指他是支持示威的輔警,已決定請辭,真係頭都暈),而不是「警方清場」,結果大家都知,還是有些人守著龍和道不肯走。

我只想說,在這個資訊爆棚,謠言滿天飛的時候,邊個係人邊個係鬼,無可能一眼就睇得出,大家更加要求證、核實、分析,時刻保持清醒,講完。

大家背對「跳橋男」(沒有影他,費事幫他宣傳),是昨天最有趣的一幕。

現場很多打氣橫額和圖畫。

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

旺角的天空

日期:2014年9月30日
地點:旺角
(註:以下為我在9月30日之觀察見聞,不同意便不要看了,別傷和氣)

這夜去了旺角,逗留時間很短,也不算甚麼參與,只算聲援、觀察吧。
老實說,沒有自由行、汽車的彌敦道真的很舒服,很美麗,連空氣也特別清新。而現場也沒有想像中的龍蛇混雜(也可能是因為未到半夜之緣故),秩序良好,原來無政府也不一定是壞事,香港人真的很可愛。
現場也不覺太過嘉年華會,唱K的人不多,更多是一大班人圍在一起,形成小講壇,任由市民發表意見,自從星期日後,我便沒到過金鐘,不知那裏情況如何,但主觀感覺是旺角有很多阿叔在發表偉論,而這些阿叔也真的得厲害,出口成文,一說就長篇大論,而且有條理,比那些沒有貓紙便口啞啞的高官強得多。
雖然感覺良好,但我還是要潑潑冷水,特別是689擺明實行三不政策:不鎮壓(暫時),不談判,不退讓,簡言之是ignore you,難聽點是:我係唔鳩理你,吹咩,學術一點是冷暴力。面對這種不要臉的人,便不得不講求策略了。
頭一兩天,見到示威活動遍地開花,的確有點興奮,但冷靜下來,便擔心戰線太長,反而不利抗爭,因此,放棄上水、尖咀吧,旺角也不宜硬撐,畢竟這裏環境較混雜,易生亂子,而且附近多民居、商舖,又是主要幹道,影響民生,有可能令民意逆轉,倒不如集中火力到港島區吧。
我甚至認為,大家應退回金鐘(其實最好是政總,可惜被封了),那裏對民生影響最小,可作長期抗爭。
這次政爭,看來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不能靠一鼓作氣(大家都知跟住兩句是甚麼),要看得長遠一點,眼光要闊一點。

人群聚集在亞皆老街和彌敦道交界,並向四周擴散。

2014年10月1日 星期三

九二八那天我在金鐘



日期:2014年9月28日
地點:金鐘夏慤道
(註:以下為本人在9月28日的所見所聞,不同意便不要看了,別傷和氣)

