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日劇,全部都是日劇:家庭的覊絆

看日劇,有時不必趕潮流,不必跟人鬥快,早前看過兩齣日劇,有一些感想,就跟大家分享一下吧!這次分享的兩齣,都與家庭有關的。不過日本編劇高手得多,寫家庭,也不一定要整天把「一家人最緊要齊齊整整」掛在嘴邊的。
備註:大量劇透


《家族的形式》
典型日劇套路,一個喜愛孤獨的男子,很享受無拘無束的生活,突然有天父親由鄉下來東京找他,還帶來一個「唉吔」細路,自然有很多衝突。這難免令人想起《不能結婚的男人》,不過大口仔飾演的男主角跟《不》中的阿部寬不同,大口仔並沒有社交恐懼症,只是更喜愛一個人而已,由於小弟有時都頗享受孤獨的,看此劇初段,總覺得編劇「偏袒」父親一方,不斷強調一家人要互相支持,好像有意無踩低「離群」的一方。而且父親西田敏行經常沒詢問之下帶人到大口仔家開餐甚至弄致火警,其實都頗討厭,只是西田敏行功力好,不會做得太乞人憎而已。
到了尾段,幌然大悟,原來父親是有苦衷的,又即時改觀!大口仔和上野樹里飾演兩位享受獨身的人,都演得不錯,結尾大口仔在葬禮中求婚也是神來之筆。縱觀全劇,輕鬆之餘又令人反思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其實算是不錯的。
不過,劇中大口仔那間屋的小型閣樓真的超正呢!若我也擁有這個閣樓,我都想多些獨處呀,哈哈!


《歡迎來我家》
又是池井戶潤作品改編,不過今次沒有銀行了,講的是一家人突然被變態佬看中了,經常來作破壞,以至本來安寧的一家立時惶惶不可終日,最後當然是一家人團結起來,互相扶持,一起捱過艱難啦!相葉雅紀飾演這種無用男,簡直不作他人想,最重要是雖無用,但大家看時又不會討厭,有村架純還是這麼可愛!演父親的寺尾聰,天生怕事,又真的入型入格,跟他在公司中的對手竹中直人也擦出火花(當然例牌有公司全部鬥爭之類,畢竟是池井的作品啊),南果步飾演樂觀媽媽也很入戲,整個家庭的確予人平時或許會吵嘴,但危難關頭會團結面對的感覺。
不過,此劇是由短篇改成,作了超大幅度的加油添醋,包括加入了澤尻的角色(近年改編日劇都興夾硬加個女主角啊),加得還算可以,當然不能跟《為了N》加插三浦一角相比,至少不會突兀就是了。
但問題是高潮來得太早,大概第六、七集,相葉被刺傷就已是高潮,尾二一集,為了製造戲劇性,暗示澤尻與跟蹤狂有關係,最後是「唓!」一聲,而相葉找到跟蹤狂,以為又是一番高潮,最後是相葉嚴斥跟蹤狂作結……之後回想,其實跟蹤狂也沒有做過甚麼恐怖事,只是破壞過他們家的盆裁之類吧,但卻弄得如生死存亡那麼誇張,套劇難免給人故弄玄虛,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雖然,頭幾集我真看得頗緊張啊,哈哈!

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看守者之眼 看出世情


《看守者之眼》
(註:小量劇透)

橫山秀夫曾經當過記者,因此看他的作品,總是有種真實感存在,就像這本《看守者之眼》,無論寫看守所管理員、潦倒作家、離婚調解員、編輯等等,人物刻劃都很細緻,顯然作者的確對這行業很了解。與此同時,他的作品都沒有太多味精!當然,也會有人覺得他的作品實在太平淡了,沒有太多戲劇性,所以,喜歡橫山秀夫與否,端視你是否接受相對平淡的故事吧。

我承認,看這本《看守者之眼》是被騙的,我還以為整本小說都是以前看守者為主角,講的就是這位前看守者憑著三十年來接觸犯人的經驗,在退休後當兼職「刑警」偵查案件,看了第一個故事,他的搭擋是一位年輕的女警,專責編製警員刊物,心想,這個配搭不錯啊!怎料看第二個故事才知道,原來這是短篇小說集,而且每個短篇沒有任何關連,實在可惜啊!這個點子若是東野圭吾來寫,可能真的發展成系列,有點兒可惜,不過橫山秀夫似乎沒有這個企圖心就是了。

