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7日 星期二

檳城摻摻之旅(1)百無酒店

日期:201188

地點:檳城Tune Hotel



決定帶長輩去旅遊,但去哪裏好呢?就近近地馬來西亞檳城,貪其夠悠閒,也有不少美食,最重要像老香港,大可讓長輩懷舊一番。

以前暑假機場會較貴,但剛剛相反,8月的機票是最便宜的(最後一天跟的士司機談起,我們才明白原因),可惜榴槤季節剛過,長輩沒機會大啖榴槤,我和史提芬倒沒所謂,因為我們都怕吃榴槤啊!

上網找酒店,發現Tune Hotel平到離晒譜,一間房好像一百港元而已,唔諗咁多,就這間吧!

這天下午與長輩會合,齊齊坐巴士往機場,在T2逛了一會,便入閘去了,但本來8時的航班,遲了半個小時,抵達檳城的時候,已接近1140分了,快快過關,便乘的士往酒店(RM47.8)。

12時來到酒店,立刻Check-in,才發現房間沒有電視,浴室沒有浴巾、牙刷等浴室用品,連冷氣也要另外加錢,真的是百無!難怪這麼平了。還好酒尚算乾淨企理,晚上的檳城也很清涼,不過我們還是加錢開了冷氣。

酒店樓下有七仔,立刻去吃個杯麵當消夜,也順便購入一些用品,第一天就這樣過了。




酒店外貌都幾型仔,但估唔到咁
Cheap

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

我的電影節(2012年秋)若松孝二遺作



這年的亞洲電影節,好像效率很低,電影名單很遲才公布,場刊也遲遲未見,最後還是決定上網買,不過已經太遲,不少電影都已爆滿,剩下的都是前幾行,不過還是決定買,幸好大部分電影都在The ONE,即使前排也不會太辛苦,只是每次看完要不斷坐自動電梯離開,真係轉到頭都暈。




《毒愛殘酷天使》(
The cowards who looked to the sky

本以為頗有趣的題材,一名師奶因家庭壓力問題,沉迷於玩Cosplay,玩到搭上學生哥,甚至不能自拔,女主角是一點也不美但頗好戲的田畑智子,男主角看來貌似瑛太,原來正是其細佬。可惜中段故事突然轉調,但轉了去他的同學身上,以致有點拖也有點悶,拍得不夠爽快,這也是近年不少日本電影常見的問題。

2012年11月24日 星期六

11月視聽印象(2012年11月)我的插班老師



《我的插班老師》(Monsieur Lazhar

加拿大法語片,本來電影節時已打算看,可惜時間不合作罷,現在竟然可上正場,當然不會錯過。本片雖講學生面對的問題,但絕不煽情,仍然令人看得感動,差點兒便流下淚來,高手也!

別以為又是另一齣《暴雨驕陽》(雖然《暴》片也是我甚喜歡的電影),本片探討的問題很多,有生與死,有學校的制肘,有政治逼害等等。電影一開始一組長鏡頭,已扣住大家心弦,其後學校好像一切如常,其實大家只是把問題掃進地氈底,不肯正面面對。

本片有趣的是,主角巴札老師也有本身的問題,經歷過家散人亡的傷痛,還要尋求政治庇護,當他教導學生如何面對生死時,正好能同時治療他內心的創傷。

電影也帶出教育制度的問題,最記得是片中有家長請巴札老師應專注教課本內容,不要教授學生做人;另一位老師更指學生猶如核廢料,碰一下也不可以。我們香港是否也面對同一問題呢?實在值得大家深思。

故事雖然傷感,但拍來不落俗套,刻意不拍主角向大家告別的一段,而且片中也沒有醜化校長和家長等角色,只是強調大家觀點不同而已,不會故意製造二元對立那麼低手。

片中每位小演員的演出都很出色,甚能觸動觀眾的情緒,其中飾演愛麗絲的小演員,不但樣子可愛,而且自然真摯。

最後來一個爛Gap,睇完《我的插班老師》,係咪要睇埋《插班女學生》作平衡?

