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4日 星期五

港島「影」、「藝」之旅

日期:2013519
地點:電影資料館、ArtisTree

近期香港展覽如雨後春筍,根本沒可能看得完。

這天因事往九龍東,想起港島東有多個展覽,便決定一條友坐船往西灣河,先到電影資料館,參觀有關嘉禾的展覽,名為「風禾盡起 嘉禾的盛世印記」,展覽頗令人失望,展品幾乎都是海報而已,沒有太多其他物品可看,幸好來到時剛剛有導賞團,便貪得意跟著聽聽,那導賞員講解還算詳盡,但不知何解,偶爾講錯,例如把鄒文懷講成邵逸夫,把《鬼馬雙星》講成《雙星報喜》,還好她及時糾正:但有兩點,她說錯了也不自知,第一,她指《中國最後一個太監》導演是張叔平(其實是張之亮),第二,她說洪金寶憑《龍的心》獲最佳男主角(其實是《提防小手》),不過,見她講解投入,非常認真。經她解說,我才知道嘉禾標記本來不是我們經常看到那樣,也知道嘉禾二字來自張大千手筆,也知道早期嘉禾風格幾乎是邵氏的翻版,少少暇疵,我也不想抽秤了。

接著再步行往ArtisTree,參觀「Hong Kong Eye」的展覽,展出24位香港藝術家的作品,展示香港當代藝術的獨特風貌。展覽於去年12月先在倫敦Saatchi Gallery率先揭幕,近日才回到香港舉行,涵蓋水墨畫、互動多媒體裝置、大型雕塑等作品,不過展品風格各有不同,夾硬將之放在一起,唯一共通點就是藝術家來自香港,感覺不太統一,欠缺突出的主題,作品又好像不是因時間、風格或主題內容去分門別類,難道策展人就是想表達香港藝術就像香港文化那樣,亂中有序?

老實說有點點失望。



未入展館,看到外面猶如戲院的裝潢,有點期望。

2013年5月21日 星期二

5月視聽印象(13年5月)說不的自由


《向政府說不》(No

英文片名簡單直接得多,故事以1988年智利舉行全民公投,但不是普選總統,只是決定是否讓已經執政十五年的軍人獨裁者皮諾切特再擔任總統八年,選民只可以投「是」或「否」。當大部分人,包括反對派都認為公投只是塗脂抹粉的政治把戲,是面對國際壓力,假意製造的開明形象。反對派找來父親是異見人士的廣告才子 René當顧問,策畫廣告和政宣攻勢,成功創造奇迹。

首先,電影似乎把廣告的作用誇大了,而觀看片中播出的廣告,雖間中有點幽默,但也不是甚麼驚世之作。我也感覺不到,這些真的有能力扭轉形勢。這或許是我處於廣告爆炸的年代,對廣告漸漸麻木吧。

電影以舊攝影機拍攝,畫面略顯昏黃,間中有些不對焦,加上在服飾、造型、布景、道具等方面皆重塑 1980 年代末的效果,實感頗強,也讓人看到時代的變化(例如錄像機、被認為有輻射的微波爐等)。

關於工作,我最有印象是主角René一邊在玩火車又或是一邊行沙灘一邊度橋,看似很悠閒很歎,但強調「我正在工作」,對呀!誰說安安定定坐在辦公桌前才是「工作」,很多創意都是在行行企企之時想出來,香港的老闆何時才明瞭這一點?

片中的設定也有心思,主角René 不是甚麼熱血青年。他接受反對派聯盟的邀請,起初大概僅視之為一份工作,後來執政陣營的爪牙伸到他頭上,他才開始意識到自己做的是甚麼。其實我們每個人大概都是這樣,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覺得現狀不太好又沒想過去改變,也不認為自己可以改變,於是社會政府永遠停滯不前。

至於René的對手是其老闆Fernando,他雖不算可愛,但作為上司,最終沒有運用權力對付René,反而勇於接受事實,還有點識英雄重雄,香港政壇還有這種人物嗎?

