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30日 星期一

黃飛鴻


日期:2012415

地點:觀塘海濱公園、西灣河電影資料館



是日也,不想遠行。先跟長輩JL去飲茶,再帶他們到觀塘海濱公園走走,惟這天有點悶熱,公園幾近沒瓦遮頭,雖然長廊一點也不長,但中段眾人已經要坐下來休息,此時一對新人聯同兄弟姊妹來拍照,看著他們穿上西裝長裙在烈日下拍照,真係辛苦晒。

逛了一會,我建議坐船往西灣河,帶他們看看電影資料館,不過我先旨聲明,這種船不是渡輪,J立刻說:我知,Wala Wala嘛,以前我經常搭。

船上感覺不錯,至少有點涼風。大概15分鐘便來到西灣河,甫進電影資料館,他們即對那些舊電影放映甚感興趣,特別是伊力卡山的《碼頭風雲》,J即時如數家珍,可惜放映時間不太夾,否則讓他們看看,懷舊一番,也甚不錯。

電影資料館現正舉行「仁者風 浩氣揚 黃飛鴻的電影世界」,展場不算大,放映一些訪問、舊片段,展出舊照片、資料,惟JL皆甚感興趣,逗留時間比我預計的長得多,證明我的建議不錯。可惜電視機前沒有座椅,老人家站著看有點累,於是到對面的泳池餐廳飲杯咖啡,便打道回府了。




在海濱公園,可近距離看到興建中的郵輪碼頭。

2012年4月27日 星期五

大話連篇



近期又興起看小說的興致,不想來來去去還是赤村次郎、東野圭吾,想發掘新口味,於是選了伊坂幸太郎的作品。

看過他的作品年表,才發現我看過不少改編自其小說的電影,包括早前看了原著的《金色搖籃曲》,還有剛剛看完的《Fish Story》,當年我在電影節看過電影版(片名是很有趣的《一首Punk歌救地球》),叫人拍案叫絕,於是借來小說,看看有何分別。雖說伊坂被歸類為推理小說作家,但大部分作品其實不像大家心目中的推理小說,有些甚至沒半點推理成分。

看了頭幾頁,發覺跟電影好像完全不同,看清楚一點,原來是短篇小說集,由四個故事組成,分別是《動物園的引擎》、《Sacrifice》、《Fish Story》及《洋芋片》,值得一提的是,「Fish Story」解作「吹牛的故事」,這四個故事,皆異想天開,充滿荒誕味道,用上此作書名,也甚貼切。

我先看第一個故事,有點平淡,不太對我的胃口。接著便跳去先看《Fish Story》,故事大網跟電影很接近,但中間有些細節位卻相去甚遠,例如女主角的年齡(方便導演中村義洋找愛將多部未華子演出?),也加入一些元素,令故事更讓人信服,也更添趣味(但總的來說,好像電影版反而比原著好看)。故事其實就是「蝴蝶效應」,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事,其實一樣可以影響深遠,所以大家不要看輕自己啊!

至於其他兩個故事,都以小偷兼偵探黑澤作主角,《Sacrifice》講活人獻祭,推理成分較重,也有點點驚喜。至於《洋芋片》,故事有點鎖碎,沒有太大感覺,直到尾段真相大白,才總算有些感人位,據悉中村義洋將會改篇這部作品(是中村第四次改篇伊坂幸太郎的作品了,男主角是他的御用的濱田岳),老實說,我腦海內很難想像如何改篇得好看,不過還是有點期待。

2012年4月16日 星期一

我的電影節(2012年)戴著肩帶去睇戲



這一年的電影節實在令人難忘,不是戲碼強勁,而是因為小弟踢波受傷,要戴著八字肩帶去看戲,那種不自在的感覺實在難以形容。

而且,今年電影節出奇地在復活節長假前結束(大概有關方面也預計到電影節的吸引力不及長假旅行的,電影節的衰落可見一班),加上3月下旬往新加坡旅行,回港後又很難再放假,於是回港後幾乎晚晚放工後趕去看戲,其實也挺辛苦。




零用錢(
Small Change

杜魯福舊作,第一屆電影節曾選映,放映場地是大會堂,今年適逢杜魯福誕生80周年及大會堂落成50周年,於是今年重映。

本片跟杜魯福眾多經典作品相比,只算是小菜一碟,也沒甚麼戲劇性,但拍出來充滿生命力,處處驚喜。看著一個個小演員,訴說著幽默又富親切感的故事,就像住在小鎮內,跟眾小孩一生活。雖事隔多年,但小故事永遠也不會過時。