說橫山秀夫的作品,雖是平淡,卻也絕非無味,這些作品中,沒有甚麼特別詭計,沒有秘室殺人,而且當中有幾個故事甚至沒有兇殺案,但看到最尾,不少還是覺得有點驚喜的,不用甚麼味精一樣做到峰迴路轉,這樣才是高手吧!

或許小弟工作的緣故,對《安靜的房子》中的主人翁特別感同身受,因為編輯最怕的就是鬼揞眼,發現自己錯了又無法挽回的驚懼心情,是絕對明白的,至於那個不在場證據其實不難測度出來(這是全書唯一玩了不在場證據的一部),但利用編輯出錯帶來出,又的確頗有趣。

故事中的每個人都有些私心,大家為了自保,往往會作出一些可能影響別人的決定,甚至失去方寸,把身邊的人都視作敵人。但作者並沒有以道德的眼光去看待這些人,因為他明白,這就是人的天性吧。只是原意為了自保,結果可能弄巧反拙,這就是世事有趣之處。看此書時,或許你會覺得好像身邊某個人,甚至有自己的影子,看橫山秀夫,就是看世情。


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11月視聽印象(17年11月)《彬與瑛》幸好沒有照搬方程式


《彬與瑛》
(註:小量劇透)
自從《半澤直樹》以後,每年都會有一兩套池井戶潤的作品被改編成日劇,今年就有《彬與瑛》及現正熱播中的《陸王》,還有一套「扮」池井戶潤作品的《小巨人》,池井戶潤的影響力完全沒有減退的跡象,《彬與瑛》其實是今年才推出單行本的,電視台已急不及待改編,可見日本也是求「材」若渴!三部作品之中,《小巨人》令我頗失望,《陸王》還未看,至於《彬與瑛》倒是覺得不覺,至少最後三集,我是忍不住一口氣看完的!

‧跟《半》劇一樣,《彬》劇也是以銀行作背景,當然例牌有一些把廠家逼至破財的銀行家,有些幫人幫到不理性的銀行職員,完全有能力把此劇拍成「年輕版」《半澤直樹》(其實向井理和齋藤工也三十出頭了),就像《小巨人》那樣,把《半》的方程式照搬過來,幸好編導倒沒有這樣做,否則一定叫人悶出鳥來!首先是結構上,本劇是一條線直落,而不像《半》劇或《下町火箭》那樣,分上下分部,感覺較一氣呵成,也較連貫,當然,若把《半》和《下》上下兩部當成兩個獨立單元看也無不可,但始終是一季內緊接推出,感覺是怪怪的。

‧此劇早段也不少Flash Back,講述兩位主角年少時曾經有過的幾段淵源,沒看原著(香港好像很難找到他的小說中文版,我只看過《飛上天空的輪肽》),不知是小說原意還是編劇新加的,算是頗有心思,既緊扣了此劇不斷強調「宿命」這一主題,也讓觀眾見證主角的成長。老實說,看了兩集,我還怕每集玩一次,幸好這條橋也是點到即止,只在頭兩集玩了,以後便慢慢減少Flash Back。

‧無論《半》和《下》,都像主角一人之戰,他們或許有戰友,但都是陪襯角色,但《彬》卻是兩位主角幾乎平起平坐,當然階堂彬(向井理飾)戲份好像比山崎瑛(齋藤工飾)重一點,但也不至於完全側向一邊,看著二人惺惺相惜,一人是企業社長,一人是銀行職員,感覺就像是《下》的阿部寬與《半》的堺雅人並肩作戰那樣!老實說,還真有點HeHe的味道呢,哈哈(特別是片尾二人並肩而行那段)!