看完此作,我立刻在fb打下這一段,心裏其實有點無奈:

從前有個國家,叫Chi??,曾經高壓統治,曾經打壓異見己,但同時經濟卻高速發展;不過,這個國家還是怕國際壓力,還是讓反對派存在,人民還是有Guts向這個獨裁卻帶來繁榮的政權說不,別發夢了,這個國家叫智利。

2013年5月18日 星期六

檳城摻摻之旅(10)歎茶室 逛街市 最後衝刺

日期:2011812
地點:廣泰來茶室、Jalen PenangNew World Plaza

這天是在檳城的最後一天,時間不多,就在附近走走算了。早餐還是選我最愛的茶室,翻看資料,酒店附近有間廣泰來茶室,好像很有Feel,就去一試吧!

位於Hutton Lane的廣泰來茶室,老檳城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該店有超過70年歷史,現已來到第三代的傳人,前檳城首富丹斯里駱文秀生前天天光顧,而當年華裔「亞洲糖王」郭鶴年也曾在此喝南洋咖啡。

但這裡還保持著原本六十、七十年代的面貌,我們來訪之時,四周大部分顧客都是老主顧,一邊歎著報紙一邊歎啡,於是我也有樣學樣,捧起一份報紙慢慢歎。

我們點了鴛鴦烤多士,即是咖央加牛油,將多士一開四份,入口香脆非常,內裡的咖央醬不會過甜,味道上佳,半熟蛋則比較隨意,先加點胡椒粉及老抽,直接吃又得,用來沾多士亦得。

據悉,廣泰來除了咖啡香外,更秉承多年來良好的傳統以隔夜水來煮咖啡,來消除水中的雜味,使到煮起的咖啡更為香醇。當然,對我這種遊客來說,歎的更多是其氣氛。

吃過早餐,我們到附近的Jalen Penang買手信,然後再四處走,逛逛當地的街市,感受地道的氣氛!

逛完了,回到酒店Check Out,見還有時間,就到酒店旁的New World Plaza看看,老實說,又是不個沒啥特色的商場。無無聊聊之下,就到Old Twon歎白咖啡,這是一間連鎖店,論氣氛當然不能跟老茶室比。

打完躉後,終於要打道回府了,1245分坐的士到機場,車費RM40,司機很健談,說8月剛好是齋戒月,又是農曆七月,所以是當地淡季,啊!難怪我上網Check之時,8月反而是最便宜了。9月是星馬的長假,才是旅遊旺季。

然後又說到巴士,他說當地人好識歎,下午23時無人出街,啊!難怪我在升旗山要等個半小時才有巴士了。

然後他又說到航班,說我們乘坐的Air Asia夜機到,下午走,反而比傍晚到早機走的國泰更好。

  

2013年5月15日 星期三

檳城摻摻之旅(9)食雪條下下火

日期:2011811
地點:Maclister街、KotmerPenin Plaza、金城茶室

話說在升旗山上呆等了個半小時,好不容易回到市中心,已是4時,還未吃午餐。

我們步行往Maclister街,途經孫中山紀念館,話說1910年,孫中山在檳榔嶼得到僑胞支持,因而將同盟會南洋總機關部移設檳榔嶼。同年,當孫中山與家眷寓居檳城逾4個月,孫中山亦在此發表為1911年的黃花崗起義的募款演說,因此頗具歷史地位。但由於太肚餓了,還是放棄入場,寧願到對面的Pelita Samudra Pertama填飽肚子。

這是一家24小時營業的印度餐廳,經過一輪雞同鴨講之後,終於點到我們想要的印度薄餅和拉茶,在這個又熱又餓的時候,當然覺得甚滋味。吃完之後,經過便利店,買來香蕉雪條,外面的一層皮就像蕉皮一樣,內裏則是雪糕,我大鄉里,還是第一次吃,感覺很有趣,最重要是入口涼冰冰,剛才等巴士時的怒火總算平息了一大半。