關於9月28日的事,相信大家都知道了,那天我便身處金鐘。
其實打從學生罷課開始,已想過如何可以聲援,無奈每天皆要工作,始終只能內心支持,後來黃之鋒被捕,學生被拖走,更巴不得去支持。
到了星期日,形勢更加險峻,事不疑遲,立刻出動。與幾位同事相約金鐘電鐵站,等人期間,不斷看fb,收到的資訊愈來愈不利示威者,一時說警方要清場,一場說已沒方法進入政總,諸如此類,心急如焚。
終於齊人,但要從哪個出口出呢?也不理那麼多,就選了A出口,一出海富中心,擠滿了人,警方則封鎖了前往政總的天橋,我們在把帶來的物資交給義工,站了一會,覺得這樣站下去也不是辦法,便轉往干諾道中與樂禮街的街角,無厘頭來到示威者與警方對峙的前線,期間一度有點緊張,見警方戴上面罩,蠢蠢欲動,大家即時戴上口罩,有些還戴上眼罩或雨衣,但警方又沒有進一步行動。
如是者,大家對峙了逾一小時,以為走進了死胡同,也不知如何是好,過了不久,示威者開始嘗試突破防線。老實說,我沒有走上前排,只能在後面作支援,警方不斷射胡椒噴霧,我們不斷把雨遮、眼罩遞上前,前排的示威者紛紛中招,只得辛苦地找水來洗面,然後又輪到另一批上前,如是者,過了一會,奇迹出現了,警方竟然往後退,示威者終於不再被困在路面上,然後猶如江河決堤,示威者便到去了,而警方見被攻破,也便離開了,這時立刻掌聲雷動!
我們站在一旁,先看清形勢,見人人人都走出馬路,便決定走出去,望向夏慤道的天橋,原來已經擠滿了人,場面實在非常壯觀!
這時我的腰骨已經支持不住(老了!),只得見地方便坐下來,現場的義工不斷派水派食物派糖,我也只有胃口吃粒糖,坐了一會,對面馬路的示威者繼續想攻進政總,無奈始終攻不破,我們除了遞上用品外,也幫不了多少,後來為了讓出更多空間,給橋上的人下來,於是不斷向中環方向走,然後過了一會,以為局勢稍稍平靜,但突然呯一聲,前面煙霧瀰漫,警方竟發放催淚彈,於是眾人一齊往中環方向走,我們離得稍遠,沒有中招,但一位站得稍前的同事卻中招了,現場所見,不少人口水鼻涕直流,但過了會,眾人又說,警方要嚇走我們,我們就是不怕,紛紛往回走,還有不少人從中方向往金鐘增援,實在令人感動。
我的網絡完全上不了網(因為是中X動?),但同事的尚勉強可上網,於是靠她帶來資訊,一時傳言解放軍會出動,一時傳言會開槍,心中的確有點擔心。
此時,一輛救傷車向示威現場進發,示威者紛紛讓路,給救傷車駛入,但突然間,催淚彈竟在救傷車附近爆發,實在令人髮指!於是我們又往後撤,此時我們已在此數小時,腰骨頂不住了,只得離開。
回到家中,整個人散晒!但與此同時,心情又極度興奮,心想,香港人真的很可愛!

題外話:在金鐘看到無數熱血的老中青為香港而站出來,但回到中環Landmark借用洗手間,依然紙醉金迷,歌舞昇平,簡直就是兩個世界,感覺很荒謬!
我想起這首歌:
你快樂過生活,我拚命去生存……

2014年9月27日 星期六

東涌大澳一天遊



日期:2014年9月21日
地點:東涌、大澳

當整個香港都被自由行攻陷,我們惟有避到大嶼山去了。
於是這天趁著沒那麼炎熱,又難得沒下雨,便展開大嶼山一天遊,先到Delifrance吃個早餐,想不到一樣要排隊,幸好排了半小時便有位了,先吃一頓豐盛的早餐,以最美好的心情迎接這一天。
等齊人,坐巴士(11號)向大澳進發,等的人雖多,但巴士班次頗密,我們等了不足15分鐘已可上車,而且有位坐,邊賞景邊聽歌,大半時後便來到大澳了。我們先是左逛右逛,感覺上大澳又變了,多了一些咖啡店和潮店,不錯是型了,還好沒有破壞原本淳樸的風味。
接著我們前往由大澳警察活化而成的大澳文物酒店,以為不會太遠,但原來就在石仔埗街渡輪碼頭旁的小丘上,有點隔涉,這時還未吃午餐,有點累了,打算在酒店的咖啡店吃一頓下午茶,無奈價錢頗貴,於是忍住累和餓,再回到吉慶街,無奈冰室打佯,咖啡店又坐滿人,幾經艱苦找到一家麵店,吃了一碗牛腩米,再整支可樂,舒服晒!
坐巴士回東涌,同樣不用等太久,過了一會,一上車已睡著,但來到東涌,又不捨得離開,先在四周逛逛,再到昂坪360那邊的餐廳,吃了一頓任食燒烤加火鍋,才捧著肚子回家去……

