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9日 星期日

回憶中的梅艷芳



記得當時年紀小,我這個小學雞,並沒有看過第一屆新秀歌唱大賽的直播,後來才知道,這一屆人才濟濟,能夠脫穎而出的,自非等閒之輩,我記得當年明周訪問冠亞季軍,亞軍Rita Carpio(即後來的韋綺珊),實際說甚麼已忘記了,但感覺上是有些酸溜溜(希望我沒記錯),或許,出身自演藝世家的韋綺珊,未必甘心敗於一位「歌女」,但數十年過去了,如今回望,相信大家都認為當年的評判的決定實在英明。
後來梅艷芳獲得華星力捧,當張國榮的《風繼續吹》在樂壇頒獎禮未能取得佳績時,梅艷芳已憑《心債》、《赤的疑惑》、《交出我的心》打響名堂了,大家對日劇《赤的疑惑》或港劇《香城浪子》的最大回憶,可能就是來自其主題曲了。
成功打穩陣腳後,她並沒有停滯不前,兩年後便推出了石破天驚的《壞女孩》,從此洗脫早期有點「娘」的衣著品味,奠定她的百變女郎形象,其實我的第一盒自己購買的錄音帶,就是她的《壞女孩》,那時剛剛擁有一部Walkman(不是自己一個擁有,而是與姐姐共用,哪有現在的小孩那麼幸福),總覺得載上耳筒,聽著「Why, Why, Tell Why……」是很型的事。
不過如今回望,梅艷芳的一系列充滿滄桑味的歌曲,更有韌力,現在我很少會重聽《妖女》,但久不久都會翻聽《似水流年》,她唱這首歌時,只不過是二十歲,比現時樂壇不少賣萌歌手還要年輕得多,但竟然能唱出那種滄桑味,足證童年時艱苦的經歷,在她身上烙下了永不磨滅的印記,換個角度看,她活的短短四十年,可能比不少人的一百年還有豐富。

2013年12月27日 星期五

還記得這首歌嗎?《到處留情》



若非沈教授在「廿六號復活島的古蹟前」留影,也不知道原來很多人都記得這首歌,這首由張信哲主唱的廣東歌,即使當年也不算太Hit,想不到十多年後的今天,仍然有人對歌詞印象深刻,甚至啷啷上口,填詞的Wyman應記一功。
別搞錯,這首歌不是講一個風流的人到處留情,而是講一個剛分手的人,借著旅行忘記舊情。旅行,的確是療傷的最好藥方,所以,任何一個喜歡旅行的人,都會愛上這首歌。歌中出現了七個地方,每一個地方在樂聲配襯下,都令人十分嚮往,我曾希望去盡這七個地方,可惜至今只去了四個,有一兩個相信仍有可能,但復活節島,相信去的機會不會太大了。
沒問題,世界這麼大,永遠去不完,就重聽這首歌,再次(幻想自己)走上旅途吧。

《到處留情》

十二號 漫步加州的果園 遺失一臉幽怨 沒對你 再有留戀
十六號 沐浴九州的溫泉 遺失癡心一片 大概我 情緒快要復元

手裏 行李 送檢 再不過重 沒有懷念
自嘲 自傷 自憐 已成過期舊證件 逐點留低掛念 直到沒法心軟

沒故意 留下底片 捕捉 幸福的片段 這張明信片 路邊一角任選
沒故意 提及辛酸 換取 陌生的掛念 不知你那張臉 留在那間酒店?

