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30日 星期六

市集在工廠區


日期:2012617

地點:觀塘Osage

一無聊就會到觀塘Osage看展覽。

這天周日前往參觀,一如以往,整個Gallery只得我們三人。展覽名為「Market Forces」,整個展場都布置成Market的樣子,實在頗有心思,可惜部分展品與Market沒有太大關連。

後來跟駐館的策展人談了一會,他表示不想展覽採用太過傳統的模式,於是構思把展覽辦成市集一樣,因此,Market只是展覽的模式,而非內容,哦,原來如此,不過我更想問(但沒問出口),怎樣才可當策展人,感覺這份職業好型呀!





Gallery
的入口,掛滿七彩的Tee,令人想起廟街女人街,可惜是非賣品。

2012年6月29日 星期五

回到本部大樓


日期:2012613

地點:香港大學



早前香港大學本部大樓(即Main Building)據說要改變用途,多個學系被迫搬出,也不再作教學用途,改為行政辦公室,心想,真可惜,在這種古舊建築內上課,才有上大學的感覺嘛,也令我即時回憶起當年讀書的日子,於是在這個下雨天,決定到港大一遊。

重遊舊地,變化不大,歷史系和中文系還在,我看到一個門牌,好像就是我當年的導師,原來她還在?抑或只是同姓(其實我只記得她的姓氏)?

平日的港大,大概已放暑假,學生不多,看得最多的反而是拍攝婚紗照的新人。

隨意逛完港大,不想在大學Canteen吃下午茶(水準不高也),便在般咸道找,卻發現原來半山也有一間蛇竇(中環和上環也各有一間),進內吃了一件菠蘿油加熱鴛鴦,好有蛇王的感覺!




每次來到本部大樓,都覺建築很美,在這種環境上課才像樣嘛!

2012年6月28日 星期四

各地限定叮噹(中部III)

















岐阜縣位於日本中部的東海地方,與長野縣、愛知縣、三重縣、滋賀縣、福井縣比鄰。在岐阜縣的岐阜市,每年都會在511日到1015在金華山麓的長良川河畔魚鷹捕魚表演。據說這是從 19 世紀流傳下來的一種捕魚方法,將魚鷹馴服後,讓它鑽入水中捕捉香魚。夜晚,戴著叫作風折烏帽的獨特帽子,纏著腰蓑,被稱爲鵜匠的人指揮魚鷹將多艘鵜舟的漁船橫排在一起,燃起篝火,讓魚鷹鑽入水中捕捉香魚。

2012年6月25日 星期一

各地限定叮噹(特別版III)


 
日本阿爾卑斯山脈日本アルプス)是日本中飛驒山脈(北阿爾卑斯山脈)、木曾山脈(中央阿爾卑斯山脈)、赤石山脈(南阿爾卑斯山脈)的總稱。這一帶應該有不少狐狸,因此叮噹才化身成為白狐,還抱著小動物呢(應該不是捉走小物吧?)。

2012年6月24日 星期日

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




《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

超級奇怪的書名,我覺得電影版的譯名──《番鴨 土鴨 神明儲物櫃》較貼切,雖然未看過的人,一樣會不明所以。其實伊坂幸太郎的書名一向無厘頭,像早前看過的《蚱蜢》,我看完也不明白為何用這個書名。

我有個習慣,喜歡某個作者,便會一口氣不停地看他的作品,以前松本清張如是,赤川次郎是,今次伊坂幸太郎也一樣。不過,以往看伊坂的作品,只消一兩天便看完,這次開了頭卻遲遲沒心情再看下去,丟在一旁接近兩個星期才的起心肝繼續再看,似乎是時候停一停了。

其實此作開首並非很悶,相反,作者寫出一個頗有趣的開端,第一身的「主角」(其實是故事的旁觀者)椎名初來報到,第一次遇見鄰居,鄰居竟然向他提議一起去打劫書店,為的是搶一本書……正是伊坂作品中最常見的荒誕處境。

接者就是作者最愛的寫法--多條線交錯發展,這次已不算複雜,只有兩線發展,一是椎名的第一身旁述,一是兩年前,琴美的第一身旁述,但兩條線卻交錯發展,當中不少小節都有關連,作者的組織能力真的很強。兩年前的人物,逐漸在椎名身邊出現,但還是欠缺了某些人,於是大家也漸漸關心起那些人物的遭遇,忍不住追看下去。

