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6日 星期三

9月視聽印象(17年9月)關於《打死不離三父女》的二三事


《打死不離三父女》(Dangal)
(註:小量劇透)

首先,電影中關於性別歧視和諷刺印度體壇官僚主義的片段寥寥可數,本片其實就是典型勵志故事再加父女情而已,故事有點公式化,總教練被描寫成壞人一段最明顯(幸好最後不是主角打一拳洩憤咁老土啫),不過全片拍得流暢、緊湊、沒有悶場加點點感人,這樣已很足夠了,反而那個「自稱」東方荷里活再加「窮得只剩下錢」的強國,就是拍不出一套如此雅俗共賞的商業電影,也實在叫人慚愧。

一邊看此片,我想起的不是印度摔跤,而是日本女子摔跤(日本女子摔跤有多強,自己Google下吧),持別是濱口京子,沒記錯的話,她父親也是著名的「魔鬼教練」,奧運爆冷敗於王旭後,父親立刻罰她在場內做掌上壓,你說多恐怖!是的,這種魔鬼教練也可說是正邪難分,大家看電影時當然同情男主角Mahavir Singh Phogat(Aamir Khan)飾,但換了在香港,這樣的父親不就成了「虎爸」嗎?

說到最多「魔鬼教練」的國家,我懷疑就是中國,究竟他們是為自己還是為了選手,是一將功成萬骨枯,是像香港某人那樣「借運動員上位」,還是出於好意不想浪費天才?那大概也是一道哲學題吧!世事從來不是非黑即白的。這又讓我想起早前電視新聞指,美國某大學啦啦隊教練強迫選手做一字馬,結果被炒收場,但假如他沒被炒,最後把選手的潛力迫出來,最終成為全國冠軍,那又變成另一個故事了。

電影中另一道課題,就是一個小孩擁有某種天賦,是否就要犧牲一切,包括童年生活,去培養這種天賦?一個人擁有天賦,是否代表「能力愈大,責任愈大」,他就不可以選擇做個普通人呢?或許在印度,這是沒有選擇的選擇(因為另一條路更差),但在香港,可不是人人都想這樣子的。

電影最值得一讚的正是尾段,父親被人鎖到房內,女兒在父親缺席下出戰決賽,「正常」情節是女兒沒有父親支持下節節敗退,直到父親終於找到方法出來,講一兩句金句式的支持說話,女兒即時打了強心針,反敗為勝……本片卻反其道而行,父親一直都沒法出來,最後女兒卻憑自己之力(和父親教授的絕招)擊敗對手。運動員從來都不是教練的替身,女兒也不是父親的替身,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最終還是要靠自己的。這比把父親的重要性無限放大高手得多。

PS1:電影拍的摔跤比賽好好睇,搞到我好想睇番場真正的比賽,可惜,通常只有奧運期間才有機會睇到,仲要係等中國入到決賽先會播。
PS2:我明明記得幾年前「印度劉德華」係指Shah Rukh Khan,當年他是港人唯一認識的印度明星,靚仔(印度標準)兼屬偶像派,更配合此名,不知何解現在以訛傳訛變成Aamir Khan是「印度劉德華」,難道誰人紅誰就成為「XX劉德華」?
PS3:電影中兩名女兒細個時候明明好靚好可愛,點解大個之後反而肉酸咗!
PS4:不知有沒有人像我那樣,最感動(睇到喊)的,是女兒哭求父親不要把她們的頭髮剪短一幕,令我想起某人小時候的故事,哈哈!

2017年8月27日 星期日

生於憂患 死於安樂


《一個人住第幾年》

曾經是高木直子的粉絲,她的「一個住」系列和「一個人到東京」系列,我都很喜歡,看着心口寫個「勇」字,便到東京闖天下,那種毅力甚至令人動容。
但問題來了,現在高木直子已經成名了,不用憂柴憂米,不用為屋租或生活費而煩惱,而她的經歷也不見得很豐富,因此接下來的題材,反而沒有當初的吸引。其實她已經察覺這種問題,轉而寫飲食、旅遊和跑步,無奈這些更像是消閒性質,因有了昔日的感動。
在新作《一個人住第幾年》中,這問題更加明顯,是的,甚麼也沒有時,一個人的確是問題多多,但當她已經名成利就時,一個人住便不是問題了:屋子變大了,也不為三餐而絞盡腦汁,反而為雜物而惱煩,這種煩惱誰沒有?有必要看高木直子嗎?當一個人生活得久了,一切也變得順理成章,也不再有適應的問題,這個題材實在沒有必要再寫下去了。
想起當日看《一個人上東京》的感覺,有些感覺,是很難再複製的。
看來高木直子也是時候再尋求突破了。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好香港的展覽