‧不過,大概劇初二人在新人入職時互相比併較量,我起初還以為二人會有種亦敵亦友的感覺,或至少有點瑜亮情意結,特別是以為階堂杉對北村亞衣(田中麗奈飾)嗒糖時(顯然是編劇刻意誤導),還以為至少會為爭女而出現些微裂縫吧,點知原來是想多了,這無疑減少了戲劇效果,但也可能是編劇不想那麼俗套吧。

‧向《半》和《下》,幾乎只有兩類人,就是衰人和好人,衰人衰到出汁,不知何解地非要置主角於死地不可,好人則兩脅插刀,為主角赴湯蹈火義不容辭,但《彬》劇不同,衰人出奇地少,當然也有一些人,對主角未必好,就像山崎瑛的上司,也只是立場不同,其實也不是壞人,至於小泉孝太郎飾演的安堂,一出場便笑笑口,還以為又是連「笑面虎」,點知原來不但是好人,更是好得離奇,就連害得階堂彬一家好慘的兩位阿叔,也不是十惡不赦之人,這種安排或許減弱劇劇性,但感覺較貼近現實世界。至於劇中人物也不像《半》或《小巨人》那樣誇張(後者誇張到我笑),至少不見男主角面容扭曲地哭和罵人之類,讓人看得較舒服。

‧劇中的女角,不知小說中是否已存有,但網上有指小說是沒有感情線的,看來兩位女角的戲份都刻意加重了(假如角色不是新加的話),這種安排,也不是罕見的,《神探伽俐略》中的內海薰就是電視版硬加進去的(後來作者又在緊接的作品加回這個角色),同樣改自池井的《歡迎來我家》中,神取明日香也是電視版新增角色,這也無可厚皮,加些養眼女角,再加些感情元素,可以讓以男性為主的劇集不那麼單調的!不過其實兩位女角的發揮空間也不算很大,而水島(瀧本美織飾)明明與階堂材彬拍拖,竟可負責階堂彬公司的融資事宜,也實在有點兒那個吧……顯然是想增加瀧本美織的出場機會吧。順帶大提,在《搖滾大廚》中,暗戀向井理(其實幾乎是擺明了)沒結果的瀧本美織,這次終於可以跟他成為一對了,哈哈!

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速遊家鄉

日期:2017年5月21日及22日
地點;鶴山

因事要回鶴山一趟,行程頗緊密!以往要前往鶴山,通常是乘船,再在碼頭轉車,一來每天只得一班,不容有失,而且船期早得嚇人,更何況到達碼頭,還要改坐車來到沙坪,因此每次想起都怕怕。
這次決定改乘旅遊巴,由旺角出發的,班次頗多,而且行西部通道,只須落一次車便連過兩關,香港關口因有E道,自然不會慢,深圳那邊,即時我沒有申請E道,但過關也是超快的,比以往方便得多(當然,這已實行多年,是小弟大鄉里而已)。
整程車大約3小時,便到達沙坪,到親戚辦的旅館找他們,然後便坐車(沙坪幾乎人人都有私家車囉!)往稻香,是的,不是老翻,真的是香港的稻香,真想不到稻香開到來鶴山,一入來,感覺就像回到香港!不過親戚說,這家稻香生意麻麻,應該要虧本,看來大陸市場也不是這麼好搵的。
接着便回家家鄉祭祖,我們的祖屋已沒有人居住,幸好保養得還算可以,上到頂樓祭祖後,跟親戚聊了一會,談談多位祖先的往事,每人都有一些故事,有些又跟中國歷史扯上了關係,感覺就像上了一課民間的中國近代史,這樣的歷史,其實很有趣。
祭完祖,其實有點累,但親戚又說食晚飯(那時只是6點),只得又去食!這家旺閣漁村又是大到離奇,只見枱枱都大魚大肉,足見中國人真的富有了,至少金錢上。
回到旅館,散晒,即時休息!
翌日晨咁早起身,先到旅館附近的華豐西餅吃個早餐,這家雖是麵包店,但設有座位,可以買杯咖啡奶茶,再吃着麵包,看着落地玻璃外的情景,跟星巴克當然無得比,但感覺還算悠閒!然後便趕到銀行,銀行還未開門,已有人在等候,但問題來了,沒—人—排—隊!我們只得跟在一位大嬸之後,然後開門了,好彩我們還算前,但即使是頭三位,但每個Counter效率都很慢,還是等了一會才到我們!這方面,大陸還是大有改善空間。
無論如何,要辦的事總算辦妥了,放下心頭大石!便決定到北湖公園逛逛,無奈這裏正準備大興土木改建,現時是爛地一塊,連湖水也被抽乾,不過老實說,開了幾十年的北湖真的超殘舊,改建也是好事,希望日後環境會更舒服吧!
逛完以後,在中山路隨意逛逛,隨意找一家吃午餐,然後便坐巴士回港了。
這次速遊家鄉,感覺還算不錯,或許日後我會多次回鄉呢!哈哈!