一如以往,作者寫來文筆風趣幽默,單看對白也是樂趣。伊坂幸太郎雖說是推理小說作家,但我看過的作品中,大多不算是真正推理小說,相對來說,這部作品算是較多謎題和懸疑的一部,但也不是金田一那一類。作者也很懂得捉心理,當中不少描寫都是故意誤導大家的,而最終謎底揭開也的確出人意表──雖然難免有點自圓其說。

別被伊坂的輕鬆文筆所誤導,本作其實是悲劇,或應該說是喜劇包裝的悲劇,加上滲入了藏傳佛教的輪迴思想,還有日本人排外、虐待動物等課題,令作品更添餘韻。本作早已改編成電影,主演的有瑛太、濱田岳、關惠美等,不過老實說,當中不少令人意外的情節,只要一拍出來,便沒有那種效果了,我真的很想知道中村義洋是如何改編的。

2012年6月18日 星期一

大角咀半天遊


日期:201263

地點:奧海城、大角咀



大約兩年前,曾在香港歷史博物館參觀過旗袍展,當時已覺得這展覽很適合長輩看,可惜那時她沒時間,無緣參觀。

近期奧海城舉辦「旗袍的變奏」展覽,展品大多來自歷史博物館,可說是那展覽的延續,我們自然不放過機會,帶長輩到此懷舊一番,果然,她一邊看各式各樣的旗袍,一邊細說當年,這個展覽果然適合她。

由於會場所限,這次展品不算多,我們只看了大半小時便看完了。接著在奧海城逛了一會,老實說沒有甚麼可看。

長輩又說,當年曾住過大角咀,而我與大角咀也有點淵源,於是又決定到大角咀看看。已有數十年歷史的八大中樓仍在,感覺上與當年沒有太大分別。

逛了一會,我記起福榮街有一間舊式茶餐廳,過去一看,仍然健在,當然要入內歎杯茶食件多士,就這樣在大角咀度過懷舊半天。




不好意思,展覽已經結束。

2012年6月13日 星期三

拜會波點女王


日期:2012527

地點:中環Opera Gallery



由於法國五月舉行,香港有不少展覽可看。中環的Opera Gallery便舉行了「草間彌生--無窮的字宙」展覽。

Gallery不大,但有一個好處,不像香港某些博物館那樣禁止拍照。我來到之時,Gallery內已有不少慕名而來的參觀者,可見草間彌生的確甚具吸引力。

這位被稱為「日本黃一飛」的藝術家,又名「波點女王」,最著名的自然是波點南瓜,不過其實她也不是獨沽一味,還有其他波點水果、波點花等,而且不限於波點,亦有其他圖案,不過一貫地用色鮮明,甚有個性。

記得曾在某間書店看過她的傳記,原來她年輕時甚前衛,還拍攝了不少裸照(當然是藝術性的)。但在這方面,香港人較日本人還要保守得多。




門外即可見波點公仔,就像歡迎大家進入波點王國。

2012年6月10日 星期日

傳統客家風味


日期:2012525

地點:佐敦醉瓊樓



想與家人吃客家菜,左度右度,大家都覺得方便的,還是佐敦的醉瓊樓,我大概前年光顧過,今次再來,已經是52年歷史了。店內的裝修感覺上也沒有改變過,服務也一樣,不過光顧老店,就是要這種感覺。食物還是那些,鹽焗雞、梅菜扣肉、客家釀豆腐、梅菜蒸魚,還是老味道,價錢又不算貴,不過這次大家沒點炸大腸了,眾人都愈來愈視健康吧。




傳統客家美食,在香港似乎愈來愈難找到了。

2012年6月9日 星期六

不停的蚱蜢



《蚱蜢》

很奇怪!本書名為《蚱蜢》,但書內從沒有蚱蜢出現過,故事中多次提過昆蟲,但從沒提過蚱蜢,反而其中一位人物叫蟬,另一角色提過蝗蟲,不過記憶中伊坂幸太郎不少小說的書名都是有點莫名其妙的。

這是我看的第四本伊坂的小說了,感覺上他很喜歡用一件事件來貫穿小說中的多個角色,本作也一樣,主要由鈴木、蟬和鯨三人的視點不斷交替,三個人的故事有時獨立但更多時間是互相影響的,這種結構很難寫,但寫得好卻很有趣。伊坂寫來很有電影感,充滿壓迫感,幾乎沒有冷場,就像跟著一眾主角在一天內不斷走來走去,讓人有一口氣看下去的衝動。

不過,為了讓多個角色交織在一起,故事出現太多巧合了,而且部分角色的決定也有點奇怪,結果作者只好為他們找一些牽強的理由,似乎是因為劇情要這樣,角色才這樣做,有點被劇情牽著鼻子走。