日期:2017年8月13日
地點:大會堂

自從某個二世祖經常「香港好」掛在嘴邊,這三個字難聽過粗口!因此對又一山人和陳幼堅策劃的這個展覽,本來興趣不大。
但這天經過中環,貪得意過去看看,哈!三個字擺位改了,觀感立刻不同,更有點喜出望外之感,這個《好香港 好香港》(Very Hong Kong Very Hong Kong)展覽,其實語帶雙關,一方面,展示數十年的香港創作的好東西,另一方面,又展示生活日常可見香港經典「舊」物,包括紅A產品、小巴牌、九龍皇帝等饒富香港元素的事物,讓人懷念那個香港人最有自信,最創意爆棚的年代。
展覽包括了6個創意界別(另有5個界別在灣仔動漫基地展出),包括攝影、時裝、電影、音樂、產品等等,展出超過150件地道創意物品。
看完展覽,的確令人甚感自豪,但換個角度看,為何今天香港,創意產業卻是停滯不前,一句年輕人不上進的解釋了一切?還是大家炒股炒樓更易搵錢,沒有人肯花思在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上,還是政府的資源錯誤地用在不適當的地方(大家都知道,現在控制政府撥款的是哪些人),都值得我們深思。

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7月視聽印象(17年7月)在熱血與誇張之間


《小巨人》(小さな巨人)
(註:大量劇透)

1:說實話,我一直以為本劇是《半澤直樹》原作者池井戶潤的另一部作品,後來才知根本與池井戶潤沒有關係,只是幕後的倒是《半直樹》的班底。因此,全劇無諭結構(5集一個故事,跟《半澤直樹》及《下町火箭》一樣)、風格(誇張的表情、緊湊的情節、不斷翻叮的對白)、演出者(香川照之及安田顯都曾演出《半》或《下》),還有設定(男主角有個出賣自己的上司,也有一班戰友,還有一個沒有所謂的太太等等),男主角長谷川博己其實外形上也有點似堺雅人,最好笑是一開首,影着男主角的大頭慢慢拉Wide,然後說着「半澤」式的台詞,真的誇死大家唔聯想到半澤!不過,有時明顯太過刻意(例如代表時間推移的太陽,香川照之劇中名字為小野田,顯然想人聯想起大和田),令作品缺乏新鮮感,而且過份計算,也大大削弱了感染力。

2:劇集可說是「警察版半澤直樹」,劇情的確很緊湊,推進也很快,但往往快得讓人難以消化,而且為求扭橋,用了不知多少次誤導觀眾的技倆,例如男主角香坂真一郎(長谷川博已飾)懷疑上司小野田義信(香川照之飾)是真兇,上下兩篇加起來超過三次,是否太過重覆呢?此外,為求產生驚喜效果,以致部分劇情犯駁得過份,有些情節,例如山田春彥(岡田將生飾)被捕,之後一集輕一兩句又話無事,實在有點兒戲,而香坂和山田放走及私藏犯人,只要通風報信給記者,便輕易重獲自由,結局又當甚麼事都沒有發生,叫觀眾睇到有無搞錯,至於兩集尾段的破案關鍵,其實也有點夾硬來,去到全劇尾段,香坂突然像有天眼通那樣,講出整件案件的來龍去脈,便有點自圓其說之情況,所有劇情,都是為了緊湊而緊湊,為了驚喜而驚喜。

3:搵得香川照之,都預咗會有點兒誇張(以前的香川不是這樣的),但連長谷川博己也是七情上面,二人尾段「鬥演技」一幕,我笑到停不了(沒搞錯,是笑)!特別是香坂發現父親受賄時,震驚到跌坐地上,便喜感十足!

4:日劇最愛就是不斷無限Loop金句,繼《半澤》的「加倍奉還」後,本劇的金句是「敵人往往會喬裝成夥伴」,全劇也不斷玩估敵友遊戲,讓觀眾猜測每個角色是友是敵,但這種金句及橋段玩得太多,便給人技窮之感,後段也幾乎完全估記得到了。

5:彈完了,劇中幾個重點也值得我們反思。第一,全劇強調地方與中央的矛盾,這在橫山秀夫的不少作品(如《64》)也看得到。日本似乎很強調中央和地方的衝突,中央是高高在上的,是精英,地方則是低層,是沒地位的,當然在香坂等人激勵下,地方警察才發現自己也有本身的作用……其實中央和地方,是否真的不可以各司其職,真的要分高低呢?看在香港人眼裏,這種中央與地方的較勁絕對感同身受呢,哈哈!