二十號 大笨鐘的陰影前 還清所有虧欠 贖過了 我那晴天
廿六號 復活島的古蹟前 留低貪嗔癡怨 或藉故 忘記帶往樂園

禱告 在聖母院 我的聖母 沒有浮現
默哀 在山手線 旅途太長 夜太短
號哭 在彰化縣 害怕被你聽見

沒故意 留下底片 捕捉 幸福的片段 風光明信片 並非寫信地點
沒故意 提及辛酸 換取 陌生的掛念 P.S.再說一遍 前事已經湮遠

2013年12月20日 星期五

回顧宮崎駿 回望三十年



執筆之時,還未看《 風起了》,當然沒資格評論這位大師的收山之作(看了也不敢寫呀!),只是回想起來,自70年代末期首次接觸宮崎駿作品起,他的動畫已經陪伴了我三十多個年頭,我也由一位小學雞變成麻甩佬了,期間跟所有人一樣,面對過高低起跌,生活也起了不少變化,只是喜歡宮崎駿之心,卻是多年不變。
我得承認,自己絕非宮崎駿的死忠粉絲,有若干年硬是提不起勁去看他的電影,這顯然不是宮崎駿的問題,只是小弟的興趣一度轉移而已,有些時候,你會對某些東西極度沉迷,然後一夜之間,覺得甚麼都不重要了,人心的變化,往往不以自己的主觀意志而轉移,然而如今回首,宮崎駿原來曾經給予我不少美好回憶,也給了我不少啟發,每隔幾年看一次宮崎駿的作品,就像隔幾年跟老朋友見面相聚。這篇文章,與其說是宮崎駿作品回顧,倒不如說藉著他的作品來反思自己吧。

2013年12月15日 星期日

至少他們有出賽的機會……


《強風吹拂》

咳咳……小弟讀書的時候,都曾跑過越野賽,在學校(自以為)屬跑得之人,不過,不彈此調久矣,近年跑風盛行,我也沒有再跑步的興趣。
然而,當某日無意間看到《字裡人間》原作者三浦紫苑舊作《強風吹拂》的內容簡介,還是忍不住到圖書館借來一看,或許小弟心裏面,還是對跑步有種若即若離的感情吧。
有時我覺得,看書就如長跑,最重要是邁開第一步,自自然然就不會停下來了,這次看《強風吹拂》也是一樣,或許那時身邊太多瑣碎事要處理,借回來便擱在一旁,遲遲提不起興趣去揭第一頁,結果直至兩星期後忘了還書兼被罰錢,還未看過一頁,心想不可再拖了,便打開來一看,然後兩三天便KO了,尤其最後二百頁,更是不能停下來。
故事很簡單,十名住在「竹青莊」的寬政大學學生,決定參加一年一度長跑盛事「箱根驛傳」,十人當中,有七位是全沒長跑經驗,一位則早已放棄長跑多年,剩下兩人也有本身的問題,但這十人,為了夢想,硬是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看完之後,真的感到熱血沸騰,我甚至有想落淚的感覺。
不!那不是無記式的公式,比賽前或許有波折,但絕非峰迴路轉,也沒有甚麼極大的矛盾衝突(當然也沒無意中偷聽之類),連對手也沒有被描繪成衰人賤人--這在香港,簡直就是找死!小說中也有點點愛情成分,甚至是「多角戀」,但都是似有還無的,一切都是淡淡然,若以為眾人在比賽前必定面對大危機,不是被人嫁禍以致有可能被取消資格,就是眾人為了某些事而內鬨(通常都是為女),那絕對是「諗多咗」,我們就只是看着主角們練習、生活、比賽,但即使看似平淡,卻讓人追看下去的衝動!
十位學生在小說中當然有主次之分,主角是清瀨和走,但其他人物都有屬於自己的小天地,特別是小說的最後三分一,即近百多頁就是集中寫箱根驛傳,由於這是接力賽,每人跑一段(也要二十公里!),我們會發現,每個角色在比賽之中,都會進一步認識自己,也解開了一些心結,每個人都是這一段的主角。特別是小說中其中一個人物,我覺得真的有點像我(我當然不會指出是誰),看到那一段,我也分外投入,就像我自己在比賽那樣。

看完此書,實在有太多感想,千頭萬緒,我嘗試總結如下:

1. 跑步雖然辛苦,但也是令人愉快的事,因為那是人類的本能,跑步就是與自己的身體對話,任何人,無論是高手或初哥,在賽道上都是平等的,可能有些人快一些,有些人跑得差一點,但每個人都是面對自己!看完此書,我真的有再拾跑鞋的衝動,當然,像渣馬那類嘉年華會式的,便不要預我了!

2. 小說中大部分人都是長跑初哥,但在一年內卻可挑戰夢想,那在香港應是不可能的,但在日本卻非空中樓閣,小說中也有交代,除了一人之外,其他九人都或多或少有體育運動的底子,那些底子不是上上體育堂那麼簡單,而是真真正正參與運動競賽,這就是港(或中)日的差別,在日本,幾乎每個年輕人在中學是都會參與體育社團,參與各種運動,反觀香港,不少學生運體育堂也不想上呀!我相信,即使日本近年愈來愈多電車男,平均身體質素還是遠勝我們!香港的家長,寧願子女學多兩課琴,也不希望他們踢一些波啦!