2014年9月26日 星期五

紐約公園遊(12)大西洋,我來了



日期:2013年9月25日
地點:新澤西Asbury Park

由於先前報的美加團取消了,十多天都留在紐約有點悶,於是臨急轉軚,決定到新澤西度假去,最終選澤了海邊的小鎮Asbury Park。
當然,之前根本從未聽過這個度假小鎮,原來新澤西州擁有近1千800英里長的海岸線,皆面向大西洋,大大小小的海難數不勝數,形成很多度假小鎮,Asbury Park便是其一,我們來的時候,已過了旺季,有些店舖已休假去了,但這樣反而更好,因為遊人不多,少了熱鬧和喧擾,也別有一番風味,真真正正可以放鬆心情。
不過,要度假,先要勞動,我們這天8時起床,9點出門,坐巴士轉地鐵E車,來到Penn Station,這個火車站超大,我們幾經艱苦,總算找到買票口,坐10時40分的火車,向目的地進發,雖然途中要在Long Beach站轉車,但也只是行過對面月台,也算是方便了。
來到之時,已是12時半,我們根據簡陋的地圖,沿Main Av. 再轉往Ocean Av. ,行了15分鐘(不知何解,拖著行李之時,總不覺是15分鐘那麼短),便到達我們預訂了的Shawmont Hotel(雙人房每晚US$125)。
酒店就是典型的歐美木屋風格,不算華麗,我真的很喜歡這種簡樸但優雅的小屋,酒店建築建於1871年,嘩!南北戰爭才完結數年,難怪四周都瀰漫著一種歷史的韻味。我們的房間面向大西洋,外面有條公眾露台,放了幾張椅子,可以在此觀賞日出,看到酒店的環境,真的有點後悔不在此多Hea一天。

2014年9月15日 星期一

音樂、再開始



《一切從音樂再開始》(Begin Again)
(註:大量劇透)

《一切從音樂再開始》整齣電影就是從音樂開始,電影的開首,就是音樂,酒廊歌手邀請女性朋友(即女主角Keira Knightley)上台獻唱,她勉為其難上台表演,場內反應一般,專心聽的人並不多,歌唱完,鏡頭移到男主角Mark Ruffalo興奮的表情,帶出他當天的故事,然後又回到Keira Knightley獻唱那一段,但在他腦海內,自動為她的歌曲作配歌,於是本來略嫌粗糙的一首歌曲,一下子變得不一樣了。

音樂就是這樣,在這齣電影中,展現了音樂的魅力:

1. 音樂可以撫慰心靈,觀眾聽完片中多動聽歌曲後,心情可能比觀看治愈系電影更舒暢,而片中的一眾角色,在音樂路上奮鬥過後,也走過低俗,重新上路去;
2. 音樂還可以打破人與人之間隔膜,甚至揭示自己的內心世界,片中男女主角分享自己電話(或MP3)內的音樂,就是一件挺浪漫的事。而男主角與女兒與前妻之間的距離,也是因為音樂而拉近的;
3. 音樂可以用來咒罵負心漢,而且不一定是咬牙切齒像《你沒有好結果》那樣,也可以很有格調,哈哈!
4. 音樂也是「變型器」,無論任何年紀,有幾潦倒,幾肥幾樣衰,玩起音樂都變得好型!女主角Keira Knightley當然是美女,但以往總是覺得久了點點性格,但她在本片大開金口,甜美之外又加了點點餘韻。
5. 電影中段,跟著兩位主角,一邊聽歌,一邊游走紐約市各地,在音樂的映襯下,本來冷冰冰的紐約,都變得那麼不一樣!

