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9日 星期日

告別今敏




日本動畫界似乎受到詛咒,一位又一位頗受期待的動畫導演英年早逝。十多年前《夢幻街少女》的近藤喜文突然離世,以致多年來宮崎駿似終退不了(也怪宮崎駿之子宮崎吾朗不爭氣吧),如今吉卜力只好將希望寄託給米林宏昌。

十多年後,歷史重演,成就更高的今敏也離開了大家,跟近藤喜文一樣,師父(大友克洋)尚在,徒弟先行離開,同樣未夠五十,實在令人惋惜!




今敏的作品不多,電影只有四部,我電影節看過《東京契爺》,後來問同事借了《Perfect Blue》回家看。監督處女作《Perfect Blue》製作雖不算上乘,但敘事技巧和各種轉場銜接都令人眼睛一亮。2003 年的《東京教父》,則帶出濃濃的關懷及溫暖,歌頌人性的美善,間中有又不少笑位,是笑中有淚的作品。

兩齣作品風格迥異,但同樣叫人拍案叫絕,而且兩齣皆非高成本的大製作,但一樣可以令人看得非常投入,證明動畫首要的始終是創意,還有用心的製作。




據悉今敏的作品《千年女優》更加出色,可惜始終沒機看,至於最後一部作品《盜夢偵探》,據說更啟發了《潛行凶間》,期待將來有機會一看。

P.S.後來朋友告之,十幾年前我看過的一齣由大友克洋導演的電影(真人做的,並非動畫),原著漫畫就是今敏所作,這個畫家的確夠晒古靈精怪!

2010年8月21日 星期六

去荃灣搵叮噹

日期:10年8月8日

地點:荃灣廣場

得悉荃灣廣場舉行「多啦A夢40周年展」,當然要去看看!可惜,展覽最重要的場景,包括大雄的房間、技安的演唱會等,都要在商場消費滿100元才可入內,兩個人就要200元,我們二人吃午餐,消費還不滿100元,只好在商場頂「俯瞰」一下算了!

幸好除了這些場景外,商場內還展出不少叮噹收藏品,牆上又畫滿叮噹公仔,方便大家合照,又有叮噹Cafe,尚算豐富。

逛展覽之餘,我們也在商場吃午餐(夏麵館),並在荃灣廣場和荃新天地逛了一會,那些商舖皆熟口熟面,香港的商場真沒個性!或者說,香港地產業的畸型發展,根本很難令有個性的小商店生存下來,真可悲!




商場入口,有叮噹坐住時光機迎接大家。

2010年8月20日 星期五

又一城歎米紙

日期:10年8月7日地點:九龍塘又一城

A出國留學在即,我們一行數人為她餞行,選定了九龍塘又一城,本預算往一間吃Pizza的,後來有人建議到Rice Paper吃越南菜,想起來,五年前曾光顧海港城的Rice Paper,那一夜很難忘……

兩間店的裝潢差不多,都是有點東方味道的法式情調,但個人偏愛海港城那一間,因為有個超級無敵大海景。不過,這次也有意外驚喜,我們一行七人,竟可獨霸一間大房,完全沒人打擾,那張大枱足夠坐十多人,又有落地大玻璃,可以看到下面的溜冰場,感覺不錯!

至於食物嘛!精緻有餘,分量卻是有點的骰,不過也沒所謂,橫豎也不是找一個地方大大聚聚吧了!開心就是了!




Rice Paper裝潢不俗,環境很精緻。

2010年8月16日 星期一

8月視聽印象(10年8月)潛行凶間




《潛行凶間》(Inception)

終於忍不住入場看了這齣電影,一齣好型的電影,一齣好好玩的電影,但問題是,好型和好玩,未必就等如是經典!

說是型,因為電影條橋好有創意。N年前看《Total Recall》(中文片名是超衰的《宇宙威龍》),已經在想,導演只要在片尾筆鋒一轉,一部英雄故事,隨時可以變成南柯一夢(其實有一集叮噹就玩了這一招),到時不知觀眾會否割櫈?此片其實就是在現實和夢境之間兜兜轉轉,簡言之,就是「莊周夢蝶」的影像化和複雜化。電影猶如跟觀眾玩估真假遊戲,故事概念有點複雜,但導演又不會弄到大家完全跟不到,於是在明與不明之間,大家可以有不解釋,不同睇法,(自以為)睇得明的,會覺得好型!

2010年8月15日 星期日

一個人住第九年




《 一個人住第九年》

我看的第一本高木直子作品, 是《一個人上東京》,第二部就是《一個住第五年》,事隔數年,高木直子又推出她的新作,正是《一個人住第九年》。

和一個人上東京時前路茫茫經濟拮据還得到處找工作的日子不同,和住第五年時屈在小小的蝸居也不同,成名後的直子,第九年的生活變得為寬裕得多,不用再做兼職,也晉升為兩房一族,既有睡房,又有書房,而且也開始訂報生活。然而,經濟情況好轉,對寫作來說卻未必是好事,不再徬徨無助,感染力也大大打了折扣,看的時候總有種不痛不癢的感覺!

幸好高木直子在細微處還是讓人引起共鳴,書中寫她為倒垃圾所苦的生活,半夜去便利店遇到酒鬼,郵購地氈卻不合心水,或是晚上八點多超市快打烊的時刻買特價魚生,面對舊了但又不捨得丟棄的家電,這些生活瑣事,仍是充滿親切感。

不過,高木直子的作品,總是離不開自己的生活(稍稍離開一點,《一個人去旅行》已經不太好看),無奈她的生活又絕非多姿多采,再這樣下去,還有題材嗎?