接著也沒有太多事可做,便到商場逛逛,先逛Kotmer,我們逛了舊的一面,十分殘舊,感覺上像香港的舊式商場,而新的那邊則全是連鎖店,只在Food Court吃了甜品,再逛了一會家樂福便離開了。

接著再到Penin Plaza逛,又是一個死場,基本上沒啥好看,不過,在檳城這種小城鎮,也不能太苛求了。

吃餐想了一會,還是選酒店旁的金城茶室,因為每晚經過都覺得甚墟冚,應該不錯吧。這裏最著名的就是華人印度麵,湯底是紅色的,帶有甜味,原來是用紅番薯熬成的,材料還有豆干、薯仔、蛋、大蝦和魷魚等,十分足料,我們也不理甚麼,總之好吃就是了,吃完還不夠喉,再點了紅豆冰,爽呀!



來到
Maclister街,發現孫中山紀念館,門外有一尊孫中山的雕像。

2013年5月13日 星期一

5月視聽印象(2013年5月)尋找隱世巨聲




《尋找隱世巨聲》

禮失求諸野,美國號稱音樂殿堂,但其實不少優秀的歌手就埋沒在這個商業的娛樂世界裏。幸好,本片的主人翁Rodiguez雖在美國寂寂無聞,其唱片卻在南非大受歡迎,是一代人的回憶,甚至比貓王更受愛戴。本片得到奧斯卡後,很多美國人才發現,自己國家有個如此出色的音樂人而不知!

別誤會,本片不勵志的劇情片,而是一齣紀錄片,講述南非7080年代成表的一代,都是聽Rodriguez歌曲長大的,但卻對此人完全沒認識,甚至有傳言指他已離世,於是幾位志同道合之士,便決定追查他的下落。

當然,本片不是嘩眾取寵的電影,尋找過程其實不算峰迴路轉,不過,看到Rodriguez一家來到南非,受到英雄式的歡迎,女兒哭著回憶那種終獲認同的感覺,還是可以讓人看得眼泛淚光的。

最有趣的,是樂迷終於可跟偶像傾電話,那種興奮和「做到了」的感覺,我即使只是透過他旁述,也一樣感受得到。

片中播出不少Rodriguez的歌曲,聽完真有種找回Soundtrack的衝動。

看完此片,開始幻想自己在世界某個角落其實好紅,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或許某一天,那裏的人會找上門來,找我簽名……哈哈!

2013年5月11日 星期六

爽行柏架山




日期:2013421
地點:柏架山

因事往九龍東,完成後有人提議往柏架山走走,想起來,已有大半年沒來行過。

因久沒行山,雖然柏架山只屬小學程度,也不敢高估自己,提議行到中段便回程,但大概當日天氣超爽,行起來竟沒有太大的疲累感覺,行呀行,來到先至建議的目的地,見還有餘力,便繼續行,來到山上的涼亭,計一計,用了44分鐘,不算快,但感覺還是蠻滿意的,當然,行山不是比賽,不用鬥快,總之用自己喜歡伐就是了。

上上落落不用兩小時,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爽!

2013年5月10日 星期五

歎High Tea扮中產

日期:2013417
地點:港麗酒店Lobby Lounge

做慣草根,偶爾都想扮扮中產,所以這來到港麗酒店歎High Tea

這個High Tea分中式各西式,我們各點一款,當中最愛的是鵝肝,此外三文魚三文治也是不錯,當然糕點我也很喜歡,但中式還包括炸蟹鉗,感覺是怪怪的。

環境是一百分,我們坐在落地玻璃旁,外面下著傾盤大雨,那種偷得浮生半日閒的感覺十分強烈。



2013年5月8日 星期三

沒有費Sir的曼聯不再一樣



大家都知道這一天將會來臨,但當來臨之時,還是有種難以想像的感覺。

1986年,費格遜出掌曼聯領隊,當時曼聯同利物浦的聯賽冠軍次數為71626年過去,兩隊的聯賽冠軍次數,哈哈,變為2018。費格遜於曼聯,地位等同神,神,是不可以被替代的。