3. 小說中不止次說過,甚麼是跑步的真諦。主角走和清瀨中學時,都面對過魔鬼教練,腦中只想著勝負,只想著如何靠跑步取得榮譽,都忘記了跑步的真正意義是甚麼。反觀清瀨領導下的寬政大學,雖然同樣充滿鬥志,但眼中不會只有勝利,因為他們都知道,能夠排除萬難出賽,能夠勝過昔日的自己,已經是一次了不起的勝利了。

4. 不要以為長跑就是不斷跑呀跑,小說中展現出長跑有趣之處,清瀨面對九名伙伴,會依據他們的個性來引導,而不是一味嚴厲,一味叫人「跑快些,盡力一點」那麼簡單,而且比賽也講戰略,不同對手,不同路段,不同氣溫,便要用不同的戰術,有時要留前鬥後,有時要用盡地利,跑步其實變化多端,一點也不單調。

5. 長跑是孤獨的,因為比賽時就是一個人在戰鬥,但同時也是不愁寂寞的,因為其他戰友,都會為你打氣,也會在心中支持著你,推動著你繼續跑下去,小說中展現了男性之間的情誼(三浦紫苑似乎很擅長寫男性之間的友情,她的《多田便利屋》便寫得很不錯),這些人,將來或許不會經常見面,但眾人一起戰鬥的記憶,是千遠埋藏在心底的,這種友誼,才是最真摯。

6. 小說不但展現出日本之美,竹青莊雖然古舊殘破,但我真的好想入住啊(其實N年前住過一間民宿,真的有點相像,同樣的殘舊,哈哈),那條商店街也充滿庶民的人情味,但更吸引我的是箱根驛傳路段,作者把每一個路段都描寫得很細緻,有時是山林,有時是湖畔,看著看著,就像自己也在跑著這條賽道,讓強風在身邊吹拂那樣,加上熱情的觀眾為跑者打氣,在日本跑步真幸福!

7. 最後,為甚麼主角們可以挑戰夢想?因為他們參加的比賽,是新學校或強隊都可以參加的,無論他們往績如何,大會都不會奪去他們出賽的資格,不像東亞某個國際城市,當權者可以基於自以為是的「一籃子」理由,便抺殺了其他人的機會……正因此,有些地方,可以講夢想,有些地方卻不可以。

2013年12月13日 星期五

呼吸在冰室


日期:2013年12月6日
地點:美荷樓呼吸冰室

上個月曾到美荷樓一遊,當天是周日,遊人較多,而且剛剛吃過午飯,所以沒有光顧位於美荷樓內呼吸冰室,這天難得放假,便決定再往美荷樓一遊,目的地就是呼吸冰室。
老實說,肯定不是舊式冰室價錢,而且食物水準也不算突出,最不喜歡是其飲品,竟然用紙杯,很沒品味!
不過來這裏,就是「食環境」吧,首先,美荷樓偏處一角,加上這天是平日兼過了午飯時間,顧客不多,我們二人自成一國,可以好好享受放假的悠閒,其次,這裏採用懷舊的裝潢,無論地板、桌椅、牆上的裝飾都花過心思,安坐於此,可以好好地緬懷老香港的美好時光,在這裏,呼吸每一口的,都是令人放鬆的空氣,這大概就是「古語」所說:偷得浮生半日閒!

2013年12月12日 星期四

似水流年


日期:2013年12月6日
地點:西九龍中心

無厘頭來到西九龍中心,無意中發現這裏正舉行一個懷念梅艷芳的展覽,想當年,我第一隻自己買的錄音帶,就是梅艷芳的《壞女孩》,想起來,已經是三十年前的事了,立刻想起梅的一首歌-《似水流年》,那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心中感嘆,似水流年,不可以留住昨天」。那時的梅艷芳年紀不算很大(其實她離世時也不過40歲),竟能唱出韻味來,有些人的確特別有天分。
不錯,無論是人或是時間,要走都永遠留不住,與其長嗟短嘆,倒不如好好珍惜現在吧。