2012年11月23日 星期五

盜夢偵探



《盜夢偵探》

第一次看筒井康隆的小說,選看了於1993年出版的《盜夢偵探》,同樣是夢中的戰鬥,這部小說無論在創意上及複雜程度都比接近廿年後的《潛行凶間》勁得多。

這部小說於2006年曾被改編成動畫,也是今敏的遺作,我在幾年前看過一次,由於是英文字幕,又有無數專業名詞,跟得頗辛苦,但還是看得津津有味。電影大致跟足原著,沒有太大刀闊斧的改動,但後段還是有點分別。本書不算推理小說,其實主角也不算是「偵探」,當作科幻小說看好了,劇情的確充滿想像力,特別是那些夢中的情景,最喜歡小說中的虛虛實實,夢中有夢的描寫,讀着讀着幾乎不清楚那是真實還是夢,不過唯二問題是,小說也實在太大性的描寫了,女主角幾乎同所有男角都有一手(有時是夢中,有時是現實中),部分的確有需要,但部分似乎只為吸引讀者,此外,後段好像有點失控了,夢中的事物竟來到現實,還破壞諾貝爾頒獎禮現場,也玩得太大了吧!

2012年11月17日 星期六

毒笑小說



《毒笑小說》

近期又有了看書的心情,一口氣在圖書館借了幾本書回來,大多是東野圭吾,以前東野的書在圖書館是極難借的,現在卻有大堆任借,港人果然一窩蜂。

以前愛看松本清張,後來怕了那些太沉重的書,所以至今未敢看宮部美幸的書,東野的書,不少都帶點幽默,正合我的胃口。

先挑看來最輕鬆的《毒笑小說》來看,是短篇小說集,每個故事至有廿多頁,不一會便看完。東野被歸類為推理小說作家,但本書大部分作品都沒甚推理成分,部分甚至連懸疑也不算,只是有點奇情而已。

看過頭兩個故事,幾乎便想放棄,兩個都有點諷刺世情,但就是不過癮,幸好後來的故事漸入佳境,特別是《程序警察》諷刺現今社會甚麼也講程序,我一邊看一邊笑了出來;《爺爺當家》講七十歲的爺爺趁家人不在時偷看鹹帶,也夠過癮;《傀儡新郎》諷刺現今的年輕人事事只聽從上一輩,也頗有趣;《光榮的證詞》講一個平時沒人理會的中年漢,因成為兇案重要證人而自我感覺良好,其實也是不少人的寫照吧;也不是所有小說都是搞笑,其中《補償》沒有多少笑料,但看後又有點點感動。

書中小說大多簡單輕鬆,看的時候也沒有太大包袱,作為無聊時刻的調劑品,還算不錯。



2012年11月16日 星期五

10月視聽印象(12年10月)孤獨少年





《少年自讀日記》(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


大家都曾經歷過成長的階段,大家都曾害怕交不到朋友而被孤立,大家都不敢特立獨行而被視為異類,因此,大家觀看《少年自讀日記》時,很難不感同身受,我還幾乎感動到落淚。
《少年自讀日記》是Stephen Chbosky1999年出版的同名小說改編,原著有半自傳的成分,在美國暢量逾百萬冊。電影版的編劇導演就是Chbosky本人,電影也沿用了原著主角寫信給不知名「筆友」的方式來講故事(因此電影才用了「自讀」這個爛透的譯名),也保留了原著的大部分情節。有人說此乃美國版《那些年》,但本作沒有《那些年》的浪漫糖衣,觸及成長期的苦澀,反而更令人動容。