不過,電影也不僅只談音樂,否則就只是一套音樂電影而已,此片其實也在講「再開始」。兩個失意人,一個失戀兼失去方向,一個失業失婚一無所有,卻成了互相扶持的好朋友,難得電影沒安排二人發展成情侶(雖然有一刻二人看似有意)。其實,每個人都可以成為人家的天使,也可以接收到人家的暖意,即使那人可能是萍水相逢--大前提是要放開懷抱,接受別人。


2014年9月13日 星期六

給本格推理的情書


多年前看過《名偵探的守則》,對於其戲謔本格派推理的手作,拍案叫絕。

然而,若你抱著這心態看《名偵探的枷鎖》,若以為又是一本諷刺推理小說之作,那你便會失望了。

不錯,本書仍是以天下一大五郎為主角,但假如《名偵探的守則》是對本格推理的分手信,那麼《名偵探的枷鎖》就是寫給本格推理的情書。

其實東野圭吾早期主力寫本格推理小說,由《放學後》到《畢業--雪月花殺人事件》及《沉睡的森林》等,都是徹頭徹尾的本格,重點在於解謎。

然後出現了《名偵探的守則》,對本格極盡嘲弄、諷刺,暗示作者本人開始離棄本格派,然後便輪到《名偵探的枷鎖》,書中的我,是一名作家,突然進入一個異世界,作家被當地人稱為偵探天下一,這城鎮沒有歷史,時間像停頓了,人們都找不到自己的意義。有一天,考古學家發現了一個地下室,入面有一具骷髏骨,期間地下室有東西失竊,於是市長邀請天下一徹查,接著關係人相繼被殺……。

故事由幾個小故事組成,就是幾個本格推理故事,包括經典的密室殺人,有趣的是,那裏的人從未看過本格小說,甚至不知本格為何物,所以永遠不會從這角度去考慮案件。

最後謎底揭開,這個城鎮,失去的「過去」,就是「本格」,是東野圭吾在《名偵探的守則》之後決心捨棄的世界。然而,當東野捨棄之後,又懷念起來,於是化身成書中的主角,對城鎮的人說,我只是暫時離開而已,某一天我或會回來的,最終看到女主角留給男主角(即作者)「毋忘我」,也的確讓人打從心底裏不捨。

但不捨還不捨,看到東野圭吾擺脫本格後,不斷推陳出新,有時候,我們的確不能永遠原地踏步,要前進,總要先放棄。

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影像中的印度



日期:8月31日
地點:ArtisTree

第一,印度是一個色彩繽紛,多姿多采的國度,也是我好想去再多幾次的地方,印度文明更是深不可測;
第二,真的很喜歡看攝影作品,特別是那些紀實式、生活化的攝影作品,簡直就是時空轉換器,讓我隨時隨地到地球某個角落。

因此,這個《微光中的印度:洛古雷攝影展》( 8 月 29 日至 9 月 21 日)實在深得我心。洛古雷(Raghu Rai)曾出版三十多本攝影作品,其中包括為甘地夫人、德蘭修女拍攝照片的作品集,作品曾發表於多本國際雜誌如《時代》、《生活》、《紐約時報》、《新聞週刊》、《獨立報》等。

據說他一生只拍印度,而且往往將焦點落在小人物身上,包括街童、街上午睡的老人、參與祭典的人,都成了洛古雷鏡頭下的主角,他們滄桑的面容、慵懶的姿態,展現出我們忽略了人民風景。照片之精彩,不在於畫面構圖的美,亦在於其深度。

2014年9月11日 星期四

我的Book List

無厘頭被Tag了,大概人家覺得我身子弱,唔係挑戰我淋冰水,而係整Booklist,以下是我一時間想到的。




金庸:《笑傲江湖 》--我真係好想好似令狐沖咁型呀!

高木直子:《一個人上東京》、《一個人漂泊的日子》--點解我當年唔可以好似佢咁拋開一切去尋找理想呀!


妹尾河童:《窺看印度》--條友黐線架!


松本清張:《點與線》--曾經諗過跟住條鐵路線行一次!

三浦紫苑:《強風吹拂》--好熱血!好想跑一次箱根驛傳!

伊坂幸太郎:《金色搖籃曲》--面對強權,人類最大的武器,就是習慣和信賴。題外話:不想看書,可以看堺雅人的電影版啊!

唐諾:《唐諾看NBA》、《唐諾談NBA》、《球迷唐諾看球》--驚為天人,第一次發現寫體育評論可以這樣寫!

