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風雨中遊海心



日期:2017年7月2日
地點:土瓜灣

小時候每到農曆新年,都會來到土瓜灣拜年,那時的感覺就舊!好舊!
今天土瓜灣當然有了一些改變,不過還是充滿舊味!哈!以前會嫌棄,今天反而懷念那種舊,那些舊樓,那些小店,在香港已變得愈來愈罕有了。
這天便趁假期到此一遊,先到海心公園,那是一個很細小的公園,最特別有二,一是那塊魚尾石,史提芬說以前是可以爬到石旁的,但今天已滿布欄河,不可走近了。二是海心亭,整個亭就海傍,置身其中,猶如被海包圍,感覺很特別,更特別的,是我們剛好看到對岸正在下起大雨,真的有種東山飄雨西山晴的味道。
趁着雨還未至,趕快離開,向着牛棚進發,這裏保留了當年的紅磚建築,值得一遊,可惜牛棚現正舉行的展覽沒啥吸引力,我們看了一會便走了。沿途再看見一些唐樓,正是我小時候拜年之處,相信已被地產商及市建局虎視眈眈了。

2017年7月5日 星期三

澳門逛街街(3)公園,全部都係公園!


日期:2017年3月26日
地點:大潭山、湖畔公園、氹仔中央公園、卡夫卡、花城公園


話說我們在路環市中心乘坐巴士,在路氹之間左兜右兜,大約半小時,選了一個我認為距離下一個目的地最近的車站下車,查看網上地圖,發現這裏有個湖畔公園,於是又貪得意過去看看。
所謂湖畔公園,其實出奇地細,但旁邊有條司徒澤雄神父馬路,應是往大潭山環山徑的,不過這次有老人家同行,就不想行太遠,只沿着馬路走,算是來過大潭山吧!行到半路,發現馬路旁有個長長的觀景台,雖然視野一般(畢竟在山腳嘛),但設計型格,加上這裏幾乎沒半個人,清幽寧靜,算是一個小驚喜。
逛了一會,繼續起行,湖畔公園對面是一座屋苑,屋苑內有個超市,我們又無無聊聊走去行超市,發現超市比想像中大得多!於是我們又順便為晚餐、宵夜及明天早餐作準備,近年去旅行,逛超市已變成一大娛樂,我是不是老了,哈哈!

無意中在大潭山山腳發現這個觀景台。


觀景台設計型格,以木造為主,與四周的自然環境很匹配。 

至於湖畔公園,其實細得可憐,繞湖一周不用5分鐘,設計也很老土。  

滿載而歸後,我們繼續行程,目的地是氹仔著名的Cafe卡夫卡,查看地圖,看似不遠,但其實也行了近半小時,幸好途中經過氹仔中央公園,應是新落成的,四周都是高樓大廈,就只有這個長方形的公園是綠化帶,真的有點像紐約中央公園(當然細得多啦!)。由於是新落成,建設也頗新穎,特別是中間的圖書館,由一條旋轉樓梯走落去,令我不期然想起Apple Store呢。
來到卡夫卡,裝潢也實在不錯,只是大概太出名了,食客頗多,感覺有點兒擠迫和嘈吵,沒有想像中那麼Hea,跟台灣的Cafe相比,實在少了那種悠閒的味道,有些東西,就是複製不了。
吃完下午茶,又要走一段路才到上穿梭巴士的地方,途中又經過花城公園,這個公園設計古色古香,頗有蘇州園林的味道,若是六月開滿荷花時,其實很美,不過這次經過是三月,加上天色已晚,便未有久留。
坐穿梭巴士回到酒店,休息一會,便在露台吃晚餐和消夜,夜涼如水,潮浪聲環抱,這樣子吃晚餐,更勝過光顧餐廳呢!