6:劇中最大的誤導,就是起用香川照之,大家一定以為他就是Final Boss,而劇中亦不只一次誤導大家這一點,只是最後原來大家都誤解他了,而他也是很多上位者的寫照——自己沒有犯事,但當坐上高位後,為了「顧全大局」,難免要作出一些違心的妥協,劇中香川經常提到「組織」,而「組織」實在是一個很可怕的東西!大家為了某個目的組成一個組織(在本劇,警視廳的目的自然就是維護法紀),但過了一段日子後,組織最大的目的卻是維護組織的存在,本來的目的反而成為次要,那好像很可笑,但看看國際奧委會、XX教會、XX黨,不是都是這樣嗎?這就是人類社會最可悲的地方。

7:全劇最有趣的是,男主角香坂雖破了案伸張了正義,但他也最後耍了一些手段,不久以後,他或許會坐上小野田的高位,但他可能也是另一個小野田了!這讓我想起了不少參加革命的有志之士,一旦當權,又變得當日想反對的人一樣了!(嗱!我無影射任何國家或政權架)

2017年8月4日 星期五

《何者》 誰是真正的自己


《何者》

早前在飛機看了電影版《何者》,回港時便決定找回朝井遼的原著來看。由於先入為早的緣故,一邊看一邊想像電影中的演員,這樣子看書其實很有趣!

跟朝井遼前作《聽說桐島要退社》的大幅改動不同,本作小說跟電影相差不大,雖然人物也跟《聽》一樣眾多,但以主角二宮拓人的第一身作敍事結構,但有趣的是中間穿插了各人的Twitter內容,讓大家了解各人的心態(或各人想其他知道自己的心態)。

小說以大學生求職作主線,這跟香港不同,我們是東家不打打西家,但日本卻不同(韓國好像也差不多),第一份工作是相當重要的,能夠進入心儀的公司,便會前程似錦,反之,未來也不會是坦途,第一份定終身,大學生畢業生壓力之大,可想而知。而考生要透過履歷表、筆試、面試及討論來爭取獲青睞,正如小說中光太郎所言:我只是求職出色而已,但不代表我工作會很出色……這就是這種面試制度的盲點,人人都以假的形象去示人,考的人知道,面試官也知道,大家都在做戲,這樣子發挖人材,顯然是一條錯誤的路,但大家都因循下去,當在做一場戲,這就是職場的可悲之處吧。

小說談及一班人組成「求職小組」,希望交換情報及心得,大家也算得上是戰友吧,但其實大家都隱瞞了很多事,當有人求職成功,其他人表面上為他早一步上岸而高興,其實心裏卻是妒忌得不得了,不斷上網,希望發現他入職那間公司有多差勁,那麼心裏便會輕鬆得多。這,就是人性吧!

眾多人物之中,最有趣的就是隆良(電影版是由岡田將生扮演),就是那種懶有嘢的人,總是不想跟大家行同一條路,對大家一頭栽進去求職不以為然,但其實可能甚麼也沒做,也可能只是講一套做一套而已,這種人,大家身邊是否總有一兩個呢?哈哈!

作為新一代最著名的作家,朝井遼能夠掌握年輕人好惡,小說中談年輕人,都埋首於虛擬世界之中,人人都用Twitter來建構身份,或是暗中透過Twitter來窺看對方,男主角二宮拓人(電影版由佐藤健扮演),便是透過互聯網,以冷眼旁觀的心態,自以為高高在上地審視眾人,結果他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在現實的求職生捱中屢試屢敗。

反而像光太郎(電影版由菅田將暉扮演),沒有機心,沒有計劃,順勢而行,反而傻人有傻福,機關算盡,往往人算不如天算。

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

我的電影節(2017年)看世界電影 想起香港


今年真的超忙碌,不但電影節觀看電影少了,還遲遲未有時間記下來,眼見夏日電影節已經殺到,才連忙收拾心情來寫一寫,今年看的電影比較雜,除了有我喜愛的日本片和印度片,也有阿根廷、伊朗的電影,還看了一齣紀錄片!而有趣的是,無論哪國電影,都可以讓人反思香港的情況,一路看着,一路聯想到香港,也是一種很有趣的觀影體驗。

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7月視聽印象(17年7月):鄧寇克 逃避不可恥且有用


《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
(註:大量劇透)

1:中學歷史課是從來沒有教過鄧寇克之役,不,應該說中學連二戰也沒有好好教過,第一次聽過鄧寇克之大名,是看《讀者文摘》的《二十世紀大事實錄》才認識。關於二戰,更多電影着眼於諾曼第登陸戰、史太林格勒之役等,很少以鄧寇克之役為背景,這也是正常的,因為這類電影都以盟軍為主線,講主角奮勇殺敵攻城掠地才夠熱血,而鄧寇克之役卻是以盟軍慘敗大撤退告終,基斯杜化諾倫藝高人膽大,寫敗戰一方,卻依然能夠激奮人心,這大概就是導演成功之處。
此片講的,就是即使暫時落敗,但也不能氣餒,正如一眾主角回到英國,有志願人士對他們說:「做得好!」其中一位士兵說:「做得好?我們只是保全性命而已!」那志願人士說:「這就足夠了。」是的,套用中國成語:「勝敗乃兵家常事。」最重要做到勝不驕,敗不餒吧,又要套用中國成語:「留得青山在,那怕沒柴燒。」電影的重點,就是如何面對逆境,今天的香港人,大概也可從中反思,一時的敗退,不代表永不翻身,學習如何勝利之前,先要學習如何落敗,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