所謂Wallflower,是指派對中沒有人約會的女孩,在此指「局外人」或「旁觀者」,講述主角查理受童年陰影影響,內向而孤獨,當升上高中時,在校內找不到一個朋友,但正當他為陌生的校園生活感到憂慮的時候,結識了PatrickSamCharlie愛做局外人,跟自由奔放的PatrickSam形成強烈的對比,但同時又在成長階段互相扶持。透過他們的故事,我們感受到成長必經的苦澀味,也體會到特立獨行者如何在平庸的世道裏自處。
電影講述的是90年代,編導也故意地加入了很多文化符號:《洛奇恐怖晚會》、《大亨小傳》、大衞寶兒的《Hero》,加上開快車、吸大麻、學校舞會之類,正好讓我這樣子的「老餅」緬懷一番。

三位年輕演員皆令人眼前一亮,演CharlieLogan Lerman基本上展現了角色的感和脆弱,在《我兒子是惡魔》演邪惡少年的 Ezra Miller,這一次飾演同志學長Patrick,演來奔放又瀟灑,大搶風頭,當然,對我來說,最吸引人的還是飾演SamEmma Watson,也令人不禁概嘆,為甚麼我不像Charlie那麼幸運,有個像Emma Watson那麼索又友善的學姐而已。

2012年11月9日 星期五

九龍城書展


日期:2012114

地點:兆基創意書院

是日兆基創意書院舉行九龍城書展,無無聊聊就去趁下墟。

甫進內,即覺青春氣息撲面而來,大部分攤位都是年輕男女在擺賣,不過說是書展,不過戶外攤檔幾乎都是賣精品,還好並非一式一樣的大路貸。室內部分才是賣書的攤位,大概有十檔八檔,當中不少書都非我杯茶,加上折扣不算吸引,結果零收穫。

然後發現3點有講座,主講的是劉細良和陽光時務主編(忘記名字了),於是貪得意進內聽聽,講的是新媒體,部分見解還是頗發人深省,也衷心希望這些新媒體能夠成功,令香港傳媒更多元化。



 

現場頗墟冚,睇嚟呢個書展都幾成功。

2012年11月8日 星期四

10月視聽印象(2012年10月)日本之夜與霧



《日本之夜與霧》

大島渚的舊作,最近才有機會翻看。本片拍於1960年,講的正是當年日本安保鬥爭,我雖沒有多大認識,但回看今天香港的反對派,竟又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有些事情,是永遠不會過時的。

本片有幾個特點,第一,結構上沒有用「起承轉合」,整齣電影以一場婚禮為中心,然後有一些不速之客出現,再通過他們的口回到過去,探討學運社運中間出現了甚麼問題;第二,或許因為資金不足,導演索性用了很多舞台劇效果,例如安保鬥爭的場面,便不見萬人空巷,只靠聲音製造群情洶湧的感覺,再用燈光聚焦到幾個主角之上,其後這種燈光聚焦方法還用上好幾次,以突出角色之間的瓜葛;第三,大島渚的鏡頭搖擺不定,刻意表達不安的情緒;最後,他還用上了很多長鏡頭,特別是最後一幕,更可見導演場面調度的功力。

本片探討的,是當年學失敗的原因,片中的左翼份子人人滿腔熱誠,但一遇上問題,往往先行內鬥,某些人則只講理論,不懂實踐,領導人滿口廢話,只識玩弄權術,或借權勢來溝女回看香港,怎能不感同身受?

看完本片不久,又看了若松考二的《三島由紀夫自決之日》,講的是右傾作家的鬥爭歲月,看完左再看右,對那時代的日本,便有更深刻也更客觀的認識。



2012年11月3日 星期六

白馬非馬,iPhone非智能電話



前天考評局公布首屆文憑試考試報告,高級經理評核發展(中國語文)譚慕儀指,大部分考生中英夾雜,「iPhone」、「facebook」等經常出現,建議以「智能手機」取代!

Oh!考核局高層如此水平,難怪香港教育水平如江河日下,「iPhone」又怎會等如「智能手機」呢?難道她連「白馬非馬」都沒有聽過?假如有句英文「I buy iPhone because I Hate Samsung.」,你認為譯作「我買智能手機因為我憎恨三星」算是貼切嗎?

真替香港教育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