2012年4月13日 星期五

大會堂的回憶


日期:201241

地點:大會堂、中環



雖不能說經常往大會堂,但小時候的確久不久便去大會堂一趟,通常跟父母去高座看畫展,有時亦會往外面的空中長廊拍照,當然,最愛的還是高座的樓梯,在此上上落落也是一種樂趣。

由於電影節的緣故,這天往大會堂看電影,電影一點也不好看,不過橫豎來到,順道看看大會堂50周年誌慶展覽。展場並不大,有些講做過甚麼話劇音樂節目的,也不太感興趣。最有趣的,還是展出當年照片那部分,看著那些照片,當年的回憶便即時返番嚟!




展場的布置也甚「懷舊」。

2012年4月11日 星期三

吃著茶果遊鯉魚門


日期:2012318

地點:鯉魚門

JL回港,決定帶他們到鯉魚門一遊。這天先往茶果嶺,帶他們到榮華冰室吃午餐,再沿著茶果嶺村前行,向油塘進發,不過,我們太高估L的腳骨力了,行到油塘,她已身水身汗,累得不想說話,我們在此等MH,再一同往鯉魚門,對我來說,這段路很短,但對L來說,卻是超漫長的。

幾經艱苦,來到鯉魚門,又是一大段彎彎曲曲的路,然後來到海濱學校改建而成的創意館,難得今天開門,正好可以讓L進內躲避陽光兼休息。創意館內展品並不多,其中一些是文物,反映鯉魚門的歷史,還是有一看的價值。而在一間小房內,則展出一些畫作。

由海濱學校出來,見一檔賣茶果的,大家當然不客氣,買了以後,到燈塔附近的涼亭吃茶果,此時涼風輕吹,感覺是挺舒服的。

繼續前行,便到達天后宮,JL寧願躲在天后宮後的大石休息,也不好勉強他們,於是我們一行四人,行呀行,終於抵達崖邊,嘩!這天甚多龍友,幾乎每個角落都有人帶著模特兒(或女友)來拍照,幸好,這裏還算寧靜。在崖邊坐了一會,便回頭找JL,再往銀龍吃下午茶,不過老實說,態度有點差,下次不想再幫襯了。




在茶果嶺對出,原來有一條長廊,最適合散步。

2012年4月10日 星期二

金色搖籃曲








第一次看伊坂幸太郎的小說,選了這本《金色搖籃曲》,五百多頁,只用兩天便追看完了。

雖沒看過伊坂的作品,但由其作品改篇的電影,我卻看過多次,《金色搖籃曲》的電影版我亦在電影節看過(片名為《宅配男金色搖籃曲》),導演是中村義洋,男女主角是堺雅人及竹內結子,故事曲折,十分好看。雖然一早已知道劇情,但還是不減我追看的興致。

電影與原著幾乎有九成一樣,只有一兩個角色被刪去。最大不同是故事結構,電影是全由主角的觀點出發,但原著分多個章節,第二節是一個旁觀者,透過電視新聞去了解這件事,然後第三節是一名報導文學家在二十年後的反思,然後才是最重要的第四節,亦是男主角(偶爾是女主角)角度去看這件事,從中可看到經過傳媒發放出來的訊息,可以扭曲到甚麼地步,對今天的傳媒業是一個好好的諷刺。

小說的主調,可以由一句主角經常說的話來反映:「人類最大的武器,就是習慣和信賴」,男主角被不知名勢力逼害,如何逃脫,第一是靠他多年來累積下來的經驗,第二就是信賴他的身邊的人──前度女友、學弟、昔日的同僚、仗義幫他的連環殺手、黑社會大佬等等,特別是前女友一段,更是精彩,雖然二人已情不再,在事發後更沒見過面,但一樣可以暗地裏幫助對方,最後小女兒替男主角蓋上「優」字一幕,更是神來之筆。

小說中很多伏筆,起初不以為意,原來在後來逃亡時正起了關鍵作用,作者真是寫得很細心,大概這亦是日本作家的特點吧。

2012年4月8日 星期日

受傷日誌(第一個月)

2012年35

晚上往樂富踢波,由於遲放工的緣故,來到之時,已經開波,在場邊等了一會,終於可以落場,無奈狀態不好,甫落場已覺腳步浮浮,加上球場有點濕滑,踢了十分鐘,果然出事,一次輕微身體接觸,馬步不穩,雖努力想保持平衡,最終還是跌倒地上,那時還不以為意,只覺左肩有點點痛,仍努力比賽,踢了一會,疼痛持續,一摸之下,左肩的骨骼明顯有異,知道中招,立刻坐的士往醫院,幸好Kelvin仗義幫忙,否則單手拿著衣物,也實在十分不便。