從祖屋天台望出去,視野廣闊,風生水起之局也!

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澳門逛街街(5)望廈白行



日期:2017年3月27日

地點:蓮溪廟、澳門旅遊學院、望廈山、陸咖啡Cafe Seis

逛完澳門設計中心,我們沿着望廈山逛,途中先經過一些舊屋,那些鐵籠和陰暗的巷子,讓我想起當年香港的大角咀或土瓜灣之類,十分親切!不過,以澳門的「高速發展」,仍保留這種房屋,也實在令人奇怪!
繼續前行,不一會便來到蓮峰廟,廟旁會發現一塊刻有圖案的石,就是亞婆石,是因爲一個年長乞兒婆常在石旁行乞,因而得名,據說當時澳督亞馬留每次巡視總往該處施捨亞婆,而他就在這塊亞婆石旁被村民伏擊,拖下馬砍去頭顱,因此石上刻有「1849年8月22日」的字樣及葡國盾徽,用來紀念亞馬留
至於蓮峰廟,同樣有段古,此廟建於明朝萬曆年間,經過1876年重修後,始成今日模樣,廟內供奉格局亦保持至今。蓮峰廟曾是當年官吏和華人商賈的議事廳,直至清朝嘉慶和道光年間仍為官吏臨澳辦案的駐節處。清朝欽差大臣林則徐到澳門巡視時,便在蓮峰廟內的天后殿前的亭台接見澳葡理事官,申明嚴禁鴉片,下令驅逐鴉片販子。而廟前空地則建有林則徐全身石像和澳門林則徐紀念館,我們也貪得意進內參觀,都是一些有關鴉片戰爭的資料及物品,整個紀念館,幾乎就得我們幾人參觀,看來大家遊澳門,着眼的就是賭和食吧!歷史,who cares!

2017年10月29日 星期日

開心小發現



日期:2017年10月8日、10月18日、10月22日
地點:荔枝角饒宗頤文化館、元朗圖書館

有時生活的驚喜,不是來自甚麼驚天動地的收穫,而是日常微小的發現。
例如月初上網,有人說饒宗頤文化館開了間Pacific Coffee,而且並不繁忙,這正合我意!於是抽了一個星期日,到此一Hea。果然,第一,店舖面積頗大,而且座位空間十足,並沒有枱貼枱的情景,這天是星期天(10月8日),人客卻不多,以往周日到任何一間連銷咖啡店,都是人頭湧湧,旺過旺角,沒半點悠閒感覺,難得在這裏,真的可以靜靜坐下來,看看報紙,上上網,又或是放空一會,而且Pacific Coffee大多昏昏暗暗,讓人昏昏欲睡,難得這裏竟然甚光猛,人也特別精神。
饒宗頤文化館這段期間正舉行一個展覽,名為《立此存照——荒凝止息》,其實是展出香港一些廢墟的照片,無奈這天正舉行市集,照片前都是攤檔和顧客,也就費事跟人迫了。但過了10天,竟然又來到饒宗頤,終於可以慢慢停下來看看展覽,看過才發現,原來香港還有不少「廢墟」,而且不少就在鬧市之中,只是大家太忙碌,要記掛的事也太多了,因此都把它們遺忘掉,這些廢址,就像述說著香港成長的故事!
過了幾天(10月22日),天氣轉涼(涼了一點咋),想出外走走,於是坐西鐵到元朗(朗屏站),前往新落成的元朗圖書館。圖書館外貌很特別,令我不期然想起紐約古根漢博物館,但進內一看,卻沒想像中的驚喜,沒有天水圍圖書館那種悠閒的空間,唔……不過外形真的贏晒!
是的,這幾個小發現,其實沒甚麼大不了,但又真的令平淡的生活添上點點色彩,所以我還是覺得,趁著好天氣,人還是要出外走走的,不能永遠屈在家中!