2010年8月13日 星期五

去石硤尾逛市集




日期:10年8月1日

地點: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天時暑熱,實在不想走在街上,但又不想總是往商場鑽!剛巧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舉行創意市集,便決定去逛逛。

創意藝術中心每隔一季便會舉行市集,去年逛過一次,只有不足十個攤檔,但這次再來,卻令人喜出望外,攤檔相信超過百檔,佔據了展覽廳的兩層,而且賣的都是自製的手工藝品,極具個性,不會像逛商場間那樣,間間賣的都一式一樣。這日遊人頗多,場面很熱鬧,足證這次市集辦得頗成功。

不過再來GOD,卻發現店面大縮水,只及昔日的四分一,貨品也少得多,大概平時遊人始終不多,不能夠圍皮吧。




逛市集之前,我們先在創意藝術中心四周逛逛,這裏連「請勿攝影」個指示牌都型過人。

2010年8月10日 星期二

國境之南 太陽之西




《國境之南 太陽之西》

已過了緊跟潮流,乜都要鬥快的年紀,當現時人人看《 1Q84》,或是談論電影版即將上畫的《挪威的森林》時,我才看村上春樹93年的作品《國境之南,太陽之西》(還要是早已成為歷史的博益出版)。

看此書,源於同事執拾之時,摷了這本書出來,久未看小說的我,貪得意借來一看,結果花了兩天時間便看完。

我只曾看過一本村上的小說,當然是《挪威的森林》,沒有太大的感覺。反而看《國》,卻頗有共鳴,雖然我也不肯定自己究竟看懂多少。

《國》是一個愛情的故事,而且是中年人的愛情故事。男主角阿始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事業不俗,妻子賢淑,還有兩個可愛的女兒,但他心中始終惦掛著年輕時的知己和女友--島本和泉,某天,島本出現,阿始為了她,不惜放棄一切!這或多或少是中年男士的寫照吧!我不是說每個中年男士都會有外遇,但心中總對昔日有一些浪漫化的緬懷吧!

阿始的小學時的知己島本,可說是全書的重心,她像謎一樣的人物,隨時出現,隨時離開,直到書的最後,作者也沒有揭開她的秘密。不過,個人不太喜歡這個角色,當然也就代入不了阿始何以會為她,甘願放棄一切。反而阿始中學時代的女友泉,卻更令我好奇,一邊看一邊期待她再次出現,可惜,中學以後,泉只在阿始的同學口中出現過一次,然後等啊等,等到我死心時,她卻在結尾驚鴻一瞥,但相信不少人都懷疑,那根本上是阿始的幻覺(甚至有人認為,島本也是阿始的想像)。

看著本書,跟著阿始一路走,一路感受到那種無奈徬徨。或許,每個人都是阿始,隱藏在幸福生活中的,是外人無法知悉的困惑和遺憾,為了彌補這種遺憾,大家不斷尋覓,差別只是有些人修成正果,有些人選擇另一條不歸路。

PS‧這本書的翻譯好像有不少瑕疵,例如說主角跟女兒玩「壟斷遊戲」,「Monopoly」不就是「大富翁」嗎?

2010年8月3日 星期二

觀塘有鬼

日期:10年7月18日

地點:觀塘Osage

這日無所事事,在觀塘逛了一會,決定又到Osage走走,其實也不知這裏是否有展覽,就去碰碰運氣。

來到大廈入口,見沒有任何宣傳,以為撲個空了,還是按了鐘,說到Osage參觀,管理員讓我們入內,原來現正進行兩個展覽,分別是《Java's Machine:Phantasmagoria Jompet》及《表徵的重負:當今亞洲抽象派》。

前者是印尼藝術家Augustinus Kuswidananto(又稱Jompet)於香港的首次個展。Jompet的作品,以爪哇文化歷史作起點,其中《Java, The War of Ghosts》是展覽的重點,整個展廳中站滿「隱形士兵」,有些在打鼓(真的有鼓聲啊!),有些在持槍,加上現場只得幾位參觀者,總覺身旁有陣冷風,感覺猶如撞鬼,都幾恐怖!




連電梯也貼上了Osage的標記,配合燈光,有點詭異的味道。

2010年8月2日 星期一

7月視聽印象(10年7月)勁揪俠




《勁揪俠》

近年愈來愈多超級英雄漫畫被改篇成電影,《勁揪俠》改篇自同名漫畫,原著擺明居馬便反轉超級英雄漫畫,改成電影後,保留反英雄的主題,拍得流暢,也沒有一般惡搞作品的低俗。

主角是個沒甚專長的中學生,每天幻想自己是個超級英雄,更穿上自製戰衣自號勁揪俠,走上街頭警惡懲奸,但一次被人拍下片段,即時成為全國英雄,這一段便諷刺了互聯網的威力。後來他遇上紫天椒和大爸兩位真正的英雄奇俠,令他捲入真正的正邪大戰中……

這片有一般青春喜劇的典型情節,前段有點《美國處男》的感覺。更是很多藉藉無名年輕人的寫照,其實一直到最後,主角都沒有任何超能力,也沒有突然變得好打,全片沒有刻意誇張,反而藉生活化的情節,帶出主角在常人和「變身後」的生活。

片中動作場面集中主要由紫天椒和大爸兩位英雄負責,連串動作打鬥極之悅目,充滿暴力美(據說原著極度血腥,電影已算很忍手了),再刻意配上搖滾音樂,富玩味之餘,也看得過癮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