來到醫院,護士先替我打破傷風針,為我膊了三角肩帶,然後便分流至第三級別,一問之下,大概要等4小時,於是決定先坐的士回家。回家前先致電告之情況,以免家人膽心,幸好也沒受到責難。回家時,換過衣服,簡單地吃了晚飯,便坐的士回醫院,那時未夠12時,我大概10時登記,4小時的話,心想等多兩小時即可,還好,急症室有WiFi,悶的時候便上上網打發時間。無奈時間分秒過去,等呀等,等到4時左右才得見醫生,又要照X光,看完醫生(只看了10分鐘),醫生說是鎖骨骨折,便沒有甚麼說了。此時已快5時,還要去取藥(其實只是一般止痛藥),詭異的是,那時整個配藥中心只得我一人,但還是得等上15分鐘,政府醫院效率真高!配完藥,立刻坐的士回家,二話不說便上床休息了。


2012年
3
6

這天也不敢多睡,晨咁早起床往醫院看職業治療,幸好這次不用等太久,治療師說這種情況通常不用開刀,只需替我裝上八字肩帶即可。裝上肩帶,感覺並不自然,但始終放心了一點,左手也可稍稍活動。

這天只能放半天假,下午一樣要上班,有時站起來,還是有一點點痛楚。放工回家,整個人散晒,顧不了那麼多,連忙上床休息。這時M和H得知消息,也過來探望,還為我買了粥,雖然沒甚胃口,還是吃了一點點,但他們的關心實在讓人窩心。


2012年
3
9

往見骨科,聽完醫生講解,又放心了一點點,他說,這種情況最怕刺穿皮膚或壓著神經,我兩種情況也沒出現,只是骨折,應可自然愈合。我又問月底去旅行沒問題嗎,他很自然地答,只要不拿重東西便沒問題了,那就只好難為其他同行的人了。


2012年3月12日
J與L回港,不過他們早在別人口中得悉我受了傷,也沒太驚訝,J也只是說:下次小心一點吧。

2012年
3
13

再看職業治療,但只是簡簡單單地複檢一次,也沒甚他建議,我說,有時瞓到腰骨痛,有好幾晚甚至痛到不能入睡,究竟有甚麼方法,對方答沒有,肩帶要24小時戴著,而且不可向受傷那邊側睡,看來睡覺才是最大的問題。


2012年
3
18

這天與家人郊遊,全身大汗,回家之後,實在忍無可忍,要除下八字肩帶,我也不太敢看傷口,而且看起來還是跟另一邊有點不同,以後也會是這樣子嗎?其實無論脫下肩帶和戴上肩帶都需其他人幫忙,這個月來實在多謝S的協助,當然,她幫忙的還遠不止這些!


2012年
3
22日至26

按原定計劃,與家人往新加坡旅遊,由於我的左手不便,搬運行李的責任便落在其他人身上,實在感到萬分抱歉。幸好除此之外,其他方面還算問題不大。


2012年
4
2

再次醫院複診,先看職業治療,治療師說我已沒有痛楚,應可解去八字肩帶,但還是要看醫生的判斷,然後便交給我一張Form,說看完醫生再拿這張Form回來即可。

接著往見骨科,先是照X光,又是一輪等候,當我換好以後,那人問,你應該脫下肩帶,我說沒人幫忙我怎能脫呢?不欠那護士便說不用脫,真奇怪!

照完X光,還未到3時,再去骨科,登記處職員說今天多人,要等到4時多(預約時間是3時半),一聽灰晒,決定先去吃個午餐,竟在Canteen碰到舊同事。

吃過午餐,回到骨科,又是漫長的等候,等到4時半,終於可見骨科,醫生說尚未愈合,但表示通常9成都可自然愈合,然後又說可不用八字肩帶了。

看完醫生,拿著剛才那張 Form到職業治療,登記處的人卻說要醫生簽名(根本沒人跟我說過!),於是又要趕回骨科,然後又要排隊,排到我的時候,職員說醫生已走,著我留下Form,我說有人會聯絡我嗎,那人卻叫我直接找職業治療(明顯想卸責),此後整整一周,還未有人聯絡我,果然官僚!
醫生說過,要等三個月才知能否自然愈合,未來會怎樣,天知道,但凡事還是向最好那方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