2013年12月10日 星期二

假日川龍遊


日期:2013年12月1日
地點:川龍

說要遊川龍,說了一整年,這天終於成行。
我們和長輩相約在荃灣,然後坐小巴前往,人龍頗長,加上這天陽光普照,而小巴站那條行人路,又被一生果檔霸去大半,以致行人爭路,實在令人氣憤,有時看到食環署檢舉小檔的新聞,通常都會同情那些小檔,但大前題是那些小檔應懂得自律,當人多時便要不要太過份,否則大家的同情心是有限度的。
等了十多分鐘,總算上到小巴,不消十多分鐘,便來到川龍,例牌先去彩龍飲茶,這天人很多,好不容易才找到座位,還要搭枱。大家都知,這裏一切都要自己來,沖茶、拿點心都是自助,表輩第一次前來,感到很新奇,也覺得很有風味。其實附近還有一間叫端記的,下次可以試試。
老實說,茶樓收費頗貴,我們點了不足十籠點心,已要二百元,不過最緊要食得開心。
歎完茶,以往我們會行落山,這次有長輩同行,就隨意逛逛附近的家樂徑,再到村內走走便打道回府了。

2013年12月6日 星期五

紐約公園遊(5)Very High@High Line


日期:13年9月22日
地點:曼哈頓High Line

這天又要為早餐而煩惱,不想再光顧Dunkin Donut,Ling說附近有家餐廳,就姑且跟她去試試,行了15分鐘,才醒起這天是星期日,不開門!見街角有家Diner,就隨意進內,吃了件超大的包,填飽肚,坐地鐵到14街站,便展開今天的行程,就是High Line。
甚麼是High Line?嚴格來說就是一個空中花園,High Line位在紐約Chelsea,全長1.5哩,橫跨十條街,話說上世紀30年代,紐約有條架空鐵路,由34街至Gansevoort,主要運送貨物到倉庫,後來貨運減少,這條架空鐵路也逐漸沒落,到了80年代便停駛了,被廢棄廿多年的鐵路,早已舖滿了一堆又一堆雜草,當地人認為這條路軌有潛力改建成休憩公園,於是組成 Friends of High Line 的組織,大力推廣這個計劃。到了2004年,High Line 重建計劃得到紐約市政府支持,整個重建計劃最後於2006年正式動工,於09年落成。
這天是周日,空中花園內人頭湧湧,不過點恐怖都恐怖不過假日的中環,我們漫步在High Line,除了四周盡是綠色景觀,也可以欣賞沿途Hudson River及藍天,還有四周的擺設,或乾脆看看在此Hea的人,也是不錯的娛樂,途中還吃了一杯涼透心的冰冰,爽!
可惜這天時間有限,只行了不足三分一,下次有時間,一定要行足全程。

2013年12月4日 星期三

偏向釜山行(8)音樂走廊



日期:2012年9月27日
地點:樂天商場、廣安里

在光復洞逛了一會,便鑽進了樂天商場,這個商場,猶如香港以至全世界的大型商場,目標顧客都不是我這類人,我也只是隨意看看。幸好,剛好碰上了商場的音樂噴泉表演,就姑且坐下來看一會吧。
接著便坐幾個地鐵站,便來到廣安站,再步行15分鐘,到達廣安里海水浴場。此時已是黃昏,但要等到8點,無無聊聊,最好當然是吃晚飯,無奈午餐實在吃得太飽,此時仍有頂到上心口之感覺,便隨意找間快餐店吃些輕食算了。
為何要等到8點?皆因來這裏,就是要觀賞號稱「鑽石橋」的廣安大橋,此橋是韓國規模最大的橋樑,連接着水營區南川洞與海雲台Centum City,最特別之處是擁有可發出10萬多種色彩的照明裝置,並隨時段、季節而變換,因此一定要晚上來才可感受其美態。
擁有如斯美景,難怪無論何時,都能看到一雙一對的情侶在此踱步。我們沿着海岸邊的長廊逛,不少咖啡店佔據了最佳位置,雕塑點綴其間,路上還經常可見街頭賣藝的樂手,但絕非求其拿個結他濫竽充數,反而準備充足,非常專業,在海風輕吹之下,傾聽悅耳的歌聲,實在是一流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