現在聽來是難以致信的,我喜歡曼聯,因為當年的曼聯並非英甲王者,那時強隊中的強隊是利物浦,然後是愛華頓和阿仙奴,曼聯只能偶爾贏來盃賽冠軍,卻始終與英甲冠軍無緣,一向愛挫強扶弱的我,便選擇了曼聯。

然後,曼聯找來費格遜,他本是鴨巴甸領隊,成功帶隊鴨隊突破格流和些路迪壟斷蘇超的局面,且成為少數能贏得歐洲錦標的蘇格蘭球隊,因此,不少人都對他寄望甚殷。

但費Sir在曼聯頭幾年戰績只屬一般,那時的陣容也的確欠缺星光,笠臣老了,找來的麥佳亞質素一般,所以也只能間中贏贏盃賽,換了今天,應該一早要執包袱,但那時曼聯會方卻很有耐性,有一屆還要聯賽尾段徘徊,若非當屆驚險地贏得足總盃,恐怕他已被炒魷,其後歷史也改寫了。

Sir的另一轉捩點是眼光獨到地找來簡東拿,贏取第一個冠軍,那時我的心情就是「終於做到了」,有種吐氣揚眉的感覺。自此以後,就是一位又一位球星,一個又一個冠軍,然後我才發現,自己已不再那麼喜歡曼聯了,原來我是喜歡Underdog的,不過,曼聯在歐聯出局,我還是會有點點無癮,曼聯在我心中始終有一定的地位。

論戰術,費格遜肯定比不上摩連奴、賓尼迪斯等人,但費Sir強項是眼光準,發掘和收購過不少好球員,另一強項則是管理,普通球星在他指導下也打高幾皮,最佳例子大概是加利仔,一些麻煩友也被他管得貼貼服服,最佳例子當然是簡東拿。我記得一位MLB教練說過,管理球員就像是手握小鳥,太大力小鳥會死,太鬆手則小鳥會飛走,我想,費格遜實在深明此道。

費格遜也甚懂打心理戰,甚至影響球證的判決,有他在,曼聯總是焦點。曼聯球星雖多,也許費格遜才是曼聯的星中之星。

沒有費格遜的曼聯,可能仍是強隊,但我總覺得,曼聯不再一樣了。

閒逛薄扶林

日期:2013414
地點:伯大尼修院、薄扶林村

這天因事與家人往薄扶林一帶,其後時間尚早,便建議在附近逛逛,長輩沒到過伯大尼修院,我便決定帶她前往一看。

這次應是我第三次來伯大尼修院了,但每次參觀,還是對那些典雅的建築讚嘆不已,也很羡慕演藝的學生可以在此上課,若我是學生,肯定不會走堂,兼且日日來打躉。

因為不是開放日,教堂沒有開放,就隨意走走便是,然後前往洗手間,卻發現洗手間外有一個小小的休憩空間,放了幾張枱,屋頂是玻璃,既有冷氣,又有陽光曬著,實在寫意,可以想像,一大班同事在此喝著咖啡談功課,那是何等寫意。

離開伯大尼,再往薄扶林村走,聽聞這裏被地產商看中,可能快將消失,要看便要把握機會。薄扶林村有點像茶果嶺或鯉魚門,都是小巷密布,猶如走進迷宮,但感覺上較乾淨企理,又令我想起韓國釜山的甘川洞,都是那麼悠閒,在此居住,看來也不錯呢!

拍照之時,發現一些年輕人在掛旗幡,原來這裏將舉行薄扶林藝術節(420日至520日),讓香港人認識這個好地方。




來過伯大尼多次,但每次看見這些典雅的建築,還是忍不住舉機拍照。


 
喜歡這種光影的構圖。



修院旁是昔日的牛棚,現在還可見牛牛,不過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