位於饒宗頤文化館內的Pacific Coffee,坐在外面也很不錯呀!

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9月視聽印象(17年9月)政治是不流血的戰爭


《帝一之國》
還有比這個更變態的陣容嗎,簡直無處不在的菅田將暉、人氣急升的竹內涼真,還有野村周平、志尊淳、間宮祥太郎、千葉雄大,全是小鮮肉(中間還有整段赤身打鼓益街坊),而且片中不乏Hehe的味道,難怪電影一出即成焦點。
電影以昭和時代的貴族學校為背景,其實背景是哪個時代並不重要,而電影是有點兒抽離現實的,眾人演來也很漫畫化,這也不足為奇,因為電影根本就是漫畫改編,觀其海報,便跟足了漫畫。
事實上,本片也是近年改編漫畫最成功的作品之一(另一齣自然就是《海街女孩》),漫畫的節奏不同於影視作品,如果跟足原著,劇情推進往往變得怪怪的,最明顯例子就是《小雙俠》,根本就是將四個短篇加在一起成為一個長篇,叫人慘不忍睹,但假如大幅改編,完全沒有原著的味道,那改編也變成沒有意義了,大口仔的《忍者小靈精》就是明顯例子。我沒看過《帝》的原著,不知本片改編幅度有多大,但至少保存了原著漫畫關於校園權力鬥爭的故事,而且故事推進條理分明,一氣呵成,六個角色各有發揮空間,最後在兩次學生會會長選舉中爆發高潮。
電影以學校為背景,但談的卻是政治,電影一再重覆的,就是「政治是不流血的戰爭」!看着眾人為了勝利,如何合縱連橫,如何鬥倒對手,看得人驚人動魄,但間中又會有一些笑位,令本來應該嚴肅沉重的題材,變得舉重若輕。
電影中,看似「忠」「奸」分明,但其實沒有一個是真正(如TBB劇集中)的大奸角,也沒有一個是真正(如TBB劇集中)的超級好人,男主角赤場帝一(菅田將暉飾)不用說,他為了勝利往往不擇手段,乍看已被野心所蒙敝,但內心深處似乎還是沒有被污染,至少他明知學校禁止學生與其他女性有親密接觸,還是經常跟白鳥美美子(永野芽郁飾)談心,大鷹彈(竹內涼真飾)看似沒有機心,但投票之時,又突然投棄權票,將決定權鞏手讓予卸任會長,這不像是不想得失人的計算嗎?更何況他最後又跟帝一爭做學生會會長,如此看來,他對其他人擺出友善姿態,誰知道是否出於真心?森園億人(千葉雄大飾)政綱是讓學生一人一票選下任會長,不再是小圈子選舉,表面上看,是放權給所有同學,但可能也是明知自己勢弱而要討好眾人的計謀。是的,在政治面前,沒有絕對的忠,也沒有絕對的奸(香港那些小丑,就根本不是搞政治,連奸也沒有資格啦)。
這真的是漫畫和電影誇張了嗎?或許是的,電影中眾人為了 上位,擦鞋、賄賂,黨同伐異,甚至像東郷菊馬(野村周平飾)那樣連小學雞那渣招都出埋,的確有點誇張。但這不代表學校真的沒有政治,任何關於利益分配的,其實都涉及政治,政府有,議會有,公司有,大廈有,學校有,連你屋企都有(除非得你一個人住啦),而且未必比電影中顯示的純潔多少(唯一應該不會像菊馬那樣捏人家乳頭啦),只是人家會大大方方承認,而我們呢,不要說學校,連出來社會的都以「我討厭政治」為榮,以為當隻鴕鳥也不用面對政治,是不是有點兒天真?