林達:《帶一本書去巴黎》--人哋講歷史,我又講歷史,人哋寫旅遊,我又寫旅遊,點解我寫唔出?

George Orwell:《1984》、《動物農莊》--不言而喻,任何香港人都應該要睇。


《瀛寰搜奇》--令我開始對世界感興趣的一本書!

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

8月視聽印象(14年8月)追求美食的真諦


《米芝蓮摘星奇緣》(The Hundred-Foot Journey》
註:大量劇透

對中國人來說,食物是用來填飽肚子的,對西方人來說,食物卻是一門藝術,一種品味,甚至可以充實心靈,因此,歐美可以拍攝一齣叫人賞心悅目的美食電影,中國卻硬是拍不出來。

迪士尼近期一口氣推出了兩部電影——《滋味旅程》及《米芝蓮摘星奇緣》,都是以食為題,一個美國一個歐洲,一個美國肥佬一個印度小子,背景截然不同,但都是溫馨感人的小品,同樣有窩心的情節,有輕鬆的對白,也有令人食指大動的美食,整合成為一道豐富的視覺盛宴。

當然,單計炮製美食的場面,兩者還是有些出入,特別是《滋》中主角轉而經營快餐車,在汗水和喧鬧聲中炮製地道美食,跟後者在風光明媚的法國小鎮,專致地炮製優雅的法國料理,又是不同的文化風景,但同樣展示出主角(也可能是導演)對食物的尊敬和認真。

單講美食,未免過於簡單,於是此片製造了一個文化差異,一家印度移民,來到麥洛伊夫人(海倫美雲飾)法國小鎮,在米芝蓮一星餐廳的對面,不過百呎之遙(這也是英文片名的來源),開了一間傳統印度食店,兩者間的文化衝突與格格不入,製造出不少的妙趣橫生的情節,令人開懷不已,也透過電影,讓觀眾看到印度和法國的文化大不同。

然而,故事卻在中段來一個大轉身,印度男主角突然「掉轉槍頭」為海倫美蘭的法國餐廳打工,不一會便受到重用,不一會便令餐廳由米芝蘭一星「升格」為二星,不一會便轉投巴黎著名餐廳,不一會便成為主廚,簡直可以用「平步青雲」來形容,假如《滋》片稍嫌過於簡單,那麼本片便略嫌太過戲劇性了。

本片提出一個問題:究竟怎樣才能炮製出美食,男主角在巴黎不斷發揮創意,炮製出不少令人拍案叫絕的新派美食,但他卻認為,自己已做不出當年同女主角(不是海倫美蘭啊!)合作時所做出的菜式,因為美食不但講求創新,也講求用心,也講求新鮮食材,「簡單就是美」這個論調是好的,只是最後男主角選擇回到小鎮,本是正常不過的劇情推展,但他卻表示要為海倫美蘭完成升格至米芝蓮三星的終極夢想,便始終逃不出米芝蓮所定下的規矩,假如他選擇回到自己的印度餐廳,專心為大家製造美食,不再追逐米芝蓮的虛名,才是真真正正的追求美食真諦吧。

電影也提出美食能讓人喚起一些揮之不去的感覺,男主角永遠忘不了母親的回憶,他對美食的追求,其實也是對母親的懷念,同樣地,麥洛伊夫人對餐廳的高要求,其實就是對亡夫的回憶,只是在追求米芝蓮星星的同時,卻本末倒置地忘記了烹飪的本質。

電影基本上沒有悶場,看完這套戲後,可以了解法國人對米芝蓮的熱愛,也透過美味佳餚帶出了不少人生感悟,整個觀影過程還是一件賞心樂事。

海倫美蘭其實並非真正的主角,但她演的高傲餐廳老闆,與印度小店老闆(即男主角父親)的舌劍唇槍,充滿睿智,也實在精彩(其中一幕印度老闆稱呼海倫美蘭為「女王」,更是幽了一默),海倫美蘭精準演繹也實在精彩,成為本片一大亮點,其實也是另一角度詮釋了「簡單就是美」這道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