故事是很灰的,鯨和蟬是殺手,鈴木為了替妻子報仇而混入黑幫,三人都背負著包袱,鯨被自己害死的亡靈所追纏,蟬總覺得自己是別人木偶,被老闆操控著,鈴木總是忘不了亡妻。

他們所處身的社會也很恐佈,有權勢的人,殺人如拾草芥,而且不需任何理由,喜歡殺就殺,即使是普通市民,也可能不知何故沒命。但小說的行文用字卻充滿幽默感,加上小說中人物經常把音樂、電影等流行原素掛在嘴邊,感覺很有型。而且結尾一段還是給予大家希望,看完也不致太過沉鬱。部分情節令人意想不到,也有一種荒謬的喜劇感。不過鯨與蟬的對決,好像有點雷聲大雨點小,結局更予人草草收場,感覺不及早前看過的《金色搖籃曲》和《沙漠》。



2012年6月6日 星期三

推理小說作家的自嘲



《超‧殺人事件》

東野圭吾的舊作,是一本非常有趣的惡搞推理小說,但跟東野另一惡搞推理小說的作品《名偵探的守則》不同,後者玩的是推理小說,前者玩的是推理小說作家,但小說本身不一定有推理的元素。

東野圭吾並非如宮部美幸般甫出道即大紅的作家,他浮浮沉沉了多年,才於近年憑《神探伽俐略》系列而成為暢銷作家,正因為這個緣故,他對推理小說作家面對困境,感受特別強烈,小說的副題即為《推理作家的苦惱》,可見他的確感觸良多,在小說中,將作者面對的困難作誇張式描述,以達致既爆笑又有深意的效果,我便一邊看一邊笑出聲來。

本書由多個短篇組成,個人最喜歡〈超稅金對策殺人事件〉,描述本來默默無名的推理小說家作品突然大賣,卻也面臨要繳交大量稅款的困境,為了將過去一年來奢侈的花費當作公務支出來報銷,硬是要將眾多奇怪的情節編入小說中,去夏威夷打高爾夫球、購買昂貴的男裝、女裝、去浸溫泉,原本北海道謀殺案變得面目全非;〈超長篇小說殺人事件〉也很有趣,因為坊間追捧長篇作品,作家夾硬拖長來寫,寫棒球殺人事件,本來一開始便單刀直入,但為了加長篇幅,只得把棒球歷史、棒球規則、甲子園資料等都塞到作品中,其實頗反映現實,只不過誇張了一些而已,也讓人體會作家的無奈。

其他如〈超理科殺人事件〉有點沉悶,但作者就是擅長寫有關科學知識的推理小說,本作其實帶點自嘲的味道。

〈超高齡化社會殺人事件〉描述時代不同了,愈來愈少人看推理小說,讀者老齡化,因此也愈來愈少人入行,作家九十歲,編輯也有七十歲,大概是作者對近年日本讀書風氣衰敗的感嘆。

總之整本小說充滿自嘲、幽默、諷刺,喜歡看推理小說,喜歡寫作的,都一定會看得投入。

2012年6月5日 星期二

山崎豐子處女作


《暖簾》

真巧合,心血來潮見圖書館有山崎豐子的作品,貪得意借下來,才發現我看的第一本山崎豐子著作,就是她的第一本書,創作於50年代。

書名為《暖簾》,所謂「暖簾」,就是日本傳統商家的招牌,也是商譽的象徵。本書講述父子兩代在大阪從商的經歷,歷經明治、大正、昭和時期,經歷關東大地震、二次大戰等重大歷史事件,看的時候有點像看《阿信的故事》。

透過父子兩代的遭遇,大家也可以感受到今昔之別,二戰之前,商家是極講信譽的,商人八田吾平把商譽看得比生命更重要,他們吃苦耐勞、腳踏實地,才能捱出頭來。

但二戰後,孝平卻面對不一樣的環境,商人唯利是圖,為賺錢而不顧商譽,作者透過此作表達對社會風氣改變的慨嘆。但作者寫到經營小生意之難處,有時比打工還要慘,即使在今天,還是有其寫實意義。

今天看來,小說略嫌老套,但作者寫來真摯,但由於篇幅較短(山崎豐子其他小說都超大部頭),有些交待不夠,以致父子二人的成功似乎都是輕而舉之事,但還是寫出舊日本的氛圍。將來有時間的話,還是想挑戰《白色巨塔》、《華麗一族》等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