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0日 星期五

看建築大師之作

日期:2011年9月25日
地點:太古坊Artis Tree

Frank Gehry(法蘭克 蓋瑞)的大名就聽得多,但他的作品卻沒看過,香港更是難得找到他的作品,難道他的創意與愈來愈趨向穩陣的香港「八字」不太夾?多得太古坊Artis Tree(我認為是香港眾多商場商廈附設的藝中廊中,辦得最好也最有誠意的一間,難道只有英國的生意人才珍惜藝術和文化?),我終於可體驗這位優秀建築師與別不同的創作歷程。

法蘭克 蓋瑞是當代其中一位具深遠影響力的建築大師。他透過其聞名於世的作品,包括畢爾包古根漢博物館和洛杉磯華特迪士尼演奏廳,重新定義了建築領域的範疇。展覽透過展出一系列草圖、精細的模型、富震撼力的圖像,讓參觀者探索這位當代其中一位最具創意的建築師之創作過程,了解他如何由靈感開始,一步步實現每項聞名於世的建築藝術。即使是看模型,也能感受他無比的創作力,他的作品,很少見正方形和圓形,有點不規則的感覺,原來他認為,在大自然之中,根本很少方形和圓形,因此建築都是由多個幾何圖形組合而成。

展覽的尾聲,展出他太古在司徒拔道設計的新大廈--OPUS HONG KONG,大廈即將完工,哈!難怪太古會舉辦這锢展覽了,原來是間接宣傳,但即使是宣傳,感覺上也比搵鬼仔鬼妹拍個扮歐洲的廣告高明一百倍!大樓據聞月租60萬,你同我都租唔起,希望入伙之前,畀我入去參觀一下,沾沾大師的創意吧,就於願足矣!



並非鬼畫符,而是Frank的草圖,至於畫緊乜,我就答唔到你囉。

2011年9月23日 星期五

9月視聽印象(2011年9月)活地阿倫情迷巴黎





《情迷午夜巴黎》
去過兩次巴黎咁大把,老實說,自己對巴黎感覺不算很強烈。
但活地阿倫可不同,他拍過紐約,拍過倫敦,拍過巴塞隆拿,但這次拍巴黎卻是不一樣,簡直就像一個小粉絲盲目地看待自己偶像,活地鏡頭下的巴黎,確是風姿綽約──聖母院、蒙馬特、聖心教堂、羅浮宮、塞納河、凡爾賽宮、橘園美術館、亞歷山大三世橋……他把巴黎完全美化了,這個城市幾乎沒有缺點,是Perfect的!我想,全世界也只有文化人和Shopping魔會如此珍視巴黎(證明我兩樣都不是)。

故事是有趣的,作家 Gil(Owen Wilson飾) 和未婚妻一家來到巴黎,竟然在午夜乘車穿越時間,去到二十年代的巴黎,也是他家腦海中的黃金年代,在那裏可以遇到作曲家 Cole Porter、畢卡索、海明威和《大亨小傳》、《夜未央》作者費茲傑羅、超現實主義大師達利和曼雷,還要為導演布紐爾提供靈感,甚至邂逅畢加索的情婦,的確很好玩(但奇怪的是,海報用梵谷作品作背景,但梵谷卻沒在本片中出現)。不過我有點懷疑,即使是黃金時代,真的那麼容易遇到名人嗎?真的那麼容混入那個圈子,為何我現在又無緣遇上王家衛和金庸?

Gil這角色也有點奇怪,他是完全不美國的人,有自己一套(左傾)的想法,看不過美式文化的庸俗,但竟然還能忍受未婚妻、未來外父外母如此長的時間,不是有點矛盾嗎?