氹仔中央公園,用了很多玻璃天幕,既可遮風擋雨又透光,感覺很不錯。

來到卡夫卡,門面的確幾型仔。


店內裝潢也予人不落俗套之感,假如人不多時,其實幾舒服。


我們點了鬆餅和厚多士,加上咖啡和茶。


途經花城公園,也順手影了幾張相,到此一遊。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老香港半天遊



日期:2017年6月28日
地點:蘇富比藝術空間

趕在結束之前,終於看了何藩在蘇富比藝術空間舉行的攝影展,展覽展出了30多幅他的經典遺作,還展示由18歲伴隨何藩到80多歲的一部Rolleiflex3.5F雙鏡反光古董相機。

是次展覽展出的,都是何藩以香港為背景的作品,主辦單位也很有心思,用一個地圖顯示這些照片是在哪裏拍攝,並展示今昔對比,好讓大家更有概念。

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

荒木經惟的荒誕美


日期:2017年6月14日

地點:中環Over the Influence

終於把手頭的任務完成了,放下心頭大石,心情即時唔同晒,決定脫離宅男行列出外逛逛,就先去一早已想參觀的荒木經惟展覽吧!


荒木經惟的名子,大家都耳熟能詳,這次的展覽(5月18日至6月30日)也是這位怪雞攝影師在香港歷來最大規模的個人作品展,展出他的70多幅作品,包括50多幅「Last by Leica」以及20幅寶麗來作品。

2017年6月1日 星期四

5月視聽印象(17年6月)即使是失敗者又如何


《四重奏》
(註:大量劇透)
終於看了《東京愛的故事》「金牌編劇」坂元裕二加松隆子、松田龍平的日劇《四重奏》,有人說此劇是「神劇」,有人說此劇是近十年最出色的日劇,看過以後,唔……應該怎麼說呢,劇本是有心思的,對白是精彩的,輕井澤外景是美得誇張的,也讓人反思好多問題的,而且題材看似嚴肅但拍出來又看得人開懷,實在是難得,不過跟不少人日劇如《半澤直樹》及《下町火箭》一樣,前半段比後半段好看,頭五集有點兒懸疑,有不少謎團,的確令人有追看的意欲,而且第二至第四集,一集主線講述真紀(松隆子飾)以外一位成員的過去,也分配得很好,第五隻小雀(滿島光飾)的身份敗露,也看得人握腕……然後,真紀丈夫一出,反而覺得高潮已過了,或許我接受不了松隆子的丈夫是這個樣子吧,哈哈!

小弟未看此劇前,有三大誤解,第一,以為此劇很嚴肅很沉鬱,結果反而覺得此劇很輕鬆,也有很多有趣的點子,特別是家森(高橋一生飾)的奇怪理論,好笑之餘又會讓人想:又好像頗有道理呢!第二,沒想過此劇前半段有點懸疑的成分,吸引人追看下去;第三,以為此劇講音樂家,應該全是上等人吧,剛好相反,此劇講的,其實是一班廢青(或廢中?)的故事。

看完此劇,的確留給大家不少思考空間,這大概就此劇的成功之處吧:

1:此劇一開始,一段餐桌前有關炸雞的對話已經先聲奪人,先讓大家認清四位主角的個性,同時又讓人反思,一些大家習以為常的事,是否便一定正確無誤,你認為這樣子最好,是否代表其他人也這樣想?

2: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建基於信任之上,但信任是否代表便要剖開心腹,把自己所有秘密都告訴別人?劇中各人,都有背後不想告訴人家的故事,都曾經欺騙別人,都有或明或暗地單戀別人,錯綜複雜的關係,卻無損他們的友誼,因為大家都明白,為其他人留下一些空間,不要事事干涉,少是最佳的相處之道,就正如家森的「表白三部曲」那樣,明明大家都知道,但也不代表一切都要攤出來講,有時口裏明白便足夠了。

3:劇中家森曾說過,有時為興趣比起為夢想玩音樂便更佳,這也是我經常想的問題,假如把一樣喜歡事物變成職業,變成奮鬥目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當興趣變成夢想,便不能再輕鬆面對,當做得疲累的時候,還可以有甚麼寄託呢?