故事最突出的人物,是Gil女友的舊同學,是個「山寨知識分子」(pseudo intellectual),乜都扮識,乜都搭到一兩嘴,知少少扮代表,這種人,大家身邊是不是都有一兩位?片中不知情的Gil女友,卻十分仰慕他,這也印證,無知的女子真的好易呃。(值得一提,片中飾演羅丹美術館導賞的正是法國第一夫人布魯妮)

此外,Gil喜歡20年代的巴黎,並戀上的
20年代的Adriana (Marion Cotillard 飾),但Adriana卻愛上18世紀末的巴黎,然而當她們回到18世紀末,卻發現那時的人最嚮往的是文藝復興時期,不正好諷刺大家都盲目愛上Good Old Days嗎?正如不少人都說90年代香港電影業好勁,但其實90年代的人卻說當時電影業不及80年代;又如不少球迷懷念90年代「東方王朝」,其實90年代球圈比80年代衰落了不少,而80年代球圈又懷念50、60年代「南巴大戰」、「南華三條A」,世事都是如此奇怪!
忽發奇想,假如活地阿倫拍香港,又會是怎樣的情節呢?




2011年9月17日 星期六

少年王晶闖江湖



《少年王晶闖江湖》

一直不算是王晶的擁躉,不過自問睇戲比較濫,王家衛又睇,王晶也不抗拒,早年的《青蛙王子》自問麻麻,甚至《精裝追女仔》都只覺一般,近年的乜Q嘢《雀聖》、《我老婆係賭聖》之類更係不知所謂,不過《賭神》又真係幾好睇,《賭俠》票房雖然不及《賭聖》,但今天記得《賭俠》的肯定比《賭聖》多,其他如《九品芝麻官》都好完整,甚至《少年賭神》我都覺得OK架!
在書店看見這本新書,原來是輯錄了王晶早前在《明周》的專欄,揭了幾揭都決定買下來,王晶一予人霸道、市檜的感覺,但看此書卻完全沒有這種觀感,只覺他寫來真誠,有碗話碗(當然,總會有一點自我保護的),而且還意外地謙遜,提到電視同期麗的麥當雄的《鱷魚淚》,他便確說比他的《強人》優勝,又例如說到《旺角卡門》的票房不及他同期的《撞邪先生》,但他也明白,今天沒有人記得《撞》了,只會記得《旺》片!
王晶經歷過高峰,也經歷過低潮,在書中談到高峰,他沒有不可一世,談到低潮,也沒有怨天尤人,這種態度也實在值得一讚!王昌由七十年代的電視到現今北上發展,根本就是半部香港影視史,看他的故事,就像回顧香港娛樂事業的光輝歷史,很有一看的價值,我幾乎一口氣便看完了。



2011年9月16日 星期五

我的電影節(2011年夏)感情的慰藉




今年的夏日電影節,最感興趣的是《卡門還鄉》,但可惜左度右度還看不了,於是好隨意地選了兩齣日本片和查布洛的舊片《四美圖》,無獨有偶,都是鬱悶中尋找感情的慰藉,有的虛驚一場,有的大團圓結局,但也有意想不到的結局,感情,永遠是難以觸摸的。



《初夏的誘惑》
哈!相信本片是不少中年麻甩佬的寫照,男主角戀上了青春少艾,不過此劇去得更盡,戀上的是女友的妹妹。初中女生小桃放暑假,來到姐姐佳代和她男友百瀨的東京家中,看著百瀨一步一步對小桃「起啖」,又的確幾好笑,但中段以後卻嫌拖拖拉拉,只見百瀨不斷致電小桃,佳代不斷死纏百瀨要求復合,都幾煩!最後是百瀨自作多情,相信對不少麻甩佬是當頭棒喝。

2011年9月12日 星期一

我的9.11(下)




9.11後幾年,我幾乎每年都會到紐約一遊,只要有時間的話,都會到世貿遺址看看。也發現每一年都會有些不同,不過直至上次遊紐約,遺址仍未開始建新大樓,不知下次再到紐約,新大樓落成未呢?
2001年1月

在世貿遺址附近的消防局,門外擺放了一個小小的紀念壇。

2011年9月11日 星期日

我的9.11(上)

轉眼間,9.11已十周年,就像每個美國人都記得甘迺迪遇刺時在做甚麼,相信大家都記得九‧一一時自己身在何方。
記得第一次看見世貿中心,已是1990年的事,即使在當年,這幢建築除了高之外,實在沒有任何突出之,設計有點舊式,但又不像帝國大廈那麼典雅,那個商場有點像七、八十年代的商場,其實吸引力不大,最記得當年商場最受歡迎的產品,是New Kids on the Block的紀念品,而家呢個組合去咗邊?
到了2000年,再遊美國,還在7月4日(美國獨立日)再到世貿中心,當然也只是到此一遊影張相而已,想不到,那是最後一次與世貿接觸。



世貿中心無疑係幾高,不過設計其實無乜特色。

2011年9月5日 星期一

台灣陽光普照巴士之旅(8)包公車去日月潭

日期:2010年11月25日
地點:台中市台中公園→南投縣日月潭
這天要離開台中了,其實短短兩天,一天還去了市郊,對台中印象不算太深,下次應該留耐一啲。
往日月潭的公車晨咁早就開車,我們把握時間,一早仆起身,不過酒店的早餐實在太不知所謂了,決定放棄在這裏吃早餐,寧願到附近搵食,隨意撞入 永和四海豆漿大王(雖然又叫永和,應該同大陸周圍都見既永和無關),點了溫豆漿、韭菜盒、鍋貼及水煎包,雖然簡單,但勝過酒店的早餐多多聲!
吃完早餐,我們還把握時間到台中公園逛了一會,雖然時間尚早,但不少人已在此晨運。
匆匆回到酒店Check-out,8時半左右來到干城轉運站,過了一會,旅行社的人來到,把車票及酒店收據等交給我,並講解行程,服務很細心,不過如果可以網上過數,然後電郵車票等收據給我們,其實更好。
到了8時50分,公車開了,全車幾乎無人,我們像包車!

不知何解,豆漿店都愛叫永和。

2011年9月3日 星期六

K11與tokidoki

日期:2011年8月28日
地點:尖沙咀K11

累!有點累!就隨意到尖沙咀走走算了。
以往都愛到明洞吃韓國餐,惟明洞所處身的大廈已拆了,明洞搬到另一條街,面積好像細了,裝修也靚了,但感覺不如昔日,以前像到韓國的地道食肆,現在卻跟一般香港餐廳分別不大。


明洞雖然搬了,但門面變化不大。

2011年9月2日 星期五

國際政治夢工場IV



《國際政治夢工場IV》雖然沒有初看第一輯的驚喜,看到出到第五本(夢工場II分上下兩本),還是忍不住買下來了。
作者沈旭暉用電影(有時是舞台劇)來切入國際政治,以深入淺出的手法,的確可以令人對國際政治有進一步的認識。這一集還加重了歷史的成分,對於讀歷史出身,平時對歷史也甚感興趣的我,自然更覺吸引。
其實書中介紹的電影,我只看過一齣(近年的確很少看戲),但一樣看得津津有味。其中講伊麗莎白一世、日本明治維新前的日本、喬治六世(可能我對英日歷史最感興趣),都令人對那段歷史有另一番體會。當然,不可能要要求有甚麼獨到的解,但作為消閒書還是不俗。


2011年9月1日 星期四

工廠女工的時代

日期:2011年8月21日
地點:石硤尾賽馬會創藝中心

長輩曾是工廠女工,為香港製衣業貢獻良多,如今雖已退休,但偶爾說起昔日的時光,仍是一臉自豪,這天石硤尾賽馬會創藝中心正舉辦「深水埗 創藝傳城」的活動,便決定帶長輩去看看,好懷舊一番。
再來到創藝中心,先在石硤尾的食肆歎下茶食下點心,這一帶仍保留不少老店舖,的確跟展覽很搭調。走進由工廠改建的創藝中心,長輩的舊記憶即時回來了,來到展場,看到多部衣車,她看到其中一部即說:我當年就係用呢部,我們當然把握機讓她跟衣車來個珍貴合照。
展場不算小,不但有關於工廠的展品,還有關於深水埗的衣食住行的資料,還有市集,算是很豐富,難怪也吸引不少人。


展覽位於創藝中心的中亭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