4:全劇結尾,家森收到一封信,由小雀讀出來,大意是,主角們玩音樂那麼差,為甚麼還要繼續「獻醜」,這大概就是全劇的主題吧!是的,他們不是甚麼音樂奇才,將來也肯定不會成為大音樂家,但又如何?既然他們喜歡上音樂,他們自然有權去嘗試,這個世界沒有規定,一定要玩音樂玩得出神入化,才有權利站上舞台的,正如我寫文章當然是業餘得很,但沒有人可以奪去我寫下自己的想法的權利(當然,看不看或聽不聽則是你權利)。

5:人生也一樣,不一定要事業有成,賺到錢買到樓才能活下去吧!每一個人,即使像劇中四位主角那樣,是逃離東京的失敗者,對前路也沒有甚麼計劃,但也不代表他們不可以昂首繼續走自己的路。

6:最後我還是要說,日本人真好,即使他們未能在東京(或其他大城市)找到容身之所,一樣可以退到鄉郊,找尋適合自己的位置,我們呢?難道真的要退到大灣區!



2017年5月28日 星期日

澳門逛街街(2)初遊九澳




日期:2017年3月26日
地點:九澳、路環市中心
一早知道路環有個地方叫九澳村,但多次住在路環,卻始終沒來過,這次見天氣還不算太熱,便決定到此看看。由酒店出發,可以坐巴士,不過查看地圖,好像又不太遠,於是便決定步行前往。雖說不太遠,但沿路大多沒有行人道,巴士汽車在身邊擦過,又的確不太好玩,我們沿着黑沙馬路行,不一會轉入九澳村路,此時車較少,只剩下貨車及泥頭車,原來這一帶有很多地盤,不禁令人想起香港的棕地……

來到九澳村,就是一條小小的村莊,勝在夠寧靜悠閒,但由九澳村前往我們想到的九澳七苦聖母小堂,原來還有一大段路,只得繼續沿着公路走,大概走了20分鐘,已來到接近海邊,有一條小馬路上山,便來到聖母村了。 

聖母村一帶,即使今天來說也是路環的最盡頭,除了這座教堂外,附近都是水泥廠、油庫和小工場,可以想像,幾十年甚至上百年前,這裏更是與世隔絕,因此便被有關當局看中,作為痳瘋病的療養中心,因此聖母村又稱為痲瘋村。 

聖母村由五間舍屋、一間教堂舊址及一座七苦聖母小堂組成。右邊就是廢棄了的葡式建築,痲瘋並過去是無法治療的絕症,1895年澳門政府與教會把這個幾近與世隔絕的地方規劃成痲瘋病療養院區,讓痲瘋病人在此療養,後來痲瘋病受到控制,院舍於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關閉。現在剩下的幾棟葡式老宅,粉紅色、綠色、黃色和一棟較新鮮艷黃色黃色建築,充滿歲月的痕迹。不過來到時發現有工人正在動工,部分更搭了棚架,看來正好進行修復工程,不過修補後,便變成另一個龍環葡韻,不錯是光鮮了,但又失去了原始的風味,真矛盾。

村的另一面就九澳七苦聖母小堂,雪白三角型如巨大帳幕,叫人眼前一,我們來時沒有開放,也不見神職人員,只得在外圍拍些照片。教堂的前身一間小禮拜堂,在 1934 年由澳門主教開幕,1966 年重建成今天的模樣,共十五扇門的教堂通風透氣,當年方便痲瘋病人及家人進出,同時服務九澳居民。北門上的耶穌受難像,該像重 180 磅,高 2.6 米,造型優美,是由意大利米籣的雕塑家麥善拿設計,並免費給七苦聖母小堂的。由於這裏遠離市中心,除了我們之外,沒半個遊客,置身於此,心情顯得特別祥和。


2017年5月25日 星期四

羅渣摩亞與占士邦


剛剛聽到羅渣摩亞離世的消息,雖然明知人人也有這一天,但想到他當年的雄風,便不免讓人覺得唏噓了。
我曾經很迷邦片,可以把歷來邦片由第一齣背到最後一齣(近车斷纜了),還會剪存有關邦片的報章報道,製作一本小冊子。
辛康納利當007時,我還未看電影,我看的第一齣占士邦電影,就是羅渣摩亞主演的《鐵金剛勇破太空城》,看完之後喜歡得不得了!最後一齣在戲院看的邦片,也是羅渣摩亞主演的《鐵金剛勇戰大狂魔》,加上他是演得最多占士邦的演員(7套),所以我印象中的占士邦,就是羅渣摩亞。相對辛康納利陽剛化的風格,羅渣摩亞則加入了一點點英式幽默,有些人覺得他更